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

  打开1:50000地形图,呼伦湖赫然在目,这个肾形的大泽是我国第四大淡水湖及北方第一大湖,是北疆生态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呼伦贝尔市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公安分局的警力布防图上,小河口、红旗、永新、克鲁伦河、乌都鲁、乌尔逊河、双山子、乌兰诺尔等8个治安派出所拱卫着呼伦贝尔草原的“母亲湖”。

  “达赉湖公安分局肩负着呼伦湖保护区范围内的社会治安管理、渔业资源保护、查处猎杀、走私、贩卖国家珍稀保护动物案件,查处破坏植被案件,查处破坏环境案件等多项职能。”刑警出身的耿耀庭现任达赉湖公安分局局长,他对这个局的“前世今生”了然于心。

  我国改革开放之前,一些国有企业设有“企业公安”,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公安分局的前世今生始终在改革大潮的激荡中。

  1973年12月31日,满洲里市公安局达赉湖水上边境公安分局设立,隶属于满洲里市公安局和达赉湖渔场党委双重领导,具有公安保卫和渔政管理双重工作职责。

  1984年更名为达赉湖水上公安局,企业公安机构,隶属于呼盟公安局和达赉湖渔场党委双重领导。

  1999年改组为呼盟公安局达赉湖水上公安分局,列入地方公安建制,隶属呼盟公安局领导。

  2000年更名为达赉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公安分局。赋予分局治安管理、资源保护、交通管理等十方面主要职责。

  2002年,呼伦贝尔盟撤盟设市,达赉湖公安分局变为呼伦贝尔市公安局直属分局。

  从企业到专业,转型之路长达半个世纪。

  期间,三代公安人前赴后继,奋斗不息,忠诚守护着母亲湖的安宁: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初入警的是第一代,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半期入职(企业公安)的是第二代,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到现在入警的是第三代。三代公安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搏击风浪,勇立潮头。

  现任达赉湖公安分局副局长的高国权1989年入职,“那时感觉渔场公安各方面都不规范,人员大都是子女接父母的班和复转军人,有时也用临时工。”后来企业公安转制,1999年至2000年间入警的那一批民警已经成为现在达赉湖公安分局的中坚力量,民警大都是渔业公司子弟。

  他们都是喝着呼伦湖的水长大,母亲湖养育了她的儿女,现在的民警们都还能记得儿时呼伦湖的丰饶和美丽。谁都能侃几句当时的情景,“湖里的鲤子(鲤鱼)有这么长,跟五六岁的小孩一般儿高!”伸着胳膊比划着。“白鱼没人吃,嫌刺儿多。”

  呼伦湖是我国北方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内蒙古最大的有机水产品生产基地。受巨额利益驱使,湖区私捕滥捞违法活动一度猖獗。2011以前,每年达赉湖私捕鱼货就超过两千吨。若不遏制,几年后呼伦湖将无鱼可捕,呼伦湖人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水域就要陷入严重的生态危机。

  搏命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日子”55岁的民警周旭东说,他1985年入职企业公安,1997年11月21日,分局组织开展资源保护大行动,时任达赉湖水上公安分局副局长的赵晓健亲自带队对达赉湖东线水域巡查,上午九点半左右,模糊地看到前面有几辆马车,驾马车的人似乎也看到了后面的追兵,马车在冰面上乱成一团,这肯定是私捕用的马车!赵晓健带领周旭东、王福、刘海亮、原锁军上了王锐驾驶的三轮摩托车往前追,车上还有刚抓获的一名私捕人员,一台车载着6个人向前滑行着驶去,前面马拉着车也在拼命地跑,私捕人员策马狂奔的身影越来越近了,只听咔嚓一声,“清眼!”不知谁喊了一声,生还者在回忆时都愿意说,是后来牺牲的两位战友喊出来的,因为他们不想让战友没有一句话就永远地离开。冰层断裂坍塌,一车人的性命交给了冰冷的湖水,周旭东本能地抓住身边的冰沿爬上冰面,看到离自己最近的刘海亮正在冰水中拼命挣扎,周旭东脱下大衣抓住一头,甩给了战友,刘海亮拽着爬上冰面,一上冰面,刘海亮就把大衣的一头抛给王锐和原锁军,两人抓着大衣袖子,拼命往冰面上爬,这时,另一边的王福眼看着就撑不住了,周旭东脱下皮夹克趴在浮冰上,把夹克的另一头抛给了王福,王福得救。那边王锐也爬上冰面,他吃力地拽出别在腰间的手枪,想鸣枪求救,可是手指已经冻僵,根本不能打弯,王锐憋足一口气用牙咬住枪栓上膛,击发,“啪啪啪”,子弹全部射出,枪声划破达赉湖阴沉的天空。当周旭东再一次把皮夹克的一头扔给原锁军时,他已经不能动弹……冰水没过他的面庞。

  “抓住!”周旭东攥着皮夹克的一只袖子嘶吼,湖面如铁,冰冷无言。赵晓健,原锁军的生命永远定格在11月21日。

  此后,每逢清明时节,在前辈牺牲的地方,年轻民警都会听到生还者讲起生命的故事。

  湖畔薪火,代代相传。

  张立实,现年50岁,1989年入警,现任红旗派出所副所长,1996年在湖顶水域驾驶快艇清理盗捕网具,“当时,我穿着水衩(一种防水工作服)”张立实回忆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只听“砰!”的一声,快艇的螺旋桨突然被网具缠住,一下子拽掉,发动机跟着被扯掉,张立实被甩到水里,水衩里灌满了水,人一个劲儿地往水下沉,另一艘快艇上的战友见状驾艇赶过来想把张立实拽上艇,可哪里能拽得动!急中生智,用一把割网刀划开张立实的水衩,把里面的衣服都划烂了,张立实获救,换上渔业公司分场职工打鱼时穿的衣服和鞋回到家里。“这种事我们回家都不愿说,怕家人跟着担心,但妻子一看我的这身装扮,就吧嗒吧嗒掉眼泪,哽咽着说:‘把衣服脱了’,然后抽抽搭搭给我清洗伤口。我一个劲儿地说没事,可她眼窝儿浅(爱落泪的意思),抱住我越哭越伤心‘你差点儿让我变成寡妇!’那时,儿子刚两岁,看着妈妈哭,自己也哭。我再也撑不住了,我们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壮大

  达赉湖公安分局民警保护的是自然资源,不能靠受害方报案获取案件信息,大部分案件都是在蹲坑守候和巡逻检查中发现的。派出所分布在湖区和保护区的纵深地带,这里虽然远离城市的喧嚣,但从来都不是风平浪静的,警方与不法分子的较量时时刻刻都在进行,民警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春季要踏着冰排治理盗捕活动,夏季野外蚊虫肆意叮咬民警蹲坑坚守,秋季民警驾艇顶风破浪在湖面巡逻,冬季要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中爬冰卧雪。

  鉴于目前破坏生态安全违法作案手法隐蔽化、信息化、智能化,达赉湖公安分局深入推进基础信息化建设,强化信息主导警务理念,最大限度地整合信息资源,加强信息网络建设。

  以宣传推动生态警务工作再上新台阶,改进生态警务巡防模式,整合群防群治资源和力量,实行24小时无间断巡逻防控,做到生态巡防勤务全时覆盖,快速反应。织密生态巡防网络,组织企业巡防力量、协调社会力量、密切达赉湖保护区管理局的协作,建设生态防控云端,全面加强社会联动防控网、警企联勤防控网,视频监控网、区域警务协作网和警管合作网建设努力实现全方位、全天候、无缝隙、立体化管控。

  分局情报信息大队副大队长王健分析,分局无户籍管辖权,所以辖区内的刑事案件、治安案件,无法构成研判条件,情报信息大队,结合本局实际,深化具有达赉湖公安特色的情报研判理念,将研判重点集中在了分局特有的生态保护案件上,能够熟练地从事“盗捕”猎捕鸟类等违法行为人,属于“技术工种”大都集中于一个群体,可以列为重点人口进行统一管理。分局打造了具有研判功能的“达赉湖公安分局违法人员打击系统”,截至目前系统录入违法人员5588人,重点对违法人员“违法次数”(研判其是否系常年盘踞在保护区内的非法盗捕人员)、处罚最大金额(研判处罚力度对其是否有效)、重点活动时段、活动区域等进行分析研判,提供决策依据,适时开展精准打击。

  不改革就没有出路,不改革就难以发展。达赉湖公安分局按照“大部门大警种”的方向,坚持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持续走职能重组、流程再造、资源整合的内涵式改革之路。随着警务改革的推进,红利正在逐步释放。

  达赉湖公安这支专业化队伍已经完全融入公安队伍,改革有力激发了公安队伍内生活力,公安改革的受益面日益扩大,对公安工作和公安队伍建设的整体推动效应日益显现。

  达赉湖公安探索推进“大部门、大警种”战略,警力跟着警情走,警力向基层派出所倾斜,稳步推进“大部门”制改革,原有8个内设机构和8个派出所共16个机构整合为“三部两所”,实现警力向基层下沉,保障向实战倾斜、警务向实战转型,最大限度地优化警力资源配置,消除了2人以下内设机构和3人以下派出所全面提升履职能力。

  形成公安主导、社会联动、群防群治、网格化管理的以生态警务为主的打防管控体系。2017年年初,以提升基层战斗力、管控效能为目的,结合实际,将乌兰诺尔派出所合并入双山子派出所,将永新派出所并入克鲁伦派出所,在探索大部门制改革时,将双山子派出所、乌尔逊河派出所、乌都鲁派出所、贝尔派出所、乌兰诺尔派出所合并为东岸联勤所,将克鲁伦河派出所、永新派出所、红旗派出所合并为西岸联勤所。基层派出所警务实力增强、警务效能得到提升。

  进一步完善了联防联动、警企联动、警务协作等警务机制,加强生态、治安巡防工作,实行保护区全区域巡防机制,发展创新生态治安管控警务运行机制,切实提高了掌控保护区社会治安、生态安全的能力。

  加强小河口景区生态旅游管理,分局整合交巡警大队和小河口派出所为旅游警察执法部。

  分局将政工、指挥、法制等部门合并为“警务管理部”,将刑侦、治安、国保、网安等部门整合为“综合执法部”,减少了管理层级,提高了工作效率。

  达赉湖公安分局将牢牢把握党和国家建设生态文明战略布局,以生态安全为中心,实施生态立警战略,充分发挥生态文明建设主力军的作用,促进保护区生态系统良性循环,保护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为保护区社会长治久安、生态和谐美丽而努力奋斗。

  (来源: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