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连续播出了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部分党政机关及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占用牧民草场牟利,内蒙古自治区10年间多次发文限期清理,但仍有部分牧民难以收回30年草原承包经营权的报道。昨天,鄂托克前旗政府新闻发言人表示,当地政府正在采取措施,解决问题。但面对记者关于草场为何迟迟不能归还牧民的问题时,新闻发言人未能给出积极回应。

  鄂托克前旗政府新闻发言人张世富就相关问题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介绍,报道播出后,鄂前旗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并于节目播出后1小时内召开紧急会议,成立工作组,并将在三个方面展开工作。

  张世富:报道以后,旗委政府第一时间成立了以旗长为组长的工作组,下设了三个领导小组,第一小组是草牧场清理工作组,这是由旗纪委书记牵头,按照“先退后补”的原则对相关单位和工作人员占用草牧场限期清退,同时要求镇对党政机关及领导干部占用草牧场再次进行清查,并要求在10个工作日内完成。第二是成立维稳小组,这是由政法委书记牵头,按照适当补偿的原则,负责清理过程中的协调补偿工作。补偿事宜达不成一致意见的,引导进入司法程序,依法予以处理。第三个成立草牧场流转工作组,由政府分管农牧业的旗长负责尽快出台草牧场的流转办法。

  张世富介绍,2006年,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关于清理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草场工作》的文件下发后,鄂前旗已清退草牧场35918.8亩,涉及6个单位和6名公职人员。2014年以来,鄂前旗还就相关问题开展了自查自纠的专项行动,共有49名公职人员和1个单位承诺退出草牧场,退出面积3280.5亩,鄂前旗纪委还对2名公职人员展开立案调查,涉及草牧场3145亩,对群众举报的5件6名公职人员进行初核,涉及草牧场4865.8亩,截至目前,已有部分草牧场退还到牧民手中。

  张世富:对承包的,我刚才都说了,我们通过协调的一部分把草牧场已经退还到农民手中了。一部分因为补偿,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我们暂时退还到嘎查村委员会,由镇政府和嘎查村委与双方当事人进一步协调,补偿达成一致意见,再退还给农牧民,达不成一致意见的,我们引导着走进入司法程序。

  那么,敖勒召其镇是怎么样解决问题的呢?

  镇党委书记孙有君:这里边首先把干部找来,你退不退?干部的工作、机关的工作做好以后,我们再找农户,跟农户商量怎么退。这里面属于政府项目投资的,退出去,属于个人投资的,还得遵从让利于民,究竟多少合适,是一个商量的事情。

  记者:你们是先把地退回去,再来协商?还是先协商,协商好了以后再退还?

  孙有君:我们是先协商,协商好了就自然退了,没有协商好,还在人家手里头,暂时还没有到村镇。双方都不认可,农民说我给你补偿多了,干部说我给你补偿少了,这就可能存在矛盾,下一步我们就仲裁机构进行评估,评估出来咱们再看。

  敖勒召其嘎查村支书李耀兵告诉记者,村委会对农牧民向退还草牧场的党政机关领导干部进行补偿的协调工作,开展起来难度较大。

  李耀兵:从村里边来说,协调难度就相对大一些,主要就是在补偿上,村里边就是尽量协商解决。

  记者:村里面一共接受了多少起需要嘎查委员会去协商去解决的案例?

  李耀兵:应该是3起。

  记者:有几例通过嘎查委员会协商成功了的?

  李耀兵:1起,1起协商成功了。

  据草原承包经营权证,农牧民才是承包经营权人。那么,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清退出的草牧场为什么要退还到嘎查村,而不是直接退还到牧民手里呢?面对记者的追问,张世富多以沉默回应。

  记者:你们怎么理解文件要求的无条件地退还,是退还到嘎查,还是退还到牧民手里面?

  张世富:这个问题啊,我想我们地方人民政府还是严格执行上级部门的文件要求和规定。

  记者:请您正面回答我,是应该退还给具有承包经营权的牧民,还是退还给嘎查委员会?请您正面回答。

  张世富:(沉默)按照文件要求,我们应该退还给农牧民。

  记者:那你们为什么不按照文件要求执行呢?

  张世富:(沉默)

  记者:请您回答我的问题。

  张世富:(沉默)

  记者:十年之间,农民们无法放牧的补偿,该由谁来赔偿?

  张世富:(沉默)

  记者:我的问题问完了,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张世富:没了。

  近10年来,内蒙古自治区多次发文要求对党政机关及其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占用牧民草场的行为予以清理,但在鄂前旗,相关问题仍难以彻底解决,究竟是困难太大还是执行政策走了样?在当地,是否还有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占用着牧民草场至今没有退还?又该由谁为打了折的执行力买单呢?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