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某证言证实:2016年7月10日晚六七点钟,我在游戏厅,杜文杰和李某先到游戏厅待了一会儿,然后李某和杜文杰说去对面吃烧烤,我留下照看游戏厅生意,没和他们去。杜文杰和李某每人身上有一部游戏厅内部联系的对讲机,对讲机一共三部,李某和杜文杰身上各一部,游戏厅留一部。晚上大约9点多,游戏厅进来一帮警察,我就用对讲机喊了一声“警察来了”。没过一会儿,杜文杰和李某就回来了,这时警察还没走,我看杜文杰的状态就像喝酒了,杜文杰和一个岁数比较大的警察开始说话,大致是讲这些机器是合法的。后来我们游戏厅的人就被带到施介派出所,在二楼集中等着做笔录。晚上10点多,我看见杜文杰来到二楼,没和我说话,后来我就没再看见他。接着我听见“砰、砰”的声音有五声,接着听见汽车快速启动的尖叫声。

  电玩城工作人员张某证言证实:2016年6月18日开始试营业我就在游戏厅工作,负责在吧台卖币,收拾卫生,交接班后和老板结账……杜文杰是负责“摆事儿”的,经常开警车来游戏厅,有时还在游戏厅办公室里吃饭、过夜。2016年6月底的一天,游戏厅一天被派出所抓了两次,都是杜文杰去派出所给我们保出来的,他还开警车把顾客又送回到游戏厅。从那以后,杜文杰就经常来游戏厅,警车就停在游戏厅楼下。这次我们被抓,往派出所带的时候,杜文杰还跑过来在游戏厅门口对我说“别怕,到那啥也别说,没事的”。

  探究:被告人作案所用制式手枪来源

  据科尔沁派出所证言证实:杜文杰是科尔沁区公安分局科尔沁派出所工勤编制人员,在该所负责巡逻方面的工作。2015年12月16日,该所前往治安大队的枪库去取枪,领回的64式手枪就放在该所的枪柜里。2016年1月8日,所里全体民警开会研究决定,这把枪是所里的巡逻用枪,杜文杰负责巡逻,这把枪就交给杜文杰使用。交给杜文杰时,这只64式手枪枪里没有子弹,连弹夹都没有,当时在治安大队领枪时就没有子弹和弹夹。派出所给杜文杰拿枪是因为巡逻工作需要,还有就是考虑巡逻人员的安全。

  裁决:数罪并罚 被告人被判死刑

  法院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杜文杰故意杀人、开设赌场的事实和罪名成立。被告人杜文杰因所开设赌场被查处一事,向办理此案的被害人说情不成,便持枪向被害人头部射击,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杜文杰又伙同他人以营利为目的,设置29台,共计具有66个可独立操作的基本单位的赌博机组织赌博活动,其行为又构成开设赌场罪。杜文杰犯数罪,应予并罚。公诉机关所提杜文杰主观动机极其恶劣、犯罪手段极其凶残、后果极其严重的公诉意见正确,予以支持。杜文杰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有自首情节,属于激愤杀人的辩护观点不能成立,因杜文杰作案后立即逃离现场,并进行伪装,被警务人员发现后,将其截获,并非自动投案,不符合自首的法律规定;杜文杰为维护其非法利益而与正常的执法行为产生冲突,亦不符合激愤犯罪的范畴,故对以上观点不予采纳。被告人杜文杰及其辩护人所提不构成开设赌场罪的辩护意见无事实依据,且与查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同案周某、包某、李某、祝某等人均证实杜文杰伙同李某、祝某等人共同开设赌场,杜文杰是“持干股,负责被抓后摆事儿和协助办理游戏厅的手续;疏通关系、不被查抓”。杜文杰在开设赌场过程中起着主要作用,故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杜文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