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本报刊发了大二男生赴大龙池森林公园采集标本“失联”一事,引发广泛关注。24日,记者获悉,在乌兰察布市卓资县旗下营上车的男子并非赵旭。

  据赵旭的表哥介绍,事情发生后,赵旭的父亲接到朋友的电话,称7月16日15时40分许,他搭乘从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到呼市的大巴,当车行驶到旗下营附近时,有两名穿着僧人衣着的人强行拉着一名长得像赵旭的人上车。

  为证实这名男子是否是赵旭,7月23日,赵旭的四叔从呼市土左旗赶到旗下营,通过查看旗下营汽车站附近的监控录像,找到了其父赵挨贵朋友所说的强行拉人的人和长得像赵旭的男子,经过对监控录像反复查看,确认该男子并不是赵旭。

  “校方跟我们说他们会一直寻找,可能会改变搜救的方式和方法,而当地的警察说他们也会继续寻找。”目前,赵挨贵依旧在新疆等待儿子归来, “我们一直觉得,他现在肯定在山上的某个角落里,等待我们去营救。”(记者 齐晓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