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包头稀土产业而言,过去的五年是充满发展机遇的五年,也是经历脱胎换骨式蜕变的五年。从2012年被授予“稀土之都”称号,到2015年被确定为国家稀土产业转型升级试点城市,包头稀土产业受重视的程度可谓“前所未有”;从2014年习近 平总书记考察内蒙古时指出要转变“挖土卖土”依靠资源发展的传统模式,到2017年包头在稀土论坛上宣告:“稀土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正在改变‘挖土卖土’的局面”,包头稀土产业经受了历练后的蝶变重生,稀土产业链条逐步延伸,产业迈向集群化、高端化。

  2016年包头市稀土产值150亿元,占全国稀土行业的20%以上,其中,稀土新材料和终端应用产品占到44%。现有106家稀土企业中,稀土新材料、终端应用企业达到85家,已形成集开采、冶炼、研发、深加工及应用为一体的较为完整的稀土产业体系。 集群效益初步形成 近年来,包头先后出台《稀土新材料生产企业扶持政策措施的通知》、《包头市关于进一步加快稀土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等政策,提升稀土新材料中高端产业,稀土产业规模壮大,集群效益已经形成。北方稀土的冶炼分离、天骄清美的抛光粉、瑞鑫稀土的金属产能均在全国排名第一,天和磁材年产量跃居行业前五。改变“挖土卖土”的局面,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延伸产业链,提高原料的就地转化和附加值。通过近几年的发展,包头稀土新材料产业链逐步形成,其中包括以天和磁材、韵升强磁为龙头企业,形成了金属钕或镨钕——稀土永磁材料——稀土永磁电机、垂直轴风电发电机、稀土核磁共振等稀土永磁材料产业链;以天骄清美、索尔维为龙头企业,形成氧化铈——抛光粉及抛光液——用于CRT、LCD以及光学镜头等抛光材料产业链;以希捷环保为龙头企业,形成氧化镧、铈——催化材料等催化材料产业链;以稀奥科、昊明新电源、长荣电池为龙头企业,形成氧化镧——稀土储氢材料——稀土镍氢电池——新能源汽车等储氢材料产业链;以宏博特、中科院着色剂项目为引导,形成了氧化铈——硫化铈无毒着色剂——应用产品等产业链。

  此外,包头市引进中科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上海交大包头材料研究院,通过与本地企业技术合作、共建研发中心、联合攻关,一批新技术、新产业、新产品新项目正在开发,稀土产业创新能力显著增强。2016年稀土产业获得64项专利,新增8家稀土高新技术企业,包头稀土研究院热稳定剂、中科院无人机、环保着色剂、再生永磁、上海交大稀土钛合金等一批项目实现了产业化。

  合力打造产业“高地”

  近年来,包头发展稀土产业有资源、有政策、有条件,稀土企业和稀土项目“进得来,留得住、有发展”,打造形成了产业发展新“高地”。

  2015年包头成为国家稀土产业转型升级试点城市,2015-2016年到位专项资金6亿元,支持了71个转型升级项目,其中包括4个冶炼分离改造项目和67个稀土新材料终端运用项目,地方支持配套资金近16亿元,有效推动了稀土产业转型升级。

  为减轻企业运营成本,包头将终端应用产品生产用电列入优先交易范围,使交易用户用电成本降至0.26元/千瓦时,目前有26户企业进入补贴范围,预计可节约成本近1亿元。

  在资金支持方面,包头设立了40亿元产业发展基金,先后有28家企业获得了13.16亿元支持。同时,全力推动9家稀土企业在深圳新四板挂牌,一家在新三板挂牌。包头还出台新材料、综合运用奖励办法,促进稀土功能材料竞争实力和规模的提升,2015-2016年两年共发放奖励资金1.2亿元。

  在配套设施方面,今年稀土高新区建成钕铁硼电镀污水处理厂及标准电镀生产车间,降低磁材企业电镀成本40%以上,解决了制约产业链向下延伸的瓶颈问题。

  借势蓄力冲刺高端

  包头“十三五”及今后一段时期稀土产业发展目标已经明确:打造中国乃至世界稀土新材料和应用产品产业基地,由资源开发型向高端应用型转变,建设国家级稀土新材料产业园区,实现稀土资源平衡利用和综合开发,发展稀土应用产业,完善稀土产业集群,推动稀土产业从资源开发型向高端运用型转变,努力打造中国乃至世界稀土新材料和应用产品产业的基地。

  目前,包头已经启动了规划总面积470平方公里的国家级新材料产业园区的扩建工作,并获批自治区级园区,正在启动国家级园区申报工作。与此同时,我市将创建国家稀土功能材料创新中心,依托包头稀土研究院,协同上海交大、北航研究院等单位,以稀土新材料前沿技术、共性关键性技术和大规模产业化技术的研发为重点,充分利用创新资源载体完成创新环节活动,打造协同创新生态系统。

  包头市还将利用国家稀土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包头稀土产品交易所以及稀土论坛的引领承载作用,不断扩大包头市稀土产业的行业影响力和话语权。同时,继续落实原料供给、稀土新材料奖励、产业基金扶持等方面的政策措施,持续稳定推进产业发展,提升核心竞争力,扩大包头稀土在全国及国际市场占有率,向中国乃至世界稀土新材料和应用产品产业基地的目标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