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岳忠厚坐在一把铁皮椅子上,弓着背,抽了一半的烟夹在两根手指中间,贴在面颊上。阳光顺着窗户打在他的脸上,深深的皱纹如同刀刻般立体,袅袅的烟丝顺着脸颊飘忽在光雾中,慢慢消散了。

  他刚刚上完一节实训课,指导学生做四大金刚的手绘。课后,学生散去,他习惯性地点着了一根烟,抽上两口,舒缓一下绷紧的神经。

岳忠厚是来自民间的手艺人

  岳忠厚是来自民间的手艺人,从艺40余年,建筑绘画、纸雕、木雕、泥塑、戏剧脸谱绘画、京剧服装图案的绘制……他精通十八般武艺。

  他16岁当学徒,30岁收徒弟,秉承传统,三年学艺,一年谢师。

  如今,他走进大学校园带学生,传道授业解惑,6年过去,桃李满园。

  从师傅到老师,他传承的是匠心。

  在内蒙古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实训楼的一角,坐落着一座精美绝伦的垂花门,青瓦白墙,飞檐微翘,富丽堂皇,梁枋彩画……垂花门古色古香,恍若走进了明清遗留的深宅大院。

  然而,推开两扇朱门,却见门内有序堆放着一些古建筑造型模具。

  坐落是古建筑工程技术专业的岳忠厚老师带领他的学生们共同完成的。

  2011年,内蒙古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开始筹建古建筑工程技术专业。

  2012年,学校大胆聘请了3名来自民间的能工巧匠主导实训室建设和实训教学。同年成立古建筑工程技术研究所,并开展了科研、教研、校企合作项目。

  岳忠厚,就是3名能工巧匠中的一个。

  16岁,是一个人最美好的年龄。但16岁的岳忠厚却适逢文化大革命爆发,他念初中,学校不上课了,他也就辍学了。为了学一门手艺,家里人带着他去拜了师傅,学画炕围画。

  那个年代,蒙西地区特别流行在炕围墙面上绘制鲜艳的图案:荷花、红双喜、福字……

  为了学好这门技艺,他专门拜师学艺,遵循旧时传统,拜入师门。

  学艺时,每天早晨五点多就起床,先给师傅挑水、干活,再练基本功:用毛笔蘸水画横杠、竖杠。

  初时,要用尺子比着画,练久了,不再用尺,徒手画也能横平竖直。

  岳忠厚如今的绘画功力深厚,随手画的小鸟速写栩栩如生。这要得益于他少年时期练就的童子功。

  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炕围画渐渐不流行了,很多手艺人转而做了油漆工,岳忠厚也跟着去刷了一段时间油漆。那时候,对古旧文化的保护和修复渐渐复苏,呼市地区大批在文革中遭到破坏的召庙急需修复,岳忠厚和其他一些手艺人就此慢慢开始接触到了建筑彩绘。

  早年绘制炕围画的经历和功底为岳忠厚绘制建筑彩绘打下了深厚的功底,他很快脱颖而出。

  然而,宗教的画风和带有民族元素的图案和炕围画的画法又有很大的区别,每当遇到困难,岳忠厚就回头去请教师傅,或者自己购买书籍,干完活后,回家琢磨。慢慢地,岳忠厚的绘画技巧越来越娴熟,他画的释迦牟尼传教、黄教教义、观音救八难图等故事栩栩如生,大召、席力图召、乌苏图召、观音庙、关帝庙……都留下过他的笔迹。建筑彩绘这一行,他一做就是40多年。

  半生学艺,岳忠厚不止会建筑彩绘,绘画、纸雕、浮雕、泥塑、戏剧脸谱绘制、戏剧服装的图案绘制……他全部拥有上乘手艺。

  呼市某旗县建民俗博物馆,专门请岳忠厚去做了十几个脑戈泥塑。他说:“做泥塑,我能把农民的表情做得惟妙惟肖。”

  岳忠厚30岁那年,也开始收徒弟了。

  像他当初一样,徒弟们也要行三叩九拜的拜师礼仪,学艺三年,谢师一年,也要从基本功练起。

  岳忠厚收了十几个徒弟,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了他们。然而,建筑彩绘的市场越来越小了,好多徒弟都转行做了油漆工,没有几个人真正继承他的衣钵,这是一直让岳忠厚心里感到遗憾的地方。

  2012年,内蒙古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刚刚筹建完成古建筑工程技术专业。学校辗转找到岳忠厚,请他主导实训室建设和实训教学。

  他说,能把手里的技术传承下去,培养一批古建筑人才,这件事意义重大。

  岳忠厚设计了一些课件,把自己多年来的积累都呈现出来,然后传授给他的学生们。

  那种感觉很奇妙,他变成了岳老师,而不再是岳师傅。

  他说,带学生比带徒弟责任更为重大。

  中国古代建筑彩画有一个基本施工方法和主要工序:一麻五灰。这道工序是为了在正式彩绘前给建筑打底子,使色彩保持的时间更持久鲜艳。

  一麻五灰又分为几个步骤,这几个步骤中有一个最主要的工序叫使麻。完成使麻又要分开头浆、粘麻、轧干、压潲、生水压、整理这几步,极为繁琐。但在实际操作中,已经有一种既省钱又省事的新型材料可以代替使麻了。

  每逢遇到这种情况,岳忠厚都会告诉学生,有很多民间做法和官式做法有出入,没有什么谁对谁错,一派一个做法,同样的效果,可以用不同的手法达到,所需的成本也不一样。

  岳忠厚学会了备课。

  从前带徒弟的时候,他每天让徒弟练基本功,手把手带着他们干活。但如今,他的身份是一名大学教师了,他开始试着转换思维方式去传授手艺。

  他做教学模具、写教案、带领学生们做毕业设计……这个从前自由自在的民间老艺人不知不觉投身于体制内。

  教学相长,在教的过程中,岳忠厚也在学习。

  他发现,以前师傅教的那些零散的技能,原来早就被专家学者总结出了一套规律。

  有些以前很难掌握的技巧,通过理论上的学习,一下子茅塞顿开。

  以前用起来很笨的方法,原来还有捷径可走。

  他说,感觉自己读了一遍大学。

  把手艺传承给学生,由学生将其发扬光大,岳忠厚说,这是让他感觉最欣慰的事。

责任编辑: 罗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