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西乌珠穆沁旗利用独具特色的自然资源和民族文化大力发展旅游业的同时,更加注重保护绿水青山,努力使生态环境与牧民增收双赢发展。图为该旗乌兰五台景区,游客跟随牧民体验骑乘蒙古马,融于绿色海洋,构成一幅和谐画卷。 记者 孙沐野 摄

  “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我瞭望南方,山下是茫茫的草原呦,她是我亲爱的家乡呦……”夏季,站在宝格达山顶眺望满眼苍绿,正如歌中所写,山下便是茫茫的草原。乌拉盖河发源于宝格达山,河水穿林而过,滋润着美丽的乌珠穆沁草原。

  东乌珠穆沁旗宝格达山林场有天然林30万亩,2012年我盟启动乌拉盖河源头水源涵养林建设工程,规划在宝格达山再造30万亩的人工林地。如今,成排的云杉、樟子松、落叶松、杨树望不到边际,森林、草原、湿地共生交错,树间鸟儿欢快歌唱,让人们尽享森林的美好与宁静;夜晚,林间小屋的点点灯光和满天浩瀚的繁星闪烁,微笑着照耀这童话世界。

  锡林郭勒有天然草地29000万亩,可利用草地27500万亩,宛若镶嵌在蒙古高原上的一颗璀璨绿宝石,是我国北疆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进入新世纪以来,我盟将生态建设作为全盟工作的重中之重,并与农牧民增收结合起来,相继启动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围封转移”、退耕还林、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四个水系保护治理和湿地保护工程、宜居城镇与和谐矿区建设等系列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积极推进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初步形成了草原生态保护建设机制。

  为了保护锡林郭勒草原这片宝贵的生态资源,盟委、行署坚持保护与建设并重,在组织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等生态保护建设“四大工程”的同时,健全完善了基本草原保护、草畜平衡、“三牧”制度等生态保护“八项制度”,从源头上保护生态环境,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

  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盟启动草原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将国土面积85%重点区域划入生态保护红线,严守生态保护底线。

  实行资源预审管理,建立全盟生态资源征占用专家论证联审制和委员单位联席会议制度,实现源头把控。完善了草原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建立草原自然资源资产负债清单。完成《锡林郭勒盟“十三五”时期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编制工作。建立启用全盟生态资源信息平台,包括草原产权交易平台,进一步健全完善草原生态资源产权、规划管理、节约保护、责任追究等制度,并重点制定草原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草原生态多部门协调联动综合执法制度,使全盟逐步形成一套规范完备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

  随着生态保护重点工程的深入实施和生态保护制度的日益完善,全盟广大群众的生态保护意识也得到激发,保护环境正在成为群众的自觉行为。

  浩斯巴雅尔是东乌珠穆沁旗满都胡宝拉格镇满都胡宝拉格嘎查的牧民。今年春季,一对灰鹤来到他家的草场上度过了整个夏天,浩斯巴雅尔骄傲地说:“灰鹤是吉祥、幸福之鸟,喜欢栖息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浩斯巴雅尔家有草场15000亩,可他只养了60匹马,30头牛。浩斯巴雅尔解释说:“2011年—2015年,第一轮草原补奖政策的实施,让我真正体验到了草畜平衡的优势,草原是我们牧民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和精神家园,必须要保护好草原生态。”

  有了这样的“生态观”,浩斯巴雅尔把家中的1000余只羊全部卖掉了,压缩了草场的载畜量。近两年,他家的草场一年比一年好,草丰畜肥。浩斯巴雅尔也借此发展起了旅游业,他说:“虽然家里养的牲畜少了,但草原的生态好了,游客也就多了。去年,我开办的‘牧人之家’纯收入3万多元。”

  一系列的制度创新、项目建设、综合举措,将“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理念,铿锵有力地落实在草原大地,让锡林郭勒的美丽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