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作为十余年的腾讯潜水用户,看到朋友的一篇文章很有感触,与大家分享。

  我和很多人一样,都是从QQ开始使用腾讯产品,算下来也有十多年了,聊起腾讯,往往都是一波回忆杀。本来想简单写写,但发现回忆就像瓜子壳,捡起来真的很多,有点啰嗦,请大家见谅。

  记得2000年我过生日,我以“学习需要”为名让爸妈给买了一台长城电脑。我一个同学经常在家里玩QQ,他送了我一个5位数的QQ号,顺带附赠了一个很man的网名“笑傲江湖”给我,然后我就被“拉下水”,加入了网聊大军。5位数的QQ号,说起来也是“逼格”的象征,炫耀的资本啊,尤其是加陌生网友聊天的时候,通过率会比较高。我一般都是放学回家趁爸妈没下班的空档,吭哧吭哧电话线联上网,迅速跟网友QQ聊一会儿。刚开始聊还有点小紧张,聊的内容也有点傻,就跟课本里“how are you”的回答是“fine,thank you,andyou”一样,搭讪第一句基本上是“你好”,“hello”之类的,接下来就是一大段“查户口”式的,你哪儿人呀,多大了呀,干什么等等,天南地北的胡侃一通。前两年同学聚会时,当年慷慨送我QQ号的初中同学还聊起这事儿,他说当时他有不少很牛叉的QQ号,号码和密码都记在了一个本子上。后来被他妈查房的时候发现了,觉得不好好学习整天瞎琢磨,就直接给撕了。现在后悔死了,这些号要是放在网上卖的话,一个几万估计都有人收。

  也是因为QQ,我后来又迷上了QQ秀。虽然在现实世界我是一个穷屌丝,但在网络世界那必须得“醉生梦死”啊。花钱买帅气服装,整个头型、墨镜啥的,都得靠Q币。可我一学生,零花钱被爸妈卡的死死的,咋整?后来我想了一招儿:有时我爸加班,我会到他公司吃饭,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就偷偷用座机拨打Q币充值电话,充点Q币。嘿嘿,这招儿居然屡试不爽,从来没有被发现。现在想想,要是当时被发现了,我可真是“坑爹”坑到家了。

  QQ农场也是说起来就泪目的产品,当年大家都喜欢叫“偷菜”,我和我大学宿舍几个室友天天偷来偷去,跟着了魔一样。偷菜真是个体力活,在没有外挂等攻略出来之前,有时为了偷个菜,要加很多QQ好友,加偷菜群,扩大偷菜成果,为了偷菜饭都可以不吃,简直是废寝忘食。当时还有媒体批评说,这样的游戏比偷钱更祸害,说“偷菜”偷得是思想,带坏的是社会风气,影响下一代。站在2016年回看之前风靡一时的“偷菜”,媒体还真是“杞人忧天”啊。

  “偷菜”风潮过去没多久,腾讯便推出了微信。如今,经过了数次的版本更新,微信功能之强大,我就不在此赘述了。我想说的是,微信有一年玩了一回“情怀”,推出了测测“谁是你第一个微信好友”的活动,相信好多人都参加过这个活动。我测完后激动地发现,我的第一个好友就是我女朋友,当时内心充满感慨,原来这就是缘分啊~~于是,晚上跟女朋友吃饭的时候,我让她也测一测。我女朋友点开页面后,就跟我一起鸡冻地期待测试结果,嘿,还真是“奇迹”:她第一个好友是她前男友也就罢了,而且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屏蔽前男友!!当时我脸就绿了,因为这事儿,两人差点没闹掰。

  在工作越来越忙,有点空余时间也基本上是打打游戏,缓解一下压力。有天晚上,我正准备玩王者荣耀(俗称手机版“撸啊撸”),刚一打开,就收到了大王卡的广告,看到免流量玩几个字,我就一下子被勾住了,套用一句“行话”,这张卡可算抓住我玩游戏的“痛点”了,于是马上就申请了一张。大王卡其实就是腾讯和联通出的一个手机卡,一个月19元可以免腾讯很多应用的流量,比如我在玩的王者荣耀,还有腾讯新闻、微信、腾讯视频、QQ音乐等等。用着用着,发现这张卡还真不简单,看似横空出世,实际“预谋已久”,为什么这么说?腾讯是比较善于玩场景化营销的,我本人年少时沉沦于QQ秀不能自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次跟联通合作,可算是把玩腾讯应用的手机流量问题解决了,尤其是特别耗费流量的游戏类应用。虽然在大王卡之前,我看世面上有腾讯某款应用的流量包,但貌似只是针对单款应用,没有做到像大王卡这样,覆盖的腾讯应用这么广,而且资费这么便宜的。我现在用了大半个月,感觉爽歪歪,对我这种游戏型腾讯用户来说,这卡我用的很舒坦。我打算再用一段时间看看,可以的话我考虑明年不办宽带了,反正在家也基本上是手机上网,一张手机卡就够用了。

  写到这里,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0点23分了。腾讯伴随我从学生时代走入职场生活,我也从一个十几岁的男生转眼成为同事眼中的“奔三”。留下点文字,当作我人生的一个美好回忆吧。(来源:中国联通/大青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