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晚8时,包头市民族歌舞剧院交响乐团在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音乐厅为第四届中国西部交响周拉开序幕。

  著名美籍华人指挥家胡咏言执棒这支年轻的交响乐团激情演奏美国民族音乐奠基人乔治·格什温的《F大调钢琴协奏曲》。在交响乐中,《F大调钢琴协奏曲》属于演奏难度最大的作品之一, 80高龄的国家一级指挥、中央芭蕾舞团原首席指挥、中国交响乐团联盟首任主席卞祖善听完这部作品后大加赞许:“包头交响乐团的演奏如行云流水,无可挑剔。”

  一年前曾和包头交响乐团有过合作的80后指挥金刚看完演出后不无感慨地说:“毫不夸张,包头交响乐团的整体演奏,真是在大踏步的前进着!”

  当胡咏言率领这支年轻的交响乐团向热情的观众谢幕时,内蒙古艺术研究院院长高晓红身着白色西装、捧着一束鲜花走向胡咏言。当胡咏言在意外和惊喜中接过鲜花时,高晓红深情地说:“我虽然调离了包头民族歌舞剧院,但我的‘交响情结’却越来越浓!”

  包头民族歌舞剧院交响乐团为何如此倍受青睐?让我们一同走进这匹曾在国家大剧院和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同台演出的“交响黑马”。

  异军突起,城市需要高雅艺术

  包头是国务院首批确定的十三个较大城市之一,是华北地区重要的工业城市和内蒙古最大的工业城市,是国家重要的基础工业基地和全球轻稀土产业中心。这样重要的一座城市,更应该有与其相匹配的尚雅艺术。

  2015年初,春寒料峭时节。时任包头市市长包钢(现任阿拉善盟盟委书记)在包头市民族歌舞剧院调研时对管弦乐团给予了特别关注。从1998年开始,这个乐团每年为包头市民奉献一场新年音乐会,通过18年的疾志坚守和倾情奉献,新年音乐会已经成为包头市民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彻彻底底的成为包头市民精神生活的组成部分。乐团“元老”杨智慧说:“参与音乐会的演奏是最幸福的时刻,一年就那么一次,这‘幸福’来的太慢,走的又太快!”杨智慧的话不经意说出的是乐团的现状和常态,因为音乐会过后,乐团就被“边缘化”,几乎无事可做了。

  “把管弦乐团打造成交响乐团,让高雅艺术丰富包头市民的精神生活”,这是包钢在包头市民族歌舞剧院调研时形成的思路,几经讨论,最终成为包头市委、政府的共识。包钢把民族歌舞剧院和管弦乐团的有关人员请到办公室,就组建交响乐团的相关问题征求意见,当问到更新设有所需资金时,有备而来的管弦乐团梁源显得少有的激动,18年来管弦乐团从来没有更新过设备,这次要组建交响乐团,无疑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他按照省级交响乐团的建制提出购置整套设备需要800万资金的建议。800万?这个天文数字把一同去汇报的人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包钢却爽快地答应了,他说,我们就是要建设自治区一流的交响乐团。

  设备老化、人才短缺就横亘在组建交响乐团的两大障碍。设备问题迎刃而解,市委、政府选调敢于“横刀立马”的图书馆馆长高晓红出任民族艺术剧院院长,手执市委、政府的“上方宝剑”,面向全国网络人才。于是乎,四面八方的音乐人才奔向包头,共引进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等各类艺术院校的本科以上毕业生30多人。其中,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单奕霖担任大管声部首席、来自内蒙古艺术学院的岳飞担任圆号声部首席,均成为交响乐团的“台柱子”。 单奕霖说,在包头交响乐团工作很舒服,乐谱都是德国、美国的原版正品,做为演奏员你一心一意的“玩儿艺术”就够了。艾瑞克是享誉世界的圆号演奏家,岳飞抓住艾瑞克来包头讲学的机会,和大师进行了深层次的探讨和交流并获益匪浅。今年5月23日,在《我与大师---我爱大提琴》音乐会上,岳飞吹奏的的理查。斯特劳斯的《E大调第一圆号协奏曲》得到指挥胡咏言的特别嘉许,以半跪式的姿式给他献上一束鲜花。指挥以这种方式给演奏员献花,在交响乐界极为罕见,无疑是演奏员的最高荣誉。

  攀高结贵,追赶一流院团

  2015年5月,包头管弦乐团蜕变为双管建制的包头交响乐团,自觉的肩负起把贝多芬、莫扎特、西贝柳斯、柴可夫斯基、德沃夏克等音乐大师 “请”到草原、“请”到包头的历史使命,让草原人民、包头市民和西方古典音乐倾情对接。

  因为年轻,所以充满朝气。要学习、追赶国内一流交响乐团,按部就班常规发展那是不可能的,包头交响乐团给自己的定位是破除因循守旧、超常规发展。2015年12月,借鉴西方先进经验、依据交响乐团职业化发展的特点和规律率先在内蒙古推出音乐季,梁源自我加压、自任艺术总监。2015/2016音乐季凭借自身力量进行整体音乐策划、曲目策划和统筹演出。

  牛角小试、锋芒正劲。包头交响乐团2016/2017音乐季2016年10月启动,聘请北德国家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获得总统奖的美国耶鲁大学兼职教授、美籍华人胡咏言担任艺术总监,使乐团的正规化、职业化建设迈向一个更高层次。

  胡咏言担纲指挥的2016/2017音乐季,对包头交响乐团来说是一场高难度、高强度的技术大练兵。胡咏言、王琳琳、肖鸣、李海鹰、徐志廉、辛明德等6名指挥家指挥演奏了柴可夫斯基、莫扎特、海顿、德沃夏克等音乐大师的7部交响作品,与谭小棠、艾瑞克、董霏霏等15名演奏家同台献艺,从曲目数量、演奏难度、演出场次以及古典作品所占的比重都比第一个音乐季都有跨越性增长。在15场次、80首的曲目演奏中,不仅有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李斯特、勃姆拉斯等人的古典派、浪漫派的经典作品,同时也对米约、梅西安等现代派作曲家的作品进行了激情诠释。

  音乐季别出心裁的“导赏”环节,通过指挥对作曲家和作品的深入浅出的介绍,使这些作曲家和作品渐渐地走进人们的视野、生活和心灵,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音乐素质、欣赏水平和文明程度,越来越接近市委、政府通过普及高雅音乐提升城市文明程度的期许。包头民族艺术剧院党总支书记冯耿东说,从观众的着装就能看出市民素质的变化。起初,着装杂乱不整,现在每到演出,有西装方队、晚礼装方队和旗袍方队,观众阵容大为改观。不仅如此,还自发形成一个每场必看的“粉丝团队”,电力系统退休职工曲小红就是一个颇为典型的代表,不仅每场必看,而且还写了30多篇乐评,虽显稚嫩,但极为真诚。她在题为《爱上交响乐》的文章中写道:“中国第一位卡拉扬奖学金获得者杨力指挥的小施特劳斯的《蝙蝠序曲》、莫扎特的《第四十交响曲》、德沃夏克的《幽默曲》等平日闻所未闻的国外音乐曲目,听来每一曲都似曾相识,节奏明快热烈,充满激情,令人振奋,好像畅饮一杯杯烈酒,神清气爽,心情愉悦。”

  市民文明程度的提高折射出包头交响乐团整体素质的提高。2017年6月15日晚,既是指挥家又是小提琴家的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第一小提琴辛明峰,刚刚脱去被汗水浸透衬衣,就非常兴奋地对记者说:“如果你不知道包头交响乐团的历史,你根本不可能去想象他们只有两年的‘团龄’他们的理解能力、协作能力、跟进能力太强了,和他们合作太惬意了、太兴奋了,我真想对着草原大喊,包头交响乐团是内蒙古的骄傲!”

  闫丽娟是包头交响乐团的第一小提琴,2016年曾到中央音乐学院深造3个月,当她再度回到包头交响乐团时,第一感觉是跟不上乐团的步伐,演奏的曲目超出她的想象。她惊愕地自问,这儿是我的团我的同事吗?

  2017年7月23日,胡咏言指挥完2016/2017音乐季最后一场音乐会后心情特别复杂,既有对过去一年的深情回顾,也有对未来的向往与憧憬,他用音乐般的语调说:“包头交响乐团属于强行起飞,也有一飞冲天的可能。一年来,通过与具有世界影响的大师合作以及在国家大剧院和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同台演出,这个乐团对包头的宣传功不可没。好多城市都是通过交响乐在世界产生影响的,诸如克利夫兰、匹斯堡、辛辛那提、布莱梅、圣路易斯等,我也希望交响乐能使包头在世界有更大的影响。”

  “交响乐团和交响乐正在悄然影响、改变着人们的审美情趣和城市品位”,《我从草原来》曲作者、包头市音乐家协会主席王星铭如是说,“我们期望包头交响乐团拥有第三个以致更多的音乐季,让这匹‘交响黑马’在更为广阔的时空中奔跑!”(阿勒得尔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