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39年来,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但求生的欲望,让我在身体冻僵的情况下,做出了理智的判断和行动。”1月15日,包头思越户外俱乐部领队思越对记者说。

  1月13日晚,一条消息在包头户外运动群里迅速传播:包头驴友在土左旗六道坝掉入冰窟窿里,幸亏呼包两地驴友合力救助,才最终脱离了危险。

  随后,记者经过多方打听联系上了当事人之一,思越户外俱乐部的领队思越。思越回忆,13日当天进行的是常规登山徒步,难度并不大,11时左右,他们带领12名成员(包括几名孩子)走到六道坝(白石头沟,六道坝是驴友给取的名字),那个地方有两条线路,上面和下面各有一条路,下面的路有冰坡,需要借助绳子,但那里有个冰瀑,有人想去看看。在那条路上,他刚帮另一个户外队的两位女士爬上了一个冰坡,准备带领队员往回返约1公里后继续走上面的路。“退下来时,有个小冰坡,我先将4个孩子接下来,又让其他女队员往下滑,其中一名女队员本来应该从左面滑下来,结果却偏离了方向,直接从右边滑了下来,瞬间就掉进了下面的冰窟里。我想也没想,也直接跳了下去。那个女队员吓坏了,我不停地安慰她,说不要怕,有我呢……这时,上面的人开始找绳子营救我们,我身高有1.78米,用脚往下探了探,可根本探不到底,我不会游泳,幸亏身上的衣服产生了浮力。那时女队员的手已经冻僵了,我使完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把绳子在女队员身上缠了几圈,当绳扣扣上时,我如释重负,心想她有救了。后来我也被救了上来,整个过程用了10多分钟。之后,大家帮着点火,把干衣服给我们裹上,又把湿衣服烤干,过了半个小时,我俩才缓过来。”

  思越说,非常感谢当天参与救援的呼包两地的几十位驴友,没有他们的鼎力相助,他和那名女队员很可能就上不来了。(文 杨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