用笤帚守护清洁的城市环境 ——环卫工人张银贵老两口的一天

  ●本报记者 刘军 通讯员 万永杰

  每天早晨去晨练,首先看到的是环卫工人;夜幕降临,在星星点点的路灯下,我们看到的依然是环卫工人工作的身影。从凌晨到深夜……近乎24小时,身着橙色工作服的人们总是忙碌地穿梭于我市的大街小巷,守护着首府的干净整洁。

  凌晨3点,首府的天空黢黑黢黑的,温度也是一天当中最低的时候,这个时辰绝大多数市民在睡觉,而家住玉泉区沟子板村64岁的张银贵和老伴儿张贵月已起床,简单洗漱后,热上早饭, “这么早能吃得下吗?”“习惯就好了,不吃点儿扫街的时候容易饿。”吃罢早饭,张银贵和老伴儿开始收拾东西出发。由于两人的清扫片区离家较远,每天他们都要骑着电动三轮车去。“怕车子电不够,我们每天都会带着备用电瓶。”说话间老两口将沉甸甸的电瓶抬到车上,然后老两口穿戴好工作服拿起笤帚、铁锹,骑上电动三轮车消失在夜色里……

  来呼市做环卫工5年来,张银贵、张贵月老两口对这样的作息模式已经习以为常。

  清扫街道、擦洗并清倒垃圾桶、清理步行道杂草以及绿化带垃圾……到达工作地点后,作为北控城市服务赛罕区项目公司的环卫工人,张银贵、张贵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凌晨5时整,赛罕区昭乌达路南段的马路上没有路灯,只有道路两旁的广告牌闪烁着亮光,路上也几乎没有过往车辆。“沙、沙、沙……”伴随着有节奏的清扫声,张银贵和老伴儿开始了每天都要进行的普扫。“趁着凌晨车少,先扫马路中间的隔离带,然后扫自行车道,最后扫人行便道。普扫过后,我们就在片区捡拾零散垃圾,清倒路旁的垃圾箱,所有垃圾都要用垃圾回收车倒入附近的垃圾转运站。一上午要倒两三趟,如果遇上装沙车和水泥罐车撒下垃圾时,甚至需要倒四五趟。”张银贵叙述着自己的工作流程。

  进入春季,清晨6时许天已经亮了,路上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这时,张银贵和老伴儿已经完成了普扫,正在稍事休息。趁此空档,记者和老两口聊了起来。“我的老家在清水河县,之前在外地打过工,后来闺女和儿子都在呼市成了家,我们老两口也跟着来到呼市,做了环卫工人,一晃5年过去了。”说起自己的一双儿女时,张贵月的脸上充满了幸福和自豪,“儿女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孙子都14岁了!”说起老两口现在做的这份工作,张贵月略带腼腆地说:“虽然工作有些辛苦,但是我们每个月3800元的收入,不仅能够养活自己,还不用孩子们操心。”这时,一阵风吹过来,不远处又有了一些垃圾,张贵月赶紧起身很快地用扫帚将垃圾收进了簸箕里。

  随着太阳逐渐升高,老两口也将垃圾回收车中的垃圾全部送到了附近的垃圾转运站。而此时,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忙乎了一上午,张银贵老两口都显得很疲惫。老两口今天的午餐是泡面,“中午随便吃一点,晚上回去再做饭。”张银贵说,“虽然平时半天班比较多,但是到了忙的时候,几乎天天中午需要在这儿吃饭,下午再干一会儿才能回家。”聊起这份工作,张银贵还是很满足,“我们两个年龄都不小了,即使离开环卫工这个岗位,也想着在小区里面做做保洁工作,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

  吃过泡面,张银贵老两口收拾了一下,又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下午的工作和上午差不多,除了捡拾零散垃圾,还要把垃圾桶和马路中间的隔离护栏擦一遍。随着老两口将一个个垃圾桶擦洗干净,太阳也慢慢落向了西方。

  18时,夕阳洒下金色的余晖,映照着老两口刚刚擦过的隔离护栏和清扫过的街道上反射出亮闪闪的光芒。擦完最后一个垃圾桶,张银贵老两口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虽然有些辛苦,但是听到有路人称赞路面整洁时,心里还是暖暖的。”张贵月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采访手记:

  是他们,每天清晨奏响了劳动乐章的第一个音符;是他们,用一个簸箕、一把扫帚扫出了城市的文明。他们是默默的奉献者,他们是“城市的美容师”,他们在花甲之年,以实实在在的行动担当起一份令人尊敬的责任。我们能拿什么来回报他们的辛劳付出?一声“谢谢”?一句“您辛苦了”?或许,他们最期待的很简单:大家一起自觉爱护城市环境卫生!把您手中的垃圾准确地投进垃圾桶,或许,这就是对环卫工人最大的支持了。

  其实,像张银贵这样老两口默默坚守在岗位上的环卫工人在首府的街头还有很多。在我市的每一个路口几乎都能看到那橘色的身影。在不畏严寒酷暑的环卫工人们看来,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确保责任区域干净、整洁,自己苦点、累点没关系。广大市民也要尊重环卫工人的劳动成果,不要随地乱扔垃圾,污水倒在指定地点,为环卫工人减轻一些负担,也为城市的整洁贡献一份力量。

同城达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