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中新社记者就荒漠化防治和民生改善等内容进行采访。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近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中新社记者就荒漠化防治和民生改善等内容进行采访。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通过治理,大风天气减少了,风的力度减弱了,环境越来越优美了,这里也更加宜居了……”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水利局副局长杨永茂如是概述库布其沙漠的变化。这里是距离首都北京最近的沙漠,曾被认为是不可治理的“死亡之海”。

  库布其沙漠位于河套平原上黄河“几”字弯南岸,横跨鄂尔多斯市的杭锦旗、达拉特旗和准格尔旗等5个旗区,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内,当地将黄河凌汛水引入沙漠低洼地形成水面,改善沙漠生态环境,达到减轻防凌压力和治沙的双赢目的。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内,当地将黄河凌汛水引入沙漠低洼地形成水面,改善沙漠生态环境,达到减轻防凌压力和治沙的双赢目的。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生于1959年、执着于治沙的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这样描绘其记忆中儿时的家乡库布其:“黄沙滚滚,树木罕见,草原鲜有,飞鸟难越。吃饭碗里是沙,睡觉炕上是沙,出门嘴里是沙……”即便是当地沙漠技术研究人员“85后”袁勤,回忆童年时说,“空气中弥漫着黄土味,呛鼻子,齁嗓子”。

  东西走向的库布其沙漠阻隔了当地民众的“活路”,农畜产品运不出去,生活用品运不进来。根据官方资料,库布其沙漠一度每年向黄河岸边推进数十米、流入泥沙1.6亿吨,直接威胁着“塞外粮仓”河套平原和黄河安澜。

  1997年,杭锦旗政府联合企业、农牧民在沙漠上开建“穿沙公路”,拉开了库布其沙漠治理的序幕。翌年,全长115公里的穿沙公路三级沙石路面全面贯通。之后,当地民众与企业开始在这里栽树、种甘草……昔日黄沙漫漫的库布其,开始一点点出现绿色,直至连贯成今日的“绿色长廊”。

  鄂尔多斯市委书记牛俊雁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近30年来,当地官方综合施策推进荒漠化防治,库布其沙漠治理总面积达到6460平方公里,涵养水源240多亿立方米,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库布其沙漠逾三分之一的地方披上了绿装。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内的生态太阳能光伏光热治沙综合示范项目,可形成“板上发电、板下种植、板间养殖、治沙改土、产业扶贫、工业旅游”的立体化新型产业模式。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内的生态太阳能光伏光热治沙综合示范项目,可形成“板上发电、板下种植、板间养殖、治沙改土、产业扶贫、工业旅游”的立体化新型产业模式。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最初在沙漠中植树基本上是在烧钱,面对茫茫无际的沙漠,能不能看到绿色、看到效益,谁都没底。”在当地治沙近30年的沙漠治理技术专家韩美飞说,“从最初种10棵树只能活一棵,到现在利用气流植树法、螺旋钻植树法、无人机植树技术等,树木成活率逐步提高,沙漠越来越绿,来的人越来越多,当地农牧民不仅在这里开办农家饭馆,还搞起了旅游,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

  “现在,不仅风沙小了,而且腰包也鼓了……”记者在杭锦旗采访时遇到的当地农牧民杜振说,他和妻子一边种地一边在企业打工,收入令人满意,全家还从旧土房搬进了新建的楼房。

近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中新社记者采访当地治沙措施及其成效。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近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库布其沙漠,中新社记者采访当地治沙措施及其成效。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让杜振腰包鼓起来的,是亿利资源集团的光伏发电项目,“这项一年能收入5万元(人民币,下同),加上种地收入4万元,我们两人能挣9万多元。”杜振每天工作约9小时,主要是在距地面一层楼高的光伏板下面开展种植、养殖。

  亿利资源集团相关负责人贺鹏飞说,库布其沙漠太阳能资源丰富,全年平均有效光照时间达到3180小时以上。他们的光伏发电项目现已实现“板上发电、板下种植、板间养殖、治沙改土、产业扶贫、工业旅游”的“光伏+”立体化新型产业模式,帮助当地50多户贫困户逾150人实现了脱贫增收。

  据牛俊雁介绍,近年来,通过对库布其沙漠的生态修复与治理,已形成国家和地方各类工程多轮驱动促进沙区生态持续改善的局面。与此同时,库布其沙漠所属相关旗区政府也推行“掏钱买活树”的约束机制和“以补代造”“以奖代投”等激励机制,鼓励引导企业、农牧民通过承包、入股、租赁以及投工投劳等方式参与防沙治沙。

  2017年9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COP13)在鄂尔多斯召开。大会达成具有历史意义的成果《鄂尔多斯宣言》。宣言明确提出,推广政府、私营部门和当地社区三方合作模式,提供经济和生态服务,使企业和受土地退化和贫穷影响的当地农户能够分享成果。鄂尔多斯库布其的“沙漠绿色经济”就是此类合作的成果体现。

  据牛俊雁介绍,库布其沙漠“成为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并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为全球沙漠生态经济示范区,其治理模式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巴黎气候大会称之为‘中国样本’”。

  2007年迄今,这里已经举办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该论坛是全球唯一致力于推动世界荒漠化防治和绿色经济发展的大型国际论坛。2013年9月在纳米比亚召开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第十一次缔约方大会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被作为实现全球防治荒漠化公约战略目标的重要手段和平台写入了大会报告。2014年2月,中国批准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为国家机制性大型涉外论坛。

  中新社记者了解到,治沙的“库布其模式”已先后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科尔沁沙地、西藏那曲、张北坝上等生态脆弱地区,助力当地修复生态环境。

  王文彪在今年4月于北京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表示,乌兹别克斯坦和蒙古国方面已邀请亿利集团分别参与咸海和乌兰巴托的治理,“沙特阿拉伯的相关企业邀请我们联手在沙特阿拉伯进行规模达400公里的生态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