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随着中央环保督察组披露问题和央视的曝光,甘肃省张掖、武威、金昌3市及肃南、甘州、永昌、天祝4县(区)内祁连山生态破坏问题呈现在公众面前。社会期盼给祁连山减负,恢复昔日容颜。

  张掖市6个县(区)和53个部门立下“军令状”,所有问题逐一建立台账,由市县两级干部包抓整改一项,验收一项,销号一项;市组织三轮直赴所有现场的明察和不定时的暗访,发现工作不力立即追责。截至4月21日,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张掖段179项问题(其中属于农业部中农发山丹马场8项),由张掖市负责整改的171项已完成整改140项,整改率81.9%,其中环境保护部约谈的45个项目完成整改39项,整改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矿山探采全部关停,水电设施规范运行,核心区、缓冲区已无任何经营性项目,张掖市主要领导称,祁连山迎来历史上最为平静的时期。

  水电站

  下泄生态水不再随心所欲

  沿黑水河大峡谷蜿蜒而上,甘肃电投河西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龙首二级水电站映入眼帘,两道白色飞练顺着泄水大坝飞流直下,跌入大峡谷。阵阵涛声为黑水河大峡谷带来勃勃生机。

  黑水河龙首二级水电站和小孤山水电站下泄生态用水量不足、发电高峰期甚至存在完全断流的问题是中央环保督察和媒体曝光的突出问题。

  “关闭闸门就是断了黑水河的血脉,以前不懂啊!”甘肃电投河西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雷江逵对以往生态泄水问题上的认识不足深表自责。雷江逵说,如今(水电站)从技术上把生态泄水的问题彻底解决掉了。其公司旗下黑水河大峡谷里的4家水电站统一标准,设置了三道技术门槛,确保按要求足量下泄生态基流。一是安装红外线视频监控设施,二是在泄水闸门底部安装垫块杜绝闸门完全关闭,三是安装流量计。

  甘州区石庙二级水电站生活垃圾、生活污水处理处置设施一应俱全,危险废物管理井然有序。提起总经理因祁连山生态问题被拘留的事情,负责人高文军悔不当初。“深刻反思、吸取教训、迅速行动、立行立改”的条幅总结了这家企业近日来在环保问题上的深刻蜕变。

  据了解,张掖对保护区内31个水利水电项目进行了全面治理、环境修复,垃圾清运、污水处理等设施配套到位。18座水电站全部安装生态流量下泄视频监控设备,24小时不间断记录监控,并建立了环保、水务部门定期巡查制度。

  至此,祁连山保护区里,水电站下泄生态水不能再随心所欲,生活垃圾、生活污水和危险废物也都有严格的标准和管控措施了。

  矿山

  关闭退出是治本之策

  到达甘肃锦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海潮坝石灰石矿关闭拆除现场,要经过一段近1小时车程的颠簸路段,这个矿点位于民乐县海潮坝林区海拔2820米处。工地上数辆挖土机、翻斗车正在紧张施工中,上千株松树苗等候着被栽植在即将平整好的矿点上。

  锦世化工工程部部长姚文茂介绍,这一矿点的修复面积是11400平方米,修复需要2000多方土,这些土是从距此70公里外运来的,土壤搅拌了牛粪,提高土壤肥力,保证高海拔处栽种植被的成活率。修复所需资金粗算在900万元。

  矿山探采是祁连山生态的硬伤。经过多年的持续整治,张掖境内祁连山区的矿山探采已从最高峰时的770多家下降到117家。2015年环境保护部约谈后,张掖将经过三轮拉网式排查清理出矿山探采项目117项(探矿59项;采矿58项,其中无主矿7项)进行集中整治,2015年年底前,117项中有114项处于停工停产状态,中央环保督察后仅有的3个采矿项目也全面停产。今年以来,张掖重点开展关闭退出和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到4月21日,已全面完成整治任务的达93项,其中矿证到期的40个项目已关闭退出并拆除了所有生活设施,27个矿山完成了环境恢复治理,16项矿证未到期的矿权全部冻结。目前,祁连山保护区张掖境内已无矿山探采活动。

  “没有矿山的关闭退出,祁连山是保护不好的,开矿挖山体对祁连山是硬伤,开矿是一个点,但围绕开矿会形成系统性破坏。” 张掖市市长黄泽元说,“矿山关闭退出是治本之策,对地方是伤筋动骨之举。”

  张掖市从严格执法,合理的补偿,做好耐心细致的教育引导和矛盾化解3个操作层面上生成解决矛盾问题的组合拳,确保矿山关闭退出不留后患。

  农牧业

  核心区内农牧民全搬迁

  矿山关闭退出是保护区内工业的治本之策,核心区农牧民搬迁就是农牧业的治本之策。

  肃南县马蹄乡小寺儿村,44岁的金德富于2011年告别了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住上了游牧民集中定居点100多平方米的房子。从“草哪里放、羊哪里喂、马哪里栓、粮哪里存”到如今拥有20座棚圈养着600只羊,金德富经历了生产、生活方式上的大改变。

  黄泽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羊单位需要0.4吨草料,目前张掖市的超载量是20万个羊单位,需要8万吨饲草料。而张掖农区有350万吨秸秆,现在仅转化了150万吨,再转化50万吨就可解决所有的草料需求。

  和金德福一家一样,肃南县18个牧民定居点的数千户农牧民通过生活方式转变带动生产方式转型,继而又带动着生活方式的转变。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祁连山核心区、缓冲区内人为活动对生态的破坏,张掖市启动了农牧民异地搬迁工作,目前入户摸底调查工作已完成,搬迁方案已制定,包括生态补偿、牧民安置、舍饲建设在内的各项工作已全面展开。今年年内核心区范围内149户、484名农牧民将率先全部迁出。据了解,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划设后,经过生态搬迁、牧民定居工程,张掖市境内核心区、缓冲区范围内的牧民已从1.8万多人下降到2213人。

  黄泽元说,要让群众守着良好的生态过富裕的日子。除了转变生产生活方式,还要大力转变资源开发利用的模式,主要从降低对自然资源的依赖,大力发展旅游文化产业,走循环经济的路子,提高资源使用的效率,减轻对自然资源的依赖。

  旅游景区

  核心区缓冲区项目实现了全关闭

  核心区、缓冲区是祁连山生态保护的重中之重,但由于保护区规划屡次调整,致使一些旅游、水电及生活设施进入保护区。为了更好地保护祁连山生态,张掖对保护区内所有旅游设施均进行停业整顿。位于核心区、缓冲区内的海潮坝旅游景区彻底关闭退出,七一冰川接待站已拆除了所有临时建筑,并对景区周边进行了恢复。位于缓冲区的寺大隆二级电站全面停工停产,肃南县已作出关闭退出决定,待解决债务等法律纠纷后彻底退出。经过整治,实现了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范围内无任何生产经营活动的历史性目标。

  与此同时,一项总投资52.6亿元的祁连山(黑河流域)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项目已经全面启动,2017年计划实施的矿山环境恢复治理、水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草原生态恢复等9大类57项、17.5亿元投资的项目正在进行方案论证等前期工作,森林植被恢复等项目已经启动实施。黄泽元表示,这项有史以来投资规模最大的生态保护项目将使祁连山焕发新的容颜。(中国环境报记者吴玉萍)

  来源:中国环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