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匿:作案后被告人换乘数辆出租车

  法庭审理查明:杜文杰驾驶警车逃离现场后弃警车,换乘数辆出租车逃匿。

  出租车司机包某证实:2016年7月10日23时10分许,水利加气站北侧东方超市门前一名男子(经调查核实为杜文杰)打车,行至兴隆新村小区北门时,该男性乘客要求停一下,男性乘客下车后往兴隆新村小区北门门口走去。大约五分钟左右,该男性乘客回到车上,要求返回水利加气站附近。途中,男性乘客打电话说:“我刚才打了两枪,你不用管我,我这个手机也不用了。”他挂了电话后,就一直借用出租车司机包某手机打电话。出租车到了东兴新城西门公交停靠点时,该男性乘客把自己的手机和包某的手机一起交给包某,接着又给包某10元钱说:“师傅你就停在这里吧,帮我把手机送到兴隆新村小区北门,那里有人接。”该男性乘客说完便下车离开。

  出租车司机张某证实:2016年7月10日23时40分许,一名男性乘客(后经调查为杜文杰)站在路边打车,他上车后说去“老五百”(当地俗称,位于主城区明仁大街东段)。行至龙庭国际小区时,他又说去福苑小区。到了福苑小区最里面的楼时,他说:“师傅,你等我一会,我马上下来。”大约等了三分钟左右,该男性乘客从楼道里出来回到出租车上,要求回到“老五百”。当出租车驶至“老五百”时,该男性乘客说他手机放在家里,向出租车司机张某借手机打电话,因车里播放收音机,张某并未听清通话内容。当行至明仁大街东段时,路边有人打车,该男性乘客遂在此下车。

  出租车司机黄某证实:2016年7月11日凌晨,他开出租车行驶到红星路康丰家园东门,有一名男子(后经调查核实为杜文杰)站在路西招手打车,行驶到霍林河大街时,他往外打电话,打完第一个电话时,他对黄某说:“师傅,一会麻烦你个事儿,在施介派出所门前发生的案件是我干的,麻烦你一会把这支枪送回去,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这时该男子开始撸枪查看枪膛,并称:“枪里没有子弹,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向黄某要了一个牛皮纸袋,顺手又将副驾驶头枕布套拿了下来,把枪、弹夹套包好,让黄某向科尔沁大街驶去。在行驶到罕山饭店时,他又借黄某手机打了第二个电话,在电话里说:“我找个出租车司机把枪送过去。”放下电话后他又拨打了一个电话,直接让黄某接电话,并用手和黄某比划,意思是让黄某送去,黄某只好说:“你好,我是开出租车的,有个人让我把东西给你送回去。”黄某在证言中说:“对方问我在哪里,男子在车上,我不敢说在哪里,车上的男子小声告诉我说在民族楼,我便按照男子说的话告诉电话里的人。期间,这名男性乘客不断比划,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就走走停停,最后电话挂断,我把车停在教体局门前,这名乘客就把装枪的袋子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下了车往路南走去,我就驾车走明仁大街永安路,把枪送了过去。”

  法庭审理查明:杜文杰作案逃匿途中,将作案枪支交由出租车司机黄某送至科尔沁派出所原负责人处。2016年7月11日7时许,杜文杰在科尔沁区泰和新居小区内被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分局科尔沁派出所民警发现后抓捕。

  幕后:被告是涉赌电玩城股东之一

  “鑫玩家电玩城”几名负责人证言证实:鑫玩家电玩城是2016年6月18日开始营业,在科尔沁区二五金二楼,经营各种游戏机。鑫玩家游戏厅老板共五人四个股,除李某、祝某、兰某、周某四人外,杜文杰占一个干股没掏钱。游戏机是李某通过厂家提供,游戏机占收入30%,剩余70%由四个股平分。杜文杰负责跑关系,就是利用杜文杰在公安工作的关系处理公安方面的一些事情,因为都知道开涉赌游戏厅是违法的。游戏厅平时每天营业额两三千元,周末或节假日能到一万多元。杜文杰有时去游戏厅,但他不参与游戏厅的具体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