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啊呀……”7日上午,在解放军第253医院的病床上,护士正在给15个月大的毛毛输液,还在牙牙学语的毛毛,用沙哑的声音一直在喊着。

  趴在床上的毛毛,头部、后背和双臂被纱布包着,裸露在外的屁股腥红一片。

  “没钱给毛毛治屁股,先给娃娃治头、胳膊和后背……”毛毛的爷爷吕四子,不时地抽泣着说。

  61岁的吕四子,是呼市和林县西沟门乡新营子村人,一直以务农为生,农闲时外出打些零工。吕四子与老伴育一儿一女,女儿患有精神分裂症,儿子和儿媳智力都有缺陷。

  今年4月4日,吕四子突发脑溢血,但全家只有3000元,吕四子的叔伯弟弟四处筹借了一万多元才给吕四子看了病。然而祸不单行,就在吕四子住院期间,毛毛又被烧伤。

  据了解,吕四子家的“锅连炕”虽然有防护用的铁架子,但毛毛还是翻过铁架子掉进了煮着沸水的热锅里。

  “我哥家这几年挣的钱全看病了,毛毛住院到现在,已经花进去5万多元了,都是我跟亲戚、朋友们借的,为了能给毛毛看病,我哥还没好利索就出院了。”吕四子的弟弟说,“毛毛的爸爸有人领还能干点活儿,没人领着啥都干不了,毛毛的妈妈更是啥都干不了,一家人全靠我哥种地又打工养活。大夫说毛毛的病得治两年以上,治疗费得30多万元。”

  记者在解放军第253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上看到,患儿主因全身多处热液烫伤2小时急诊入院,大面积烧伤,其中处理意见中写着,如果烧伤创面不能及时愈合,进行植皮手术治疗。

  “刚入院的时候,大夫跟我们说过,做植皮的话更利于小孩康复,但是因为没钱,我们现在只能采取保守治疗。”吕四子的弟弟说。

  据了解,毛毛烧伤后,一些爱心人士向他们伸出援手,其中一个叫“水滴筹”公益组织的小郭,帮他们申请了捐款,现在已经筹了2万多元。

  昨日,记者联系上小郭,小郭告诉记者,5月3日开始在“水滴筹”上发布筹款信息,截至目前,共为毛毛筹集了2万多元。

  如果有读者愿意帮助毛毛,可拨打本报新闻热线:0471-3339111和吕四子的弟弟电话:13634713618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