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子松顶着淡黄的花穗,油松伸出苍翠的枝条……初夏,登上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防沙治沙项目区的一个高台,远眺满目葱茏,一望无际的松林宛若起伏的绿海。台侧,“携手防治荒漠,共谋人类福祉”的标语清晰夺目。

  一阵微风吹过,耳畔响起阵阵松涛。“多好听!”在当地生活了60多年的退休干部刘和平拍了拍身边的松树,感慨地说,“现在不仅绿多了,而且常绿了,往前数十年,不敢想有这样的景象。”

  伊金霍洛旗位于毛乌素沙地边缘,因生态曾严重退化而“著称”。新中国成立之初,全旗沙化面积3000多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66%,森林覆盖率不足3%。

  “到处是黄沙地,很多地方沙丘多得就像沙漠,只零星地长着些蒿草和沙地柏,走上几里路也难看到一棵树。到了春天,三天两头刮沙子,打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有时候白天屋里也得点灯。”刘和平回忆说。

  为了生存发展,自上世纪70年代起,伊金霍洛旗历届旗委政府带领全旗人民大规模治沙造林,推进“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等重点生态工程建设。近年来,该旗更是树立生态优先原则,加快能源大旗的经济绿色转型,各项排放全面达标,全旗色调也逐渐由“黄”变“绿”,实现了“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成绩单是抢眼的:2018年底全旗森林面积增至2000多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到36.8%,沙化土地基本治理完毕,近几年仅零星出现过沙尘天气。2015年,伊金霍洛旗申报的内蒙古成吉思汗国家森林公园也已获准设立,成为国内少有的以沙地人工林为主体的国家级森林公园。

  然而,由于自然条件差,这里筑绿又面临树草选择少的窘境,保持四季见绿更是谈何容易。旗林业和草原局局长赵海录告诉记者,初期,治沙主要种植耐旱又好活的沙柳、羊柴、沙蒿等沙生灌木、蒿草;固沙取得成效后,开始种杨树、柳树等树种,由于气候干旱,一些长成了歪歪扭扭的“老头林”,冬天光秃秃,还带来飞絮等问题,观赏性也差。

  “过去缺绿缺怕了,号召种树只要能绿就行,哪还管是什么树。这些年沙固住了,林业科技水平不断提高,我们种树种草也能‘挑红拣绿’了,尽量找既能改善生态又有观赏性的品种。”赵海录说。

  从2009年起,该旗在多年驯化的基础上,探索栽种樟子松、油松等树种,现已成功改造林地50多万亩,既优化了林木结构、林地质量,又提高了经济价值和观赏性。

  不仅大规模治沙绿化有选择,置身旗府阿勒腾席热镇等多个苏木镇,街道绿化、小区美化甚至家庭盆花,都会看到新绿换旧绿的“升级”:

  换花——过去城镇里只少量种植了万年青、山杏、山桃,如今当地驯化培育了30多种耐旱耐寒花卉,牵牛、万寿菊、玉兰和碧桃、榆叶梅、木槿等花木交相辉映,艳丽多彩。

  换草——过去常见的是沙打旺、紫花苜蓿等固沙草,如今用景天、萱草、马鞭草等营造的一片片绿地,改善了人居环境,提升了城市品质。

  换树——早期,杨树、柳树、榆树、柠条等乡土树种是当家树种,近些年松树、桧柏、侧柏等四季常绿乔木渐成主力,金叶榆、海棠、太阳李、复叶槭等驯化的彩叶树种更成为“颜值担当”,让这里的四季色彩丰富,层次分明。

  “重要的是换思想!”伊金霍洛旗委书记王美斌说,“只有始终抓住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才能守住和扩大生态建设成果,为构筑北疆生态安全屏障贡献更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