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新闻>本地观察>正文

贫困家庭小雨怕来不及报答爸爸

A-A+2014年4月3日08:13呼和浩特晚报评论

□文/图 本报首席记者 何芳□文/图 本报首席记者 何芳

  3月27日12时许,记者从清水河县小庙子乡的主干道向北拐进一条深巷,沿着两侧都是垃圾的土路步行十几分钟,再经过一段石板路,走进用石头铺成的一个小院子。眼前,其中的两间破旧窑洞、一个摇摇欲坠的棚子就是小雨祖孙三人的家了。

  几根粗梁横竖构成支架,废木板和破油布搭成顶,大小不一的石板当围栏,这就是棚子的全部。杨和小家的十几只羊、生火做饭用的柴都在那里。在杨和小眼里,这些羊“很金贵”,因为那是他供女儿念书的收入来源。“雨雪天这棚子漏得厉害,怕羊挨淋闹病死了,我们得把它们拉进窑(洞)里一起住,已经习惯了。”杨和小告诉记者。

  窑洞的木门敞开着,杨和小说:“晌午了,让家里进点阳光、通通风。”记者进门时,他一边招呼我们,一边揭开锅盖端饭。一盆小米粥、几个发黄的馒头,早已放在炕角的一盘腌咸菜,便是一家三口的午饭。一位白发苍苍的孱弱老人斜躺在炕上睡觉,盖着破旧的被子,发出阵阵鼾声。她是杨和小的母亲牛在女,今年93岁,卧床不起已4个多月。

  一铺炕、一个灶台、一口水缸和红色的老式碗柜是外屋的全部摆设,穿过门洞就是小雨的屋子。尽管是正午,屋内的光线还是很暗。适应了一会儿,记者才慢慢看清。挂在屋里的一面红色旗子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的彩色物件,它的功能是将屋内空间分成两部分——只能容几个人落脚的砖地和堆放粮食、饲料等杂物的简易“凉房”。炕上靠东一侧放着一张废旧单人木床,上面堆满了衣服和破旧的被褥。西侧卷起的一床被子就是小雨的铺盖。每天放学后,小雨就坐在凳子上,把炕沿当书桌看书学习。

  弓着背的瘦弱老人杨和小,坐在灶台旁的小板凳上,身上的线衣已经泛黄。他手抖得厉害,不时两手用力一握,或者在腿上搓一搓。说话时,松动了的假牙上下打晃,还发出轻轻的“咯噔”声。见93岁的老母亲牛在女睡觉时露出了脚踝,杨和小起身走到炕沿边正要伸手,21岁的女儿小雨(化名)却先他一步给奶奶掖好了被子,杨和小一脸慈爱地看着她……

  1990年,一直没有成家的杨和小与一个外地女人搭伙过起了日子,女人带着个女儿,两人的生活清贫但平静。然而,一个小生命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1993年农历腊月二十七那天,杨和小像往常一样去山上捡柴火。忽然,山窝子里隐约传来一阵啼哭声。顺着声音走过去,只见一个纸箱里有个女婴在哭。包裹着孩子的破旧棉褥湿透了,已经被蹬开了,孩子身上冰凉,小脸冻得紫红紫红,身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碴子。“不知道她被放在那里多久了,我要是不管,她可能会被活活冻死。”见孩子可怜,杨和小连箱子一起抱了起来。“说也奇怪,我一抱起箱子,这孩子就不哭了,大概是注定和我投缘吧!”

  “里边没有任何关于孩子及其父母的信息,就连生辰八字都没有。我就把腊月二十七这天当成是她的生日,给她取名叫小雨。” 回忆起捡回小雨那天的情景,杨和小老人不时朝里屋看看,瘦削而苍老的脸上满是幸福和满足,“这孩子是老天爷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从不后悔捡回这个女儿”

  捡回小雨,自己当作宝,可是杨和小没想到,并不是每个人都欢迎她的到来。

  儿子捡回个小女孩,自己有了小孙女,当时已经72岁的牛在女很高兴。可是,与杨和小搭伙过日子的外地女人有些不愿意。在杨和小的开导下,女人没再说什么,杨和小以为她同意了,便躺下休息。

  深夜,一阵哭声将睡梦中的杨和小惊醒,牛在女也起了身。原来,外地女人在给小雨洗澡。牛在女过去伸手一摸,盆里是凉水,孩子被冰哭了。牛在女心疼孙女,让女人去睡觉,自己烧了水仔细给孩子洗了身体。

  渐渐地,杨和小和外地女人的分歧越来越明显。在小雨6岁那年,女人在一次回老家探亲后就没回来,最终与杨和小“散了伙”。从此以后,杨和小再没有和任何人搭过伙,他也不想再给任何人增添负担,只想默默地看着女儿长大。

  他说:“有女儿就够了,我很满足,也从不后悔捡回她。”

  与外地女人“散伙”后,牛在女、杨和小和小雨祖孙三代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得依旧清苦,但平静幸福。杨和小说:“家里就我一个劳力,上有老母、下有女儿,我必须尽最大的努力让她们过好一点的日子。别看我身材瘦小,以前可是个好劳力呢,农活不忙时,我还去工地上干点苦力活儿补贴家用。干活累了,只要回到家看到她们祖孙俩乐呵呵地在一起,好像帮我解乏了一样,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雨也很懂事、听话,对奶奶和爸爸都很孝顺。放学后总是早早回家,吃完饭就学习,很少出去和小伙伴们玩,也从不舍得乱花钱。“小雨从小就很懂得疼人,每次有好吃的总要喂到她奶奶和我的嘴里,非得我们先吃过她才肯吃。去年起,我的身体不行了,手抖得厉害。今年没工地敢收我,地也种不了,我就在家里照顾生病的老母亲,给小雨做做饭。4个多月前,老母亲卧床不起了。现在小雨已经上高三了,每周只有星期日下午休息,她写完作业就帮我分担家务,帮奶奶擦洗身体、换洗衣服。有这么个好女儿,我真的很欣慰。”

  举家搬到大后山

  家庭变故重返清水河

  端着粥碗,杨和小老人的手抖得厉害。喝一碗粥的工夫,老人多次换手。放下碗筷、坐在小板凳上,他打开了话匣子。

  1942年出生的杨和小是牛在女夫妇4个子女中的老大。早些年,一家人在清水河县小庙子乡小庙子村居住。1975年5月,全家6口搬到了地势较平、在当时农业经济比较发达的大后山。起初,一家人生活平静,妹妹和三弟都在后山成了家。可是没想到好景不长,这个家经历了连续的变故:妹妹因败血症去世,当时她的孩子刚出生50多天;几年后,妹夫在帮亲戚盖房时被倒下的墙砸死;他俩的孩子在11岁时被疯狗咬伤,最终也没能活下来……没多久,牛在女的丈夫也因肺心病离开了人世,时年68岁。

  举家迁移后山原本是为生活更好,却失去了4位至亲,对于牛在女而言,这样的痛苦回忆让她不堪承受,在后山一天都呆不下去了。于是,她决定折返清水河县小庙子乡居住。

  养父:“我担心这孩子孤单一人”

  上有卧病在床的93岁老母亲,下有21岁的女儿,杨和小全家的生活就靠他一个人的低保金维持。“那些钱连供小雨上学都不够,我就养了十几只羊,可是没钱买好的饲料,羊长得瘦,怕是卖不了几个钱。”

  “小雨这孩子自尊心强,学习很下功夫,但成绩中等。我希望她能考上大学,以后可以自食其力,不用再过这样的苦日子。”除了经济上的困难、小雨学习成绩的高低,杨和小说出了更深的担忧,“她奶奶93岁,我也已经72岁了,很想看着她以后成才、成家,不想错过她生活中的每一个重要时刻,可是现实情况是我们岁数大了、疾病缠身,有可能成为她的负担。有一天我们都走了,在这世上她就再没亲人了。这个可怜的孩子举目无亲,没有经济来源,她一个人可怎么办?想到这些,我常常担心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说到这里,杨和小哽咽了,低下头用手抹眼泪。

  对于养父的担忧,21岁的小雨是懂得的。记者面前的她,身穿清水河县普通高级中学的红色校服,扎着辫子,眼神有点怯怯的,这个平时总不吃早餐的女孩,看上去只有16、17岁。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爸爸捡回来的,我很幸运,遇见了善良的爸爸。要是没有他,很可能就没有我了。他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对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我,已经给了能给的全部。爸爸和奶奶很疼我,我很感谢他们。生活的担子全压在爸爸的身上,爸爸和奶奶多少年都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就是为了把钱省下来供我上学。爸爸让我只要好好学习就行,我也努力了,可是成绩一直不理想。我很愧疚,不想让爸爸伤心。我希望可以考个好一点的大学,早一点成才,好回报爸爸和奶奶的养育之恩。”想到奶奶的病情和爸爸的身体状况,小雨急出了眼泪。

  班主任任老师接手小雨所在的班级仅一年多。任老师对于小雨的印象是:“她是个善良、温顺的学生。个性不算突出,话不多,但不内向,比较乐观。她学习挺用功,成绩在班上算中等。”

  前不久任老师听说了小雨家里的情况,立即向学校领导及县教育部门作了反映。

  采访结束时,任老师通过本报为自己的学生发出了呼吁:“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可以和我们一起想办法,帮小雨和这个特殊的家庭一把,让小雨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安心备战高考。”(备注:为保护文中学生的隐私,为其化名小雨。)

  记者手记:

  捡柴时听到的一阵啼哭,杨和小与小雨从此结下了特殊的父女情缘。20年来,他用尽全部的爱将女儿抚养成人,女儿也给他带来不少欢乐。如今,雨雪天需要人羊混住的窘迫境遇中,因为有对方的陪伴,他们仍旧平静幸福。养父从不后悔捡回这个女儿,只担心有一天自己老去孩子会孤苦无依。女儿却为自己成绩不够优异而着急,生怕来不及报答养父的这份恩情……不是父女、胜似父女;没有血缘关系,这份情已浓得化也化不开。采访中,这一家人生活的状况让人担忧,记者更被这对特殊的父女深深打动。总有些东西比生活水平和学习成绩的高低更加弥足珍贵,比如善良和感恩。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