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80后小伙儿创办自闭症康复中心:让“小星星”不孤独

图为岑谷雨和他的儿子。 受访者供图图为岑谷雨和他的儿子。 受访者供图
图为康复中心的家长在听课做笔记。受访者供图 摄图为康复中心的家长在听课做笔记。受访者供图 摄
图为康复中心的家长在听课做笔记。 张林虎 摄图为康复中心的家长在听课做笔记。 张林虎 摄

  “0—6岁是自闭症孩子抢救性康复的最佳时间,6岁基本定型,我们必须尽可能地在短时间内将孩子的基础能力提高,未来他们才能更好融入社会。”28日,致力于自闭症儿童康复服务的80后青年岑谷雨对记者说道。 

  岑谷雨介绍,在我们身边生活着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似乎对声响充耳不闻,对环境人物视而不见,也不愿开口与人交流,外界称他们为“来自星星的孩子”,而在医学上,他们的名字——自闭症患者却总是令亲人潸然泪下,惆怅牵挂。 

  岑谷雨对这一群体开始广泛关注始于他自己的儿子。2014年,他3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自闭症,他一边带孩子在北京市治疗,一边学习关于自闭症的知识。 

  两年时间,岑谷雨翻阅完北京图书大厦所有关于自闭症的书目,走访过无数家自闭症研究中心、康复机构,目睹了许多家庭因孩子患上自闭症而风雨飘摇,这让他既成为自闭症训练康复的“专家”,也让他产生了为自闭症儿童服务的想法。 

  此后,岑谷雨回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生活。业余时间里,他通过QQ群、微信群等渠道为一些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答疑解惑。随着越来越多的家长寻求他的帮助,他几经思虑,决定成立一家自闭症康复中心。 

  “呼和浩特的自闭症康复机构每月的费用平均为5000元,这对自闭症家庭来说费用不小,加上房租、生活费,每个家庭的生活压力可想而知。”岑谷雨说。 

  此外,岑谷雨发现,在自闭症儿童家庭里,往往都是“母亲陪读,父亲赚钱”的典型模式,这种模式不仅使母亲心理压力大、负面情绪积聚,也使得父亲工作压力大、心态失调,夫妻双方不得不面临混乱失常的家庭生活,甚至有许多家庭因此而崩溃。 

  “创办这家康复中心,我也不为赚钱,就是要尽力将康复费用降低,帮助这些并不富裕的的家庭,让‘小星星’未来不孤独。” 

  事实上,岑谷雨发起成立的自闭症康复中心,更像是一个小群体的互助组织。接受康复训练的家庭,平均分摊机构运营的成本,包括房租、装修、老师工资、教学设施等费用。机构的全部账目按月公示,记账人员由家长轮流担任,接受家长监督。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岑谷雨的康复中心,每月每个家庭的平摊费用约为2000元,基本与普通幼儿园费用相当。 

  此外,岑谷雨主张的教学理念也有所革新,“传统康复方法重在通过固定方法和课程来训练孩子,但我们训练的主体还包括家长。” 

  岑谷雨认为,家长是最了解孩子的人,也是孩子离开机构以后陪伴孩子一生的人,家长在康复机构掌握了自闭症康复训练的理论和技巧,孩子未来回归家庭后还能有所进步。 

  来自吉林省的年轻母亲杨静加入了岑谷雨的康复中心。自从她的孩子被确认患有自闭症后,她用8年时间带着孩子跑遍了国内各地的治疗机构。她同样认为,老师带家长、家长带孩子是一种更为切合实际的方法。 

  “在通常的康复中心,经过老师的训练、干预,孩子的表现有所改观,可是孩子回到家里还是有很多问题,因为家人不懂得面对孩子的办法。”杨静说,孩子不可能永远呆在康复中心,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回归社会,只有父母学会了应对方法,传递给家人和周围的人,这样才能帮助孩子更好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