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的弟弟明确表示:永远不会原谅当年办错案的人呼格的弟弟明确表示:永远不会原谅当年办错案的人 

  呼格弟弟回忆 二哥每月都给我零花钱

  在烟厂上班的呼格吉勒图每月工资100多 第一个月领钱就给了弟弟10元

  呼格吉勒图被枪决18年了,呼格的父母也不断奔走呼吁了9年,直到昨天,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结果。近日,内蒙古高院宣布呼格案再审结果,因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

  呼格案对家人的影响是巨大的。那一年,呼格吉勒图18岁,而小他2岁的弟弟庆格勒图也经历了二哥被抓走、枪毙,被人不停地指责“杀人犯的弟弟”……

  在庆格勒图的眼里,当年错误办理呼格案的办案人员“依然不能让人原谅。”如果二哥没有死,自小学习成绩优异的他原本有可能上一所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一家人平平淡淡地过日子。然而,家里所有人的人生轨迹都被扭曲……

  父母坚决不让我为二哥的事奔波

  法制晚报:呼格案在历经18年后,内蒙古高院昨天改判呼格无罪。这虽是一份迟到的正义,但毕竟来了,作为弟弟,我们知道18年来你和父母和哥哥一样,有太多的辛酸、痛苦和煎熬……

  庆格勒图(停顿,掩面而泣):太多的辛酸,太多的痛苦和太多的煎熬,别人真的无法体会。面对我二哥(记者注:李三仁、尚爱云夫妇有三个儿子:老大昭力格图、老二呼格吉勒图、老三庆格勒图)昨天的无罪判决,心情特别复杂……(停顿,抽泣)案子改判了,本应是高兴的,但一想到永远失去的二哥我心里总不是滋味。不管怎么说,这份判决说明法律最后还是胜利了,我父母9年的不停奔走没有白费,家人18年的眼泪也没有白流。

  法制晚报:你父母为了呼格案奔走了9年,很多媒体也做了很多报道。作为呼格唯一的弟弟,想必你也为哥哥做了不少力所能及的事?

  庆格勒图:为了二哥的案子,父母跑了多少路,写了多少反映材料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了不影响到我,父母从来不让我参与他们的上诉和上访,每当我提出要陪他们一起去反映二哥的事情时,他们都会严厉批评我、坚决阻止我。父母说我还年轻,不想让我因此受到影响。说起来特别惭愧,这么多年来,我只陪父母去过省高院一次。不是我不愿意去,是怕父母知道了生气,担心我。

  记不清多少次了,父母出门在前面走,我偷偷地在后面跟着,不能让他们发现,否则我一定会被赶回家。有时我爸妈去北京,我就买同一趟车别的车厢的车票,偷偷看着他们,生怕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我想这些二哥在天上都可以看到吧?无论怎么说,昨天之后,这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明年,爸爸妈妈终于可以在家里过3月份了,9年来我父母几乎没有在家过过3月份,他们一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北京找记者,找有关部门反映我二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