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住在我市某小区的市民张女士有点儿发愁,作为一名“剁手党”,她经常会从网上买东西,可几个月前小区物业发了通知不让快递车进院,收快递特别不方便。“物业不让快递车进,小区里又没有安装快递柜,我现在收快递很不方便。”

  由于越来越多的小区对快递车下了“逐客令”,导致快递员无法上门送货,居民不能及时收货。原本智能快递柜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好办法,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智能快递柜想进小区困难重重,而冲破障碍进了小区的智能快递柜也面临诸多问题。

  进小区困难重重

  张女士告诉记者,几个月前自己所居住的小区门口突然贴出“禁止快递车进入”的通知,快递员没办法,只能在门口逐个打电话让客户取货。张女士想到了智能快递柜,特意跑去咨询小区物业,但得到的回复是一没地方,二没专人管理,干脆就别进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很多小区都和张女士所居住的小区一样,对智能快递柜有需求却难引进,到底难在了哪儿?“钱是最核心的问题。”一位快递柜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智能快递柜进小区需要缴纳一笔进场费,这个费用该收多少并无标准,而是由物业来决定。

  有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除去柜子钱、电费和折旧费,一个100格规模的快递柜进驻小区至少需要3500元的成本。一个快递包裹的利润在两三毛钱左右,假设每个快递包裹可以让出一毛钱的利润给快递柜,那么在100个格子都装满的情况下,快递柜一天能挣10元,一年就是3600元。然而目前小区物业收取的智能快递柜进场费至少6000元,最高能达到1万元以上,这对于快递公司或者智能快递柜投资方来说,至少需要两三年才能回本。高门槛拦住了快递柜。

  “就算价格谈好了,在小区内设置智能快递柜的地点也常引起分歧。”我市一位从事快递柜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有的物业还需要跟业委会、居民代表开会沟通,居民觉得这儿好,物业觉得那儿行,讨论时间可就长了。有时,由于物业和业委会的意见不一致,导致扯皮,最后干脆不了了之。”

  收件人的新烦恼

  然而,就算智能快递柜顺利进入了小区,也会存在不少问题。前不久,市民王女士就遇到了新麻烦。“我在网上买了一摞画图用的白纸,卖家发货时,用一个纸箱把纸装了进去。结果快递说纸箱太大,塞不进快递柜。”王女士说,不光是稍微大点儿的纸箱塞不进去,水果、蔬菜、肉制品、海鲜制品等,只要是生鲜类的东西都不允许放进快递柜。

  与王女士的抱怨不同,有部分市民则表示:“自从有了快递柜,明明在家,快递员也不送货上门了。快递柜到底为谁服务?”还有市民质疑:“往往短信里取件码没收到,购物APP里却显示‘待取件’,是系统问题,还是快递员提前虚假签收?”

  日前,市民刘先生反映,小区最近新添了两组快递柜,原本这是方便朝九晚五上班业主工作时无法取件的便民之举,可是现在无论家中是否有人,快递员都直接送到了快递柜中。

  刘先生说,他已经退休,平时基本都在家,所以女儿经常会把网购的东西寄到他这里。自从有了快递柜后,只要收到一个验证码就得下去跑一趟,“真的很不方便,像一些比较重的快递,我们年纪大的需要一次又一次去拿。”

  问题不少

  明明东西已经搁进快递柜了,却还是拿不到。“寄件人把我的电话写错了,我收不到取件码,取不出快递怎么办?”市民赵女士告诉记者,前段时间,由于寄件人把她的手机号码写错了一位数字,阴差阳错,取件码被发送到了别人的手机上。快递员表示,没有取货码,谁都打不开快递柜。无奈之下,赵女士只好给收到取货码的手机拨打了电话,又发送了短信说明情况。

  在金桥开发区某小区居住的云女士则是由于没及时将快递柜中的物品取出,物品又被快递员退了回去。云女士说,她最近出差,有两天没在家,等她想要取快递时,却发现自己的取货码已过期,快递员已将快递退回了寄件方。云女士说:“送件的时候电话通知,快件逾期被取回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也先跟本人联系一下呢?”

  同样,取货也会碰到问题。市民小林前几天购买的物品,从快递柜取出后,发现包装物品的小纸箱已破损,里面的物品也略有磨损,但因为并未当场验货,事后又怎么说得清,小林也只好认了。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随着物流、人工成本的上涨,快递费上涨是整个行业的趋势。但在费用上涨,信息化工具带来更多便利的同时,快递员对客户的基本服务意识却有所淡薄。该业内人士表示,按照2012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快递服务国家标准》,快递的投递形式主要包括按名址面交、用户自取或与用户协商投递三种形式,“结合各快递公司的规章制度,将快递手到手交给客户是最基本的服务。只有在无法联系上客户或与客户沟通并征得同意后,才能将快递投入快递柜或其他代收点。”

  同时,记者也联系了一家经营快递柜的企业客服。该客服人员表示,快递柜是为客户和快递公司之间提供多一种投递选择的终端设备。各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在注册快递柜APP和投放快递时,都有明确告知:请确认客户是否同意将快件投入柜机。

  此外,对于快递到柜取件码滞后这一情况,我市某快递企业工作人员表示,一般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比较少见的,主要是由取件码信息滞后造成,原因可能是移动运营商或者快递柜系统导致。另一种则是快递员没有按照派件流程,提前虚假签收,“有些快递员图省事,明明快递还未派送,却将这些快递作‘签收’或‘代签收’状态扫描发到公司平台,这时快递公司系统上发给你的信息就是待取件,但取件码只有在快递员真正将快递放入柜子后才会发到客户手机上。”这位工作人员表示。

  呼和浩特职业学院经济与法学院院长嘎日迪认为,近年来百姓对快递业的服务需求和依赖度逐年加大,快递末端服务已经成为惠及百姓、服务民生的重要环节。但由于相应的政策和管理制度没有跟上,从而引发城市资源和管理更深层次的问题,“末端投递”受阻比较明显。

  “快递企业也应尽快完善末端服务体系和服务,以全面解决快递配送末端服务问题。”嘎日迪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