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财政部等三部门联合印发新的《中央和国家机关会议费管理办法》。《办法》修订了会议费综合定额标准,一类会议每人每天760元,二类会议每人每天650元,三、四类会议每人每天550元,三档标准较现行规定均上浮100元。

  会议费标准不降反升,主要反映在住宿费上,并不值得舆论大惊小怪,也不能以此为由认定改作风降格以求。此番调价,物价上涨应该是主要动因。2013年制定该标准时正值刹风整纪高潮,宾馆和会议场所因为客户减少纷纷降星降价,差旅费标准随之调低符合市场行情,也有助于扭转奢华会风大行其道的局面。如今3年过去,物价和客房价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差旅费标准适当上浮,是合情合理的。

  无论是会议费还是其他公共经费项目,勤俭节约是基本原则,实事求是同样也是。厉行节约,是为了解决奢靡浪费问题,而不是要降低公职人员正当的办公条件。提倡过紧日子,也不是连正常的开支都要压减。

  对社会舆论而言,与其盯住会议费标准不放,不妨把视线转向会议费管理办法的落实和监督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会议费有时候像个筐,什么都往里装,以致出现虚报冒领;有时候又被纳入其他预算,导致重复支出、监管乏力。

  为此,新的管理办法重申了严格执行会议用房标准,严格控制菜品种类、数量和分量等11项禁令,同时强调各单位应当将非涉密会议的主要内容、参会人数、经费开支等信息有条件地向社会公开。这些规定能否不打折扣地落实,还需要社会监督及时跟进、不断发力。“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执纪问责和舆论监督都是强化落实执行的利器。公开到位、监督深入、曝光及时、问责有力,才能让不良会风无处藏身,让会议费干净无秘。

  改进作风,来不得丝毫的打盹和走神。公众或可以进入疲劳期,公职部门却不能放松神经。拿出常抓的韧劲、严抓的耐心,预期的清明政治方能进入现实。(作者:李达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