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图片现场图片

  1996年,位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的苏北宿迁市政府计划建设一条南北走向的市府大道,但该市财政又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经过谈判,工程由严介和垫资5000万上马。由此开创了中国的“BT”模式。宿迁一役成功以后,严介和将BT模式迅速复制到全国其他地区,为此后大规模的中国城镇化建设开辟了一条中国特色之路,也使严介和有了“中国最大包工头”和“中国BT鼻祖”的称谓。

  所谓BT,即Build—Transfer,意为“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对于严介和及苏太华系来说,BT模式一路走来,并非坦途。

  从公开报道中了解到,2010年严介和提出“走进大西北地区,为兰州城市基础建设一揽子工程‘输血’助力”战略,太平洋建设进驻兰州。承建的“兰州新区”一炮打响,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头条,并晋升为继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重庆两江新区、浙江舟山群岛新区之后,国务院批复的第5个国家级新区,也成为西北地区第一个国家级新区。这为太平洋建设与兰州的持续合作奠定了基础,于是有了2012年以BT模式投资建设的兰州新城。这个项目总投资750亿,一期工程投资220亿,要推掉700多座荒山,号称“愚公移山”“推山造城”。

  正当工程热火朝天进行时,有人质疑“城市化冒进”和破坏环境,更有媒体怀疑由私企承建会有资金断裂之忧,以至于工程被一度叫停。

  严介和说,兰州新城是国家级“低丘缓坡沟壑等未利用地综合开发利用试验区”,移山造地是兰州“两山夹一河”地理环境下城市化建设的唯一出路。农民要进城,城市要扩大,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历史潮流。什么破坏环境,恰恰相反,我们进行的是开发性保护,保护性开发。要把兰州新城打造成为黄土高坡上一个拥有威尼斯水城风貌,城在山中,水在城中,山水绕城,城亲山水,有湖泊、有河流、有小溪、有沙滩、有湿地、有岛屿的山顶花园城市。

  严介和表示,苏太华系跟政府合作没有退出机制,20多年来,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不离不弃,一路相随;而我们现在的实力是当初能比的吗?何况私企的零内耗、零腐败、零亏损是国企能比的吗?

  2013年,国家审计署发布了地方政府债务审计结果,有人认为BT是导致地方债务的罪魁祸首。

  “对于BT,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有着“中国BT鼻祖”之称的严介和说, BT不仅不是地方债务的根源,而且是地方债务的解药,是城镇化基建投资最优模式,同时也是地方政府廉政与腐败的分水岭!他进而标榜,苏太华系的BT模式最阳光,成本最低、进度最快、效益最好!“现在有些地方债务的形成,大多源于政府在招投标过程中的形式主义应对官僚主义,由此滋生腐败而造成。政企不分,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能公平吗?基建领域理应放开市场竞争,政府公开招标。因为,自负盈亏的民营企业更加注重工程质量、控制成本效益,既能减少腐败,又能消除内耗,何乐而不为呢?

  质疑声中,严介和把目光投向“中国—南亚博览会”,在滇中产业新区专场签约活动中,27家企业共签约22个合作项目,苏太华系一举签约600亿订单,成为博览会上的最大赢家;加上在云南境内已有的投资建设项目,被媒体称为“民间投资大手笔”的严介和和苏太华系,在云南的投资规模达到800亿元之巨。

  严介和说,我不怕质疑,事实上我们需要这样的质疑。如果不去创新创造,不去顶住舆论的压力,又如何面对种种质疑呢?只要心地善良,有强烈的社会责任,为了自己的民族和国家,你管别人怎么说,义无反顾往前走。

  事实也正如此,当李克强总理提出“政府回购公共服务”,当财政部力推PPP公私合营模式之时,严介和说,从BT到PPP,虽然提法不同,但他看到了自己的坚持光明正大地走到阳光下,看到了基础设施建设的春天!

  至此,从BT到PPP,苏太华系以其“进度快、质量优、成本低”的比较优势,参与全国1000多座城市3000多个园区的投资建设,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将旗帜插遍除西藏之外的全国版图,形成以省会城市为中心、省辖市为重点的战略格局,从中国最大的基础设施运营商走向中国最大的城市运营商,同时走出国门,迎接海洋经济时代的到来。

  天堂般的内蒙古,史诗般的城镇化—苏太华系,人们有理由期待!(刘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