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八大以来,乘着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东风,以公正为目标的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改革难度大、任务重,涉及人员多、影响面广,我区法院系统做出了一系列积极的探索和实践。本客户端从今日起推出《扬帆破浪行。司改进行时》系列报道,反映我区司法体制改革的成效。

  作为第二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2015年7月,我区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四项改革内容中最受人关注的便是司法人员分类管理这一项,因其对司法人员的利益格局重新“洗牌”,被称为最艰难的改革。

(2016年8月27日,全区法院系统举行员额制法官入额考试。)(2016年8月27日,全区法院系统举行员额制法官入额考试。)  

  最艰难的改革难在哪?

  让“能者上、庸者下”,触动利益的改革最艰难

  法官员额制,被认为是一项动法官“奶酪”的改革,被认为是司改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重新确立各类人员比例,要当法官,需竞争入额,这就是系统内部的一次重新洗牌。

  根据中央有关部门的要求,改革后,法官员额比例应控制在中央政法专项编制39%以内,这就意味着相当一部分原来的法官将失去审判资格,只能在法院中从事审判辅助工作和司法行政工作。“员额制改革对法官来说,会触动他们的利益格局,所以改革起来是最难的。”自治区高院政治处副处长徐延成这样评价员额制改革。

  根据改革内容,在中央规定39%的员额比例内,自治区法院系统又核定了自治区、盟市、旗县(市区)三级法院入额,比例分别为34%、36%、40%。2016年4月,我区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地区赤峰和包头率先进行了首批法官入额考试,考试分为笔试和面试两个环节,考试内容紧贴审判实务,以办案能力为重点,全面考察参考人员分析案件事实、归纳争议焦点、正确适用法律、制作法律文书等实际能力,笔试结束后,各院还将围绕政治品质和职业操守、专业素质与办案实绩、纪律作风、廉政情况开展入额考核。2016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法官遴选委员会对包头市、赤峰市24家法院首批拟入额法官进行审议,两地共有901名法官成为我区法院系统的受聘入额法官。在试点法院法官入额考试的成功基础上,2016年8月,自治区法院系统举行了员额制法官入额考试,全区中基层院近3500名法官参加笔试。目前,全区各级法院已经完成了首批入额法官的选任工作,法官人数从原来的6129人缩减到3933人。

(2017年1月10日,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156名入额法官进行宣誓。)(2017年1月10日,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156名入额法官进行宣誓。)

  “经过入额考试的选拔,能真正让素质高的人进入员额,让高素质的人在一线办案,这样有利于审判质效的提升。”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院副院长王玲这样认为。

  改革改变了什么?

  把减法变加法,倒逼办案人员增强责任心

  刘海荣,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经过层层选拔,2016年年底,这位“80后”女法官顺利进入员额。

  “现在跟以前非常不一样,以前案件的判决由院庭长签发,压力比较小,可以稍微有些松懈,现在可不行了,我必须独立裁判案件、独立写判决,虽然压力大了,但是也是我们学法律的人所追求的”。刘海荣笑着拍了拍放在办公桌上的一摞卷宗说:“现在每一本卷宗我都会反复看四五遍以上。”她认为现在这样的办案模式提高了法官的责任心。

  长期以来,法院系统存在“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问题,改革后,入额法官作为主审法官拥有独立的审判权,主审法官有权单独签发包括判决书在内的各种法律文书,无须再向庭长、主管院长汇报。

  “法官真正能做到‘我的案件我做主’,但是责任制也像‘紧箍咒’,时刻督促着自己,办每件案子都要更细致。”包头市九原区人民法院哈林格尔法庭庭长焦敏说。

  表面上,和过去相比,法官员额制改革对进入法官员额的人数作了一个“减法”,具有法官资格的人数减少了,但是增强了办案法官的责任心,进而促进了审判质效和司法的公信力的提升,完美地做到了从“减法”到“加法”的转变。

  链接:

  2014年7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提出建立法官员额制,将法院人员分为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类人员三类,根据法院辖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和案件数量等确定法官员额数量,对法官在编制范围内进行员额管理。

  ( 内蒙古客户端记者:白丹 编辑:杨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