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衙署全景图将军衙署全景图

  历史沿革

  雍正十三年(1735年),清廷在归化城(今呼和浩特旧城)东北五里处勘定一座城池,作为右卫城(今山西省右玉县旧县城)北移屯兵之用。同年,雍正皇帝亲自批准兴建。但由于雍正皇帝驾崩,工程延误至乾隆二年才开始大规模修建。四年(1739年)告竣,清廷赐名“绥远城”。

  绥远城统领满、蒙、汉八旗驻军及掌管西北军政权力机构——绥远城将军衙署及其配套的各类(协领、佐领等)权利机构,也再此城告竣时落成。

  从乾隆二年二月,驻守在山西右卫的建威将军王昌奉旨改驻绥远城起,到清末宣统末年最后一任将军堃岫被北洋军人张绍曾所取代止,历时174年,清廷正式受封的绥远将军有79任。在这一历史阶段,将军衙署的体制、作用,正如光绪十六年(1890年)绥远城将军克蒙额亲立在将军衙署大照壁上一块石额所书“屏藩朔漠”字样,一直未变。

  民国时期有20任署将军、都统、临时区政府、省政府入驻这里,直到1949年9月19日,宣布绥远和平解放为止。

  建筑格局

  将军衙署占地面积30亩(19000平方米),内有房屋132间,其建筑系按《大清会典》一品衙署格式营建,总体布局分左中右三路(院)。总体布局各分为外庭、内院二大部分。外庭即衙署府门外的前庭广场,包括与府门相对应的大照壁、东西辕门及其维护的鹿角栅,其间设施有旗杆二根,鼓手房二座,石狮二尊,照壁后号炮一尊。东西辕门与绥远城鼓楼的东西券门直线相对。中路为衙署建筑的主院。中院主路的中轴线,依次布列府门、仪门、大堂、二堂、三堂和四堂,纵深共计五进院组成,各院主建筑两翼皆置有配房,左右对称布列东西厢房。大堂、二堂及门院,为驻节将军公务办公之所,三堂、四堂两院则为将军眷属内宅,是我国传统的“前堂后寝”礼制建筑文化的典型反应,其中以大堂的等级最高,东西长20米,南北宽12米,高8米。院落纵深五进,为衙署办公及将军内宅居所,遵照礼制建筑,前堂后寝、左右对称制度布列。东院为马房、车房、后勤仓库等用房。西院前为花园,后为庙祠等设施。民国期间,东院、西院进行了改扩建,唯中路(轴)主院虽有改制,但基本保持了原有格局和结构。

  东西院与中轴主院以围墙围界隔离内外,四堂之后,有通道与东西两院相通,跨院南端可与仪门两侧贯通,成为先锋营巡逻守卫的通道。从中可以看出,衙署总体布列上呈一“园”字形的平面布局,在四隅各有水井一眼。四隅外侧,又各置更房一处,为更夫昼夜首户之所。衙署之外的四周,以街巷为隔,还建有不同职责的署衙。北面为协领衙署,东西两侧为左司、右司衙署,大照壁以南为巡警衙署。

  将军衙署建筑的改动,主要集中在民国期间。大的改动主要对东西院的改建。民国三年(1914年)西院花园建筑拆除改建十排平房(每排五间)作为政务厅(后秘书处)办公用房,日伪占领期间有拆除,起建仓库(后毁于火灾),后又多次改建。

  未来前景

  将军衙署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地位等级最高的清代边疆驻防将军府。由于历史原因,长期以来,将军衙署周边环境较为复杂,分属单位多,违章建筑多,各单位所占房屋大部分用作了与实际工作毫无关系的其他用途,80%以上的房屋租给了各类商户。由于转包给私人经营店铺,无论从外部环境风貌还是内部一些格局上已经被改变,将军衙署古建筑极不相称。此次,将军衙署周边环境整治工作按照国家文物局批准的保护规划,对现在内蒙古将军衙署博物院东至哲里木路、南至新华大街、北至建设街、西至西夹道巷周边街区的影响建筑进行统一整治、拆迁。待拆迁工作完成后,其周边将建设成以内蒙古将军衙署博物院为主体,占地2.64万平方米的清代建筑风格为主要基调、基础设施完善配套的城市文物景观,充分向群众展示绥远城及将军衙署的历史文化内涵。

  价值评定

  1、民族团结的象征。内蒙古自治区地处祖国北部边疆,自古就是中国北方民族活跃的舞台。清•绥远将军衙署是清王朝统治和管理内蒙古地区的重要机构之一,是管辖漠南蒙古事务、用兵西北,沟通中央和边疆地区联系的重要军事重镇和枢纽,是边疆稳定,民族团结的象征。

  2、清代建筑的典范。将军衙署是清代按照《大清会典》及八旗驻防城整体规划营建,它的建筑布局、结构、形制代表了这一历史阶段的规范制度和技术水平。其规模之大、地位之高、延续历史之长、现状保存之好,为国内同类衙署仅存的实例。同时,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呼和浩特市重要的历史载体,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3、边疆研究的珍贵素材。绥远将军衙署,从一建制到现在,经历了两个半世纪的沧桑历史和政治风云的变化,建筑作为无言的史书,对其不同的历史时期发生的变迁,为社会科学各个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极其丰富的珍贵史料,为我们正史、补史、证史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具有重大研究价值和广泛的社会价值。

  4、“绥远方式”的见证。将军衙署在民国期间三十七年的历史中,又先后经历了将军、都统、绥远省政府及临时区政府、日伪政府等更迭的经历,保存下这一阶段诸多的历史信息,特别是解放战争期间,傅作义将军、董其武将军接受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主张,发动了“九•一九”起义,并于此发出通电宣告绥远和平解放。绥远将军衙署直接经历了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全过程,被毛泽东同志称之为“绥远方式”,在其解放战争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历史信息,具有一定的历史可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