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时光,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永兴乡的村民们在屋外三三两两聊着闲天。北方的冬天,气温虽低,阳光却照的舒服。在村民刘爱女家的大门口,一头健硕的大黑牛慵懒的卧着,一动不动。

  几位年长的村民谈起刘爱女家的二儿子赵志红,仍难以接受他就是外界所说的“杀人狂魔”,称一个村里的,根本看不出来这孩子会出外“作害”。一位村民说,“赵志红话不多,对人很有礼貌。”

  从1996年开始,出生在永兴乡的年仅24岁的青年赵志红前后在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疯狂作案,盗窃,抢劫、强奸、杀人二十余起。在惨被赵志红奸杀的受害者中,年纪最幼的姑娘仅12岁。

  2005年10月,内蒙古“2·25”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嫌疑人赵志红被警方抓获。在赵志红自己交代的命案中,包括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织厂宿舍旁女厕内发生的强奸杀人案。而此时,曾被认定为该案凶手的呼和浩特市18岁青年呼格吉勒图已被执行死刑。

  2014年,“呼格吉勒图案”再审,内蒙古高院重判呼格吉勒图无罪,检察机关对赵志红“4·9”案追加起诉,如此重大事件引起社会公众的强烈关注,这也让该案“疑似真凶”赵志红,以及他曾出生、生活过的远在呼和浩特百里之外的永兴乡农民家庭被推到聚光灯下。

  作为母亲,刘爱女称对二儿子在“外面”干的事情毫不知情。直到儿子被捕,家里人才知道儿子犯了罪。

  在母亲眼里,小时候的赵志红除了性子有点倔,不爱干活,其他方面与家里的另外两个孩子并无二致。虽说他不爱主动交朋友,但念书时也总是和村里的小伙伴一同上学、放学,关系不错。

  念完初中,赵志红便没再继续上学。“后来给他娶了媳妇,他们两口子就离开村里,去了呼市,我听说他给人打零工,偶尔也回家来看看,从不和我们说他在外面的情况。他后来离婚,我当时都不知道。”对于赵志红的消息,刘爱女知道的很少。儿子为什么会杀了那么多人,走上犯罪的路,她更是无从明白。

  “他一个人犯了罪,有他承担责任,我们该咋过还得咋过。”刘爱女说着,长叹了口气。

  刘爱女家里的全家福照片里,家长坐前,两个儿子、儿媳与小女儿并肩站在身后。二十四五岁的赵志红站的笔直,看起来精神干练,他旁边的妻子亦外貌姣好,端庄伫立。

  如今,这个家里的人已不再是全家福里的样子。一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家里只剩两位老人生活。65岁的刘爱女仍种着15亩地用以维生,而赵志红的父亲今年已经75岁,身体时常抱恙,对儿子的事情始终不愿谈及。

  儿子出事后,刘爱女自称已经把他从家里除出去,当没这个人,“就像一股大风把他刮走了”。两位老人习惯了乡村里的清净,一生几乎没走出过凉城县的他们,只愿在这个家里“不想、不问”地简单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