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其沙漠北部边缘流动沙丘被绿色植被固定库布其沙漠北部边缘流动沙丘被绿色植被固定

 

  一边是漫漫黄沙,一边是郁郁葱茏,在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库布其沙漠边缘,昔日“一场风起,所向披靡”的流动沙丘,如今已被一条条绿带牢牢锁紧。烈日下,风梳林草而过,风中无沙,吹来一丝凉意,印象中面目狰狞的沙漠,顿时变得温婉随和。

  “那个时候,沙漠是制约一切的拦路虎,起初治沙纯粹是为了生存。通过持之不懈的治理,沙漠也变成了宝贵的资源。”杭锦旗林业局副局长蒋有则解释道,“沙漠过去是不毛之地,在沙地生活就是贫穷和落后的标签,而现在,沙漠已经成了林草产业、畜牧业和旅游业的依托……”

  20年前沙逼人退,鄂尔多斯开始了治沙的艰难探索;20年后黄沙不再肆虐,鄂尔多斯人还要绿富同兴,用产业逆向拉动沙化土地治理进程。通过治沙的生动实践,鄂尔多斯为世界提供了治沙的“中国经验”。

  几十年砥砺前行,万众一心共抗沙害

  提到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的穿沙公路,内蒙古几乎无人不晓。这条全长115公里的黑色油路,从杭锦旗锡尼镇出发,犹如一把利剑,径直插入库布其沙漠腹地,硬生生将沙漠拦腰“劈断”。

 

杭锦旗穿沙公路两端植被覆盖杭锦旗穿沙公路两端植被覆盖

 

  “从1997年到1999年,三度寒暑,七次会战,这条路是杭锦旗13万人的汗水凝成的。”正值穿沙公路修建20周年,回想起当年杭锦旗万人空巷齐修路的往事,蒋有则依然感慨万千。

  上世纪90年代,杭锦旗一穷二白,数万农牧民生活在库布其沙漠腹地,受尽了沙漠的欺负。“白天屋里点明灯,夜晚沙堵门,立夏不出门,出门就活埋人……”一段人人知晓的顺口溜,道出了在沙漠中生活的艰难。

  “那个时候,骑着骆驼到旗里办事,来回100多公里要走6天,沙漠里的居民大约有3万人从来没见过汽车。我1993年来这里治沙,到1995年,亲眼见到2名孕妇因难产送不出去,死在了半路。”蒋有则说,当时,全旗仅有的一家企业——杭锦旗盐场也坐落在沙漠深处,产品运输需要绕路300公里。

  “下乡考察没有路,推土机前面推,车队在后面跟着走,第二天一场风,刚推出来的路就吹没了。旗里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路修通。”杭锦旗一位干部回忆,“可是太艰难了,当时杭锦旗每年财政收入只有4000万,修路要花1.14亿元,全旗上下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

  没钱怎么办?全旗职工捐!在平均月工资只有300元的情况下,普通职工每年捐款50元,科级干部150元,县级干部300元。没人怎么办?全体人员上!每年2次万人大会战,所有公职人员和沿线农牧民集体出动。

  经过3年的努力,公路贯通,公路两旁也织起绵延100多公里的沙障。至此,盐场每年运输节省1500万元运费,杭锦旗财政收入突破5000万。许多农牧民第一次走出沙漠,见到了城市。

  对于修路,更大的收获是沿线的老百姓通过修路学会了治沙,一片片绿色沿着公路两侧向沙漠深处蔓延。如今,驾车行驶在穿沙公路,昔日的沙障网格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几公里宽的绿色植被。

  为了生存全民治沙,杭锦旗是鄂尔多斯市的缩影。鄂尔多斯市总面积8.68万平方公里,北有库布其沙漠,南有毛乌素沙地,东部为丘陵沟壑区,西部为波状高原硬梁区,年均降水量仅为150至350毫米,蒸发量却达到2000至3000毫米。全市荒漠化土地总面积11841万亩,占国土总面积的90.7%;沙化土地总面积8108万亩,占国土总面积的62.1%。

  经过30年的不懈治理,截至目前,鄂尔多斯市森林资源面积达到了3480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26.7%,较2000年提高14.54个百分点。全市荒漠化土地面积比2004年减少580.8万亩;沙化土地总面积减少42.69万亩,流沙面积由1715.96万亩减少到1028.21万亩。目前,毛乌素沙地治理率达到70%,库布其沙漠治理率达到25%,沙漠扩展趋势得到有效控制,毛乌素沙地沙害基本消失。

  几十种科技手段,植被苍翠物种多样

  在库布其沙漠的腹地,有一个“种质资源库”。这里一共有20多名工作人员,学历最低的也是硕士研究生。很多人第一次来到种质资源库参观,总会以为是把种子误写成种质了,实际上种质是指有繁殖能力的植物。

  走进资源库种苗实验室,瓶瓶罐罐里面都是培育好的幼苗,草莓、黄瓜、西红柿、土豆、甘草、肉苁蓉……这些植物的种苗,对于库布其沙漠的居民来说,就是用科技孕育出来的致富种子。周边居民们播下这些高科技含量的种质,收获的是富裕的果实。

  乌审旗国有乌兰陶勒盖治沙站,站长苏雅拉巴雅尔站在沙丘顶端的凉亭里,望着满目的苍翠告诉记者,面前这片3万亩的林子,十几年前都是流动沙丘,每年向南的推进速度5米左右。现在,樟子松、柳树、杨树的成活率都能达到85%以上,归根结底还是科技在治沙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苏雅拉巴雅尔在沙坡上用手拨开松软的干沙,就露出了潮湿的土壤。“你看,沙子下面不到十公分就有水分,说明这里的生态已经完全好转了。”他说。

  20多年前,在沙漠种菜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儿。满眼都是黄沙,一根草都活不下来,还能种菜?经过科学治理,现在大片的沙漠已经变成良田。

  沙漠是怎么变成良田的?这里面也有科技含量:种树治沙时,选择主要种植甘草等豆科类,经年累积,豆科植物形成的“生物固氮”效应,使沙漠出现了生物结皮和厘米级厚的黑色土壤,具备了农业耕作条件,被专家称之为“沙漠奇迹”。

  从最初植树种甘草开始,不停地摸索、改良技术。独贵塔拉镇杭锦淖尔5队村民尚有福用一根长长的硬水管插入沙丘,水流将沙子冲出六七十厘米细长的孔洞,拔出水管的同时,他迅速将一根树苗插入孔洞,十几秒钟,一棵树就栽植完毕了。“这是我们发明的水冲法种树,过去种树首先要打大的沙障,一亩就要一千多元,有的地方要达到3000元,但水冲法不用沙障就能把树种好,打沙障环节省了,就库布其而言,就节省了大笔的资金。”他说,“再比如我们创新的平移法甘草种植技术,让一棵甘草的治沙面积由原来的1平米扩大到10平米。”

 

乌审旗国有达镇苗圃工人正在给沙地柏种苗除草乌审旗国有达镇苗圃工人正在给沙地柏种苗除草

 

  8月,在乌审旗嘎鲁图镇巴音温都尔嘎查,牧民苏栓海的有机田里已经产出了新鲜的瓜果蔬菜。从30年前可用草场不足整个草场面积的5%,饿得站不起来的羊被沙子活埋,妻子坐在沙丘上近似绝望地落泪,到如今苍翠的绿色完全占领草场,这位68岁的老牧民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随着大坑整地、座水栽植、容器苗、覆膜造林、施保水剂、蘸生根粉、低压水冲造林等抗旱造林系列技术得到广泛推广应用,昔日寸草不生的沙漠焕发出生机。通过综合治理,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的生态状况明显改善,森林覆盖率和植被覆盖度提高,沙尘天气由治理前每年70多次减少目前每年5至6次。降雨量逐步增加,100多种野生动植物重现沙漠,生物多样性正在恢复。

  林草丰茂,几十万沙区群众实现致富

  鄂尔多斯黄沙染绿成为举世瞩目的惊叹号,但绿色远没有为当地治沙划上句号。如何发展沙产业,使沙区人民脱贫致富,为治沙赋予了新的内涵。

  2005年,达拉特旗风水梁园区东达生态扶贫小镇建成。东达蒙古王集团免费提供住房,免费提供獭兔饲舍,订单回收出栏獭兔,而农牧民不承担经营风险,还可以将土地租给企业种植沙柳等沙生植物恢复生态。

  “我那20多亩地,说是耕地,其实都是靠天吃饭的沙地,种啥啥不长。”2010年从盐店村搬入生态小镇,开始饲养獭兔的徐锁小告诉记者,2005年,一场车祸让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走投无路之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搬到这里养兔子。“房子、饲舍都不用投入,企业还订单回收,当时想养兔子可比种地省事多了,隔壁就是饲舍,不出门就把活儿干了。”

  老徐没想到的是,将近2000只兔子,再给企业打点零工,当年他就收入了10万元。2017年8月,56岁的老徐考过了驾照,一边和妻子合计着买车,一边盘算着未来的生活,“今年买个客货两用车,再扩大点养殖规模……”

  达拉特旗东达福源泉30万亩生态示范基地,今年2月份平茬的沙柳又顶出了2米多高嫩枝。基地内,50多个树种,20多种农作物让昔日的沙地云烟氤氲,没有了半点沙漠的影子。

  “我们已经实现了生态、产业两个循环。”东达蒙古王集团董事长赵永亮说,“沙柳三五年必须平茬,细枝柳条蛋白质含量是玉米的2倍,是上好的牛羊兔饲料,粗枝干是造纸和生产刨花板的上等原料,完成了生态循环;出栏的兔皮、兔肉等再进行深加工,直到服装、食品等产品终端,又完成了产业循环。”

  经过10年的建设,风水梁园区已入住3103户,6000多人从事养殖。按照目前每只獭兔18——25元的平均利润计算,户均年收入5——8万元。为了满足獭兔饲料和刨花板厂、造纸厂的原料需求,东达集团又在库布其沙漠开发了300万亩沙地种植沙柳,辐射带动周边农牧民的1200万亩沙地。项目区内,沙漠染绿,3个旗县20多个乡镇约12万农牧民人均增收2000元。

 

登高远眺,库布其沙漠腹地呈现星星点点的绿色登高远眺,库布其沙漠腹地呈现星星点点的绿色

 

  寸草不生的沙漠越来越少,杭锦旗独贵塔拉镇道图嘎查牧民斯人巴布搞起了沙漠旅游。除了餐饮、住宿,去年,他又联合另外2家牧民共同投资150万元,购买了十几辆越野车经营沙漠冲浪,年收入达到30万元。

  在锡尼镇,记者碰到了送儿子来参军的牧民乌日根达来。他告诉记者,2000年之前,他家的1.5万亩草场,有植被的还不到1000亩,30只羊都填不饱肚子。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他的草场已经全部种满了林草。植被起来了,200只羊和60头牛养得膘肥体壮。林间种植的甘草、苁蓉等药材年年丰收,此外,每年还能拿到10万多元的公益林补贴。说起收入,乌日根达来有些含蓄,但路旁一辆50多万元的越野车,展示着他殷实的家境。

  统计显示,目前,鄂尔多斯市约50万农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00年2453元增加到2016年的15480元。实现绿色,并没为当地治沙划上句号,而是成为了农牧民致富的起点。

  沿着杭锦旗穿沙公路行驶60多公里,林业局护林员奇巴特尔和妻子石凤英住在路旁,看护着穿沙公路旁的林地。“过去这里只有黄沙,根本不需要护林,如今环境好了,百姓过上了好日子,护林自然成了重要的工作……”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