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达古拉

  我曾一度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因为有那么多的生离死别过早地降临在我稚嫩的肩头,每一次都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了切肤之痛,心灰意冷。然而,我又是极度幸运的,我之所以最终没有被不幸击倒,是因为在我人生最暗淡的时候,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党和政府对我的关爱,感受到了社会的温暖。在我的人生中,我遇到了那么多的好人,有给我无私救助的领导,有善良淳朴的村民,有将我视同己出的恩师,更有待我恩重如山的姑父——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党员,姑父叫敖力格朝(收获者的意思)今年,是他老人家过世的整整第20个年头。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父母就我一个女儿,一家三口过着虽清贫却幸福的生活。然而,就在我还没有完全懂事的时候,双亲却因病同一年离开了人世,我顿时成了一个衣食无着的孤儿。是姑姑和姑父让我成为了他们家的一员。在这个新家里,不仅有待我如亲生女儿的姑姑和姑父,还有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的四位表哥和表嫂。他们给了我太多的关爱,我又得到了家庭的温暖,失去双亲的阴影日渐淡去。八岁那年,慈爱的姑姑牵着我的手把我送进了村小学。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刚刚迈进初中校门的那一年,病魔残酷无情地夺走了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姑姑的生命。姑姑临终前,把我托付给姑父,让姑父替她承担养育我的责任。将要失去老伴的姑父对姑姑说:“你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侄女儿的生活学习误不了……”姑姑带着满腔的牵挂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一刻,无助的我,感觉就像被抛在荒无人烟的野外,一切都是那么迷茫……

  晚年丧偶的姑父一连数日寝食难安。料理完姑姑的后事,他把我和四位表哥、表嫂叫到一起说:“我答应过老伴,侄女儿的生活学习要管到底。我已经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们要好好待这个表妹,省吃俭用也得供她上学……”接着又对我说:“侄女儿,从今以后你父母和姑姑养你的责任都落到姑父肩上,只要你自己想继续上学,姑父和哥哥、嫂子们负责到底,你就把这个家继续当自己的家……”一直沉浸在悲痛中的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放生大哭,分不清是为失去亲人而悲伤,还是为有这样的好姑父而感动……

  姑父是一名老党员,曾当过村会计和调解员。他老人家一生清清白白,经他手的账目清清楚楚,在村里威望很高。由于年纪大了,他主动要求退了下来,但他始终是村民的贴心人,哪家有什么好事、喜事或烦心事都会首先想到姑父。一次,村里的两家邻居由于划界问题发生了矛盾,谁劝也不听,姑父几句话就调解好了。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村民们都亲切地称姑父为“咱们的老马列”。

  我的学习始终是姑父最关心的事。他年事已高,行动不太方便,加上老气管炎,走路多了就喘不过气来。即便如此,他还是每个学期坚持一到两次,去镇里中学见我的班主任老师,了解我在学校里的表现和学习情况。姑姑刚去世的那两年,每逢年节我都特别思念父母和姑姑,常常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大哭。姑父和哥哥、嫂嫂们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他们省吃俭用给我买新衣服,买好吃的,在家里尽量营造热闹的氛围,不让我因为思念已故的亲人而过度伤心。初中毕业那年,为了早日减轻姑父家的负担,我报考了师范中专。但考试失利让我又受到了一次不小的打击,姑父安慰我说:“不要难过,中专考不上正好,读好高中考大学。姑父呀,想培养大学生呢。你几个哥哥都没怎么读书,都当农民了,你可以考大学嘛!”姑父的一番话,不仅减轻了我的心理压力,更让我坚定了考上大学的决心。从此,我学习更加刻苦,我不能对不起姑父。

  我就读的高中离家有六里地,每天我都要起早贪黑走很远的路。姑父发现村里和我同校的学生大部分都骑自行车上学,于是就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又从四个表哥那儿筹措了一些钱,给我买了一辆自行车。记得在学校时,一次下午的政治学习会上,一位同学自己不学习还影响其他同学,作为团支书的我就劝了她两句。谁知那位同学一时冲动竟然说我:“活该!没爹没妈……”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跑到没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场。到放学时间,我把眼泪擦干净,就当没发生任何事回到了家。姑父当时不在,我帮嫂子做了饭。等到吃饭时,姑父发现我情绪不对,认为可能是嫂子慢待了我,他老人家忍到大家吃完了饭,开口说道:“这个家里我还活着呢!谁不愿意过就搬出去住,不能把气撒到侄女儿身上……”我紧忙解释说什么事也没有,姑父不信,我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姑父。姑父这才不再生气,嘱咐我说:“孩子,同学之间要好好相处,同学有错要好好说……”

  在姑父的呵护和细心教导下,我于1986年高中毕业并顺利地考上了内蒙古师范大学,这对姑父全家来讲是天大的喜事。得到消息的那天,姑父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少有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带着我来到姑姑的坟前,喃喃地说:“老伴,我完成了你交给我的任务,咱侄女儿没受委屈,我把她培养成了大学生,我今天太高兴了,你也高兴吧……”说着说着,姑父已是眼泪纵横。我陪在旁边同样哭成了泪人。姑父啊,您究竟有着怎样博大的胸怀?要知道,当时村里不少孩子特别是女孩子甚至还没读完初中,就因贫困或是因为女孩子就辍学务农了。可是我年老体弱的姑父,在苦苦撑起这个家的同时,竟然克服了无法想象的困难,坚持供一个外姓的侄女儿上学!这样的恩情我怎样才能报答!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暗下决心,在大学里好好学习,毕业后要好好地孝敬我这恩重如山的姑父。

  上大学的前一天,姑父和我聊了很长时间。她说:“姑父真为你高兴啊,没有白养活你!明天你就要到呼和浩特上学了,以后很多事都要靠自己解决处理,女孩子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学习不要放松,多向老师请教,读好书,将来参加工作,做一个有用的人。不要惦记家里,常来信,等收成好的时候,姑父去呼市看你……”说着说着,姑父从柜子里拿出多年积攒下来的两元五元十元等包在一捆的200元(当时已不少)钱对我说:“到大城市上学,需要钱,姑父这儿没多少钱,先拿去用着,过一段秋收卖粮食后再给你寄过去啊……

  ”我泪流满面收下了姑父给的学费(那哪是仅仅200元啊,明明是无私伟大的关爱、无穷无尽的动力),并姑父的嘱咐,我时刻牢记在心。大学四年,因学校和民政部门补助我,加上获得的奖学金,我舍不得花姑父给我的钱,每当拿出舍不得花的那个钱我都能看得到姑父那幅充满期望的脸庞、都能闻得到姑父抽的那个旱烟味道……

  我始终没有放松学习,团结同学,积极参加班、系和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由入学时班里倒数几名毕业时以综合测评第一名的优异成绩留校工作。

  不幸的是,在我上大二那年姑父双目失明,并不能做手术。我只能利用假期回去看望或写信问候,后来,表哥表嫂告诉我,每当收到我的信,姑父就赶紧让我的侄子念给他听,并让侄子写信告诉我说他一切很好,不要惦记。我成家后,经常和爱人、女儿一起回家看他老人家,听姑父说得最多的就是叮嘱我们要互相体贴,互相谅解,互相忍让,特别是对我提的要求更多。每当我想陪他老人家多住几天时,都会遭到他的坚决反对,反而劝我在婆家多住几天。我回不去家的时候,逢年过节总是给姑父寄一些零用钱,姑父把这些钱都花在侄们求学读书上了。

  1996年春天,我突然接到姑父病重的消息。连忙赶回了家。在我到家的第二天,敬爱的姑父就永远离开了我们。他一生为我操碎了心,而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为他老人家做点什么,他居然连让我报答他的机会都不给我。巨大的悲痛、无尽的愧疚撕碎了我的心,我跪在姑父灵前,长哭不起。“女欲养而亲不待”,敬爱的姑父啊,这是您一生留给“女儿”唯一的痛苦吗?

  时光如流水,转眼我已到了知天命之年,我恩重如山的姑父离开人世整整二十年了。在党组织的教育培养下我已成长为一名厅级干部。二十年来,每当我工作上有一点点进步,事业上取得一点点成绩,我的思绪马上就会回到姑父为我操劳的往事上。他的身影萦绕在我眼前,那样清晰,那样伟岸,我分明能感受到他目光中的慈爱与期待……

  姑父是平凡的,他一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正是平凡的他改变了我的一生,他不仅用无私的爱养我成人,更用宽广的胸怀教我做人!我知道,姑父始终在我心里“看”着我,看着他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像他老人家所期盼那样一直做到,老实做人、敬业工作、走好每一步,走对每一步……

  我是蒙古族的孩子,我更是一个农民的孩子。我在清贫中长大,我知道人民就是我的衣食父母,我来自人民,我要感恩人民,我要回报人民,这就是我的本色,也是我不改的初衷。这朴素而本真的人生感悟,是姑父留给我的家风,是我姑父赠予我人生中如何做人和生活的道理。

  敬爱的姑父,请您放心,女儿一定牢记您的教导,始终记得自己人民群众的本色,不忘初心、继续奋斗,干好每一件事、干好每一天、干好每一月、干好每一年……

  恩重如山的姑父啊,我永远怀念您!

  (胡达古拉,女,蒙古族。60年代末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历任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书记、通辽市市长,现任内蒙古自治区妇联党组书记、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