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时尚>网购心经>正文

爱回收CEO陈雪峰:把“收废品”做成一件高大上的事

A-A+2016年11月24日10:46审计署网站

  “如果让我重新再选一次,肯定不创业了”。

  尽管上午刚到北京,陈雪峰已经在不停的谈话中度过了几个小时,此时他显得有些疲惫。“你们做媒体的采访了那么多创业者应该清楚,创业是件九死一生的事情,成功的概率太低,即便是同样的团队再来做同样的事情,碰上运气不好也可能就挂了。”

  在这条遍布荆棘的创业路上,陈雪峰和他的爱回收走了六年。这家电子产品回收及以旧换新服务提供商已经近200家门店开在了16个城市的繁华地带,并用标志性的亮黄色广告充斥着北京的地铁线路和电梯间。

  二手市场与互联网

  从1993年第一台智能手机问世,到2007年第一部iPhone的推出将智能手机市场带入爆发期,经过近20年的发展,智能手机成为人们继“衣食住行”外的另一日常。

  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已达4.57亿部,与之对应,每年有上亿部手机进入闲置状态。然而,闲置物品的回收与二手交易的渗透率在我国还远远低于西方国家。

  爱回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通过互联网将电子产品的回收和二手交易标准化、透明化,通过线上线下的协同方式使手机回收变得更加方便。

  估价系统是大部分用户体验爱回收的第一步,通过对手机品牌、型号、成色以及外观的简单勾选,爱回收系统根据标准化流程自动给出估价。这个价格来源于合作回收商之间的竞价,每天更新,价高者得。如用户对估价感到满意,则可以选择通过邮寄、上门、门店或者指定地点的方式进行交易。

  轻或重?绕不开的鱼与熊掌

  最初爱回收只做线上平台,但由于电子产品需要经过专业检测,纯线上方式容易在商品品质和价格方面产生用户纠纷。在爱回收,只有四成的用户放心将手机邮寄给平台,而这其中成交率仅75%。

  随之而来的负面评价,如“恶意压价”、“程序不透明”也给爱回收的品牌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虽然这种“代沟”通过面对面回收的方式可以得到有效解决,但解释成本和运营效率依然无法被优化。

  思来想去,陈雪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开线下店,而且是在人流密集、租金昂贵的商场。

  这可着实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彼时正是O2O概念大热的时候,各种纯线上平台凭借低成本、轻模式、快速扩张的特性吸引着众人目光。

  2013年底,爱回收第一家线下门店在质疑声中开业,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

  如今,爱回收的门店收入占比已超50%,而门店线下交易和广告效应早已覆盖了高成本。陈雪峰表示,爱回收自今年8、9月起已经实现了单月盈利,预计将于明年进入全面盈利阶段。

  技术创业的“cool guy”

  进入电子产品回收市场并非偶然,早在2008年,陈雪峰就与朋友共同创立了一家二手商品交易网站。初次创业总想“搞点事情”,陈雪峰和朋友受时下热议的“别针换别墅”(一名美国男子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在一年多时间里,用一枚曲别针换来一栋双层别墅一年使用权)启发,认为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可以成立并且很酷。然而在坚持了两年之后,这个“很酷”的项目却做不下去了。

  “这个项目不成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我本人是技术出身,做平台的时候希望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匹配,但后来被证实难度很高;第二是由于我们市场和用户思维不足,项目脱离了基础;第三是平台交易量不足,我们忽视了‘别针换别墅’的案例具有偶然性,而且是断断续续用了一年多时间才完成的,对于平台而言,零散的交易需求无法支撑起有效订单。”

  项目失败的打击让团队重新冷静下来思考,创始人凑的100万人民币花得零零散散,只剩下30万人民币,团队中甚至一度传出“要不散了吧”的声音。关起门来认真思考,陈雪峰却认为二手行业还存在机遇。

  “当时想要选一个不热门的、难做的行业,不这样的话竞争者无数,BAT等大玩家虎视眈眈,早就没有你的机会了。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二手迟早会成为一种麻烦。”

  于是,团队最终选择转型,新的方向是:电子产品回收。

  才不是“收破烂的”

  “任何一个创业项目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冷水多于掌声”,陈雪峰一贯低沉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情绪。“爱回收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还有人觉得说‘这个事情很low,不就一个收破烂的吗’,然而实际上,数据告诉我们,爱回收的客单价能够达到1000块,这已经比很多电商平台单价都要高了,商业模式上来讲,这个生意并不low,关键是如何从品牌形象,服务体验方面来表现这一点。”

  然而回收只是第一步,收回来的手机下一步如何处理也是同等重要的问题,因为这关系着平台的盈利模式和生存能力。除了与传统回收商进行合作,爱回收也利用互联网平台的优势建立了自己的一套体系。

  每一部回收的手机都会进入到爱回收的运营中心进行详细检测,根据手机功能,成色,品牌等情况分为多个类别。其中,品质较高的部分机器会经过处理,加上二手的包装和延保,通过爱回收自有商城“口袋优品”以及京东、趣分期等电商平台进行B2C的直销;品质较低的机器会直接交由环保企业进行拆解提炼金属;品质普通的则通过海外渠道出口至亚非拉、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回收之外,更多是一种生活状态

  进入二手行业多年,除了商业,爱回收更多了一些社会意义。“我们不仅仅是一家回收公司,也是一家环保公司”,陈雪峰对外常常这样讲。在针对苹果产品近期推出的“不持有计划”中,爱回收倡导人们通过购买使用权而非手机本身的方式实现数码产品资源的充分利用。

  一边向《视也》介绍“不持有计划”,一边陈雪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我这个就是通过不持有计划来的,虽然只是使用权,用起来还是一样的感觉,也没有任何的不习惯,一年之后就换新的,挺好。”除了iPhone之外,陈雪峰透露,和其他手机厂商也正在接洽合作。

  正是因为这种社会意义的存在,爱回收在2014年7月获得了世界银行集团成员企业IFC(国际金融公司)领投的B轮800万美元融资。

  “B轮是相当凶险的一轮”,回想起当时的经历,陈雪峰依然觉得幸运:“当时很多投资机构并不看好我们,世界银行则更看好爱回收在商业之外承担的社会责任,而这样的公司并不多。”

  “站队又怎样,毕竟人家做得好”

  现如今,二手电子产品已经不再陌生,转转、闲鱼等玩家也纷纷入场,做起了二手买卖,面对这一切,陈雪峰反而不担心。

  “闲鱼的模式更多是C2C,和爱回收C2B2C的模式完全不同,在标准化和质量方面把控能力要弱一些;转转严格意义上也是C2C,只是中间平台介入担保交易,并加入质检等流程,但从根本上来讲和我们的模式并不一样。”

  并不是过于乐观和盲目自信,爱回收在2015年7月也获得了来自京东的C轮战略投资。说到“站队”京东,陈雪峰却并不反感这类说法:“京东在3C数码产品方面有着巨大的流量资源,战略投资爱回收之后,双方在平台资源上进行打通,从新品到二手品实现良好流通,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相应地,和其他电商平台如一号店、国美等合作也在进行中。

  “屌丝”没逆袭

  爱回收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年交易规模达15亿人民币的公司,陈雪峰却自嘲为一个“屌丝”。从最初一个普通程序员开始,一步一步成为一家千人公司的CEO,陈雪峰一直很拼,他的朋友圈发的大都是工作内容,也常常在各种出差和加班中度过假期和深夜。

  “一般是每周会腾出一天来陪陪家人,陪陪孩子。”

  抓了抓头发,陈雪峰笑着说:“你看我到现在都没实现财富自由,但是对象的问题倒是早在上学的时候就解决了。”陈雪峰和太太是大学校友,相识已经有16年,结婚也有10年了,提起创业这些年,对于家人内心多少有些亏欠。“事业和家庭本身是不冲突的事情,但前提是你的事业要做得足够好。”

  以上市为目标的倒计时

  “接下来的一年会以上市为目标做倒计时,也希望我们所有同事都能一起努力,一起见证这个特别的时刻到来”,陈雪峰这样说。

  2016年最后一场行业盛会,第二届创新奖评选再度来袭,12月23日,北京亮马桥四季酒店,见证新资本、新产业、新技术、新理念带来全新变革。科技赋能产业,见证下一个商业风口!

免责声明:本文是广告,仅代表企业观点,与新浪网内蒙古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内容。122195925@qq.com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