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记者在固阳县人民检察院了解到,因私自放69辆矿车过境,固阳县矿产经济发展局工作人员黄某受到了处理。

  6月1日,固阳县人民检察院接到举报,固阳县矿产经济发展局某检查站私放拉矿车辆出境。固阳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经调查发现,5月22日,该检查站私放拉精料的过境车辆32辆、2563.795吨;5月23日,私放拉精料的过境车辆37辆,其中29辆、2298.04吨为个人贩运。

  据了解,私放矿车出境是由于工作人员疏忽大意,对司机出示的磅单等手续未认真审查就放行车辆,致使矿产资源流失。随即,检察机关下发了检察建议,要求依法对该检查站值班人员进行行政处理,并按规定挽回经济损失;对个人贩运精料数量进行税费追缴处理。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矿管站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或者接受行贿人请托私放车辆的情况时有发生。仅2014年,固阳县法院就分别对4名工作人员以受贿罪作出刑期不等的有罪判决。当时,涉案人员张某担任固阳县边墙壕矿管站站长,白某、金某、马某担任边墙壕矿管站站员。2013年9月至2013年10月期间,张某接受行贿人请托,伙同白某、金某、马某利用职权为行贿人空车套票,谋取不正当利益。仅一个月时间,张某就收受行贿人9万元钱款,并分给金某1.2万元,白某、马某各7000元。

  7月23日,记者在固阳县人民检察院了解到,因私自放69辆矿车过境,固阳县矿产经济发展局工作人员黄某受到了处理。

  6月1日,固阳县人民检察院接到举报,固阳县矿产经济发展局某检查站私放拉矿车辆出境。固阳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经调查发现,5月22日,该检查站私放拉精料的过境车辆32辆、2563.795吨;5月23日,私放拉精料的过境车辆37辆,其中29辆、2298.04吨为个人贩运。

  据了解,私放矿车出境是由于工作人员疏忽大意,对司机出示的磅单等手续未认真审查就放行车辆,致使矿产资源流失。随即,检察机关下发了检察建议,要求依法对该检查站值班人员进行行政处理,并按规定挽回经济损失;对个人贩运精料数量进行税费追缴处理。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矿管站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或者接受行贿人请托私放车辆的情况时有发生。仅2014年,固阳县法院就分别对4名工作人员以受贿罪作出刑期不等的有罪判决。当时,涉案人员张某担任固阳县边墙壕矿管站站长,白某、金某、马某担任边墙壕矿管站站员。2013年9月至2013年10月期间,张某接受行贿人请托,伙同白某、金某、马某利用职权为行贿人空车套票,谋取不正当利益。仅一个月时间,张某就收受行贿人9万元钱款,并分给金某1.2万元,白某、马某各7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