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6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如约在鄂尔多斯康巴什召开。开幕式伊始,一位穿着红色上衣的大姐侃侃而谈道:“这次大会是对所有治沙人的肯定,是治沙人们的生日”。这位朴素的大姐讲起话来逻辑清晰,掷地有声,立刻吸引我的注意力,了解到她的个人背景后,我对她就更是崇敬有加了。

  能够成为一个国际级大会的开场嘉宾,这不是一个随便的普通人就能得到的殊荣。这位来头不小的嘉宾叫殷玉珍,她有着一堆令人项背的头衔,“沙漠英雄”“治沙女杰”“敢和沙漠较量的人”“全国劳动模范”“第四届全国十大女杰”“全国治沙标兵”“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1985年,殷大姐还是充满文艺气息的少女,之所以称她为文艺少女,我觉得从她后来所做的事情就能看出来了。19岁的她为了承袭父亲的诺言,嫁给了一穷二白的鄂尔多斯乌审旗农民白万祥。当她亲眼看到自己要嫁的地方时,贫穷却不是最令人绝望的缘由。一望无际的沙漠和半掩在沙坑里的地窖新房,将少女所有生的欲望都扑灭了。哭泣、绝食、轻生,能想到的了断人生的方法她都试过了。这时,传来了父亲愧疚去世的消息,倔强又孝顺的少女突然认命了,用她的话说,“不能让人家笑话,说爹一走这女子就不跟人过了”,不能让父亲背上失信于人的羞辱。

  虽然认命下定决心留下来,可是孤独荒凉的大漠生活仍让她心如死灰,最可怜的时候看见一个脚印都欣喜若狂的拿脸盆扣起来,生怕一不留神让风沙掩盖,和脚印聊天、诉苦,感叹命运的无情。

  开始有种树的念头,也是因为殷大姐发自心底是个热爱生活、热爱美好事物的人。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的她,想着种点绿植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万万没想到,这个念头改变了她后半生的命运,多年以后,那片蜚声世界的“绿色王国”就是起源于一个充满文艺气息少女的一丝执念。

  二十多年,殷大姐夫妇靠个人力量治沙造林六万余亩,一个孱弱的女子,靠在着自己的力量在毛乌素沙漠创造了绿色奇迹。在温饱都未解决的情况下,她可以把仅有的一只羊换成树苗,把刚养成的猪换成树苗,把不多的钱全部换成树苗,哪怕过年没年货都在所不惜。在普通老百姓眼里,他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疯了”。

  殷大姐不但喜欢绿树,还喜欢鸟儿和小动物,刚嫁过去时看到只蚂蚁都要找寻很久。“绿色王国”成长起来后,几十种花花绿绿的鸟儿时常在头顶盘旋,上百种小动物在林间自由穿梭。穿着她最喜欢的红色外套,游走于她亲手培植起来的绿林,倾听鸟儿的叽叽喳喳,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殷大姐去国外考察的时候看到了一位72岁的老太太自驾,倍受鼓舞。在不识字的情况下,学会开车、学会修车。她还学会了拍照、摄像,为治沙造林留下许多珍贵的影像资料。她喜欢音乐,无师自通地弹起了电子琴……真的,她真的是一个文艺女青年。

  记得一个哲学家说过,千万不要小瞧女人,这个世界很少有事情是她们下定决心后完成不了的。从一棵树到六万亩林,殷大姐经历的磨难,可能是有的人几辈子也见识不了的。她有一句最出名的治沙名言:宁可治沙累死,也不能让沙欺负死。她的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只有赢了与沙漠的这场仗,她才能摆脱贫穷,才能让她和子孙不再遭受风沙的欺侮,才能过上她理想中的幸福日子。

  在她的影响和带领下,周边有上百户的农民渐渐加入了治沙造林的大军来,“绿色王国”越来越大,历史上接连几十天黄沙蔽日的日子已经远离他们,成了真正的“历史”。这个倔强而又偏执的女子把沙漠变了人间仙境,她才是女神界的扛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