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中午,当我健身后在更衣室内洗澡时,无意间看到更衣柜旁竟伸出一只手,不知谁在拿着手机冲我拍摄,距离很近,我都能看到手机屏幕。而偷拍者意识到被发现后马上逃走了。”王女士遭遇到这样一幕后,再也无心去健身,而健身房方面的说法更令她难以接受。

  更衣室惊现“偷拍者”

  昨日,王女士向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

  26日,王女士来到位于呼市海亮广场六楼的“靓仕堡健身会所”锻炼身体,锻炼完后,她准备洗澡离开。

  “当天应该是11时多,由于上午健身的人少,在更衣室内洗澡的就我一个人,当我正洗澡时,无意间看到面前更衣柜那里伸出一只手,我清楚地看到那人手里握着的手机正处于拍摄模式。”王女士称,事发时她惊慌失措,但由于正在洗澡,意识到被人偷拍后,也没法去追拍摄者。

  据王女士介绍,察觉到有人偷拍后,她下意识地用随身物品遮挡,匆忙中穿好衣服出来后,偷拍者已逃离现场。她将发生的事情反映给前台的工作人员。

  据了解,今年3月11日,王女士在“靓仕堡健身会所”海亮店花费1188元办理了一张阳光卡,有效期为一年。

  事发后,王女士报警求助。

  会所负责人称“不接受采访”

  昨日,王女士再次来到海亮“靓仕堡健身会所”了解事情的处理结果,会所内一名自称经理的张姓男子接待了她,在交谈时,张姓男子称,在王女士之前,曾有一名男子出现在女更衣室中。

  “健身会所的负责人告诉我,此前保洁人员在女更衣室内见过一名男子,当时该男子说走错了。‘靓仕堡健身会所’为何在入口处没有专职人员负责看守,为何频繁发生类似事件?”王女士认为健身会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王女士介绍,“靓仕堡健身会所”的布局为:进入健身房后有一段长走廊,在走廊的一侧有一扇门,进门后左侧为女更衣室,右侧为男更衣室。

  在王女士向记者提供的一段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26日11时14分左右,一名年轻男子出现在“靓仕堡健身会所”的走廊内,男子一直在拨打电话,长时间徘徊在走廊附近。据王女士称,这时她已经在女更衣室里。

  视频显示,11时17分48秒左右,男子经过多次徘徊后,疑似走进左侧的女更衣室。11时33分28秒,该男子疑似从女更衣室内出来后,在走廊张望了一下又返回男更衣室。11时33分55秒,他拿着包再次在走廊徘徊。

  据王女士说,此时,她已穿好衣服出来后将此事告知了前台工作人员。她认为,那男子当时在偷听谈话内容。

  昨日15时左右,记者来到位于海亮广场六楼的“靓仕堡健身会所”,想与张姓负责人当面了解此事。

  前台一名女子表示,张姓工作人员正在屋内,让记者在一旁等待。过了多时后,该女士出来后称经理不在会所内。

  随后,多方联系,记者拨通“靓仕堡健身会所”张姓经理的电话,说明采访意图后,对方表示,当事人已经报警,他不接受任何采访。

  公安机关介入调查

  就此事,记者来到呼市回民区公安分局中山西路派出所采访,民警周栋梁介绍,26日接到当事人报警后,他们第一时间调取监控录像并找到涉嫌偷拍的嫌疑人。

  “通过调取事发时监控录像,事发时走廊内除了嫌疑人外还曾有其他人走动,而在其中一个时间段内,仅有一名男子在走廊附近徘徊。但由于更衣室内部属于监控盲区,无法取证,当时没有他人作为人证再次佐证此事,而且在询问嫌疑人的过程中,对方否认此事。另外也没有在其手机内发现相应的视频资料。”周栋梁说。

  最终,因证据不足,民警对双方做了笔录后让他们离开。

  王女士表示,目前已没法再来该健身会所健身,心里已有了阴影,希望能与有关负责人沟通退卡。

  就此事,内蒙古文盛律师事务所苗荣盛律师表示,如果当事人王女士所说属实,该男子就涉嫌偷窥他人隐私。

  “健身会所作为服务区域,更衣室是其中一个消费区域,而健身会所作为服务的提供者,应保障消费者人身财产安全,但在此事中该会所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需要承担一定法律责任。但由于监控存在盲区,对于整个过程不太清楚,调取证据存在难度,需要公安机关进一步处理或进行协商处理。”苗律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