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头琴、皮雕、古代的盔甲……这些东西相信大多数人并不陌生,但工匠是怎么做出这些传统的手工艺作品的?相信这个问题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富有文化气息的传统手工艺,随着时代的变迁,正在消失,或已经消亡。

  但在呼和浩特,却有这样一群人,或为了梦想,或为了喜好,或为了传承,用匠人精神传承着老一辈人留下的这些老手工艺。

  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连日来走访了部分匠人,充分感受到了传统文化的魅力,也被这些为了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注入匠人精神的手工艺人所感动。

  马头琴制作师高金柱的“独门秘笈”

  在呼市玉泉区大盛魁文创园北区的一家民族乐器店内,墙上挂满了马头琴,每一把马头琴都是由高金柱亲手制作。

  马头琴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在中国和世界乐器家族中占有一席之地。制作一把传统手工的马头琴,从选木料到设计绘图,从锯木到精工雕琢,从上色到不断调音,往往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有的可能时间更长。

  出生于兴安盟乌兰浩特市的马头琴制作师高金柱指着这些马头琴说,马头琴由共鸣箱、琴头、琴杆、弦轴、琴码、琴弦和琴弓构成。树木的材质、年轮的疏密、琴箱的厚薄等都会对琴音产生影响。

  高金柱从小就喜欢研究雕刻,凭着这份执着,2001年,他毅然告别故乡,独自一人踏上漂泊摸索的征途来到呼和浩特,从一个蒙餐厨师走上了雕刻的道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齐·宝力高演奏的《万马奔腾》,觉得这个乐器非常了不起,就决定自己摸索学习制作马头琴,就这样一直做了17年。如今,高金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制作的马头琴远销到美国、俄罗斯、蒙古国、日本、韩国等。

  高金柱说,马头琴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的声音能把心抓住,把灵魂勾出来,有它的个性和特色,他觉得自己命中注定就是制作马头琴的人,会把马头琴文化传承下去。

  盔甲复原团队4名哈萨克族青年“还原历史”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古诗词中,关于战争的描述,很多都与甲衣有关。

  在呼市玉泉区大盛魁文创园北区,有4位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90后青年,个性独特的他们做起了和别人不同的事情——盔甲武备复原。

  卡尔、荷兰、小特、卡斯他们正在复原着一套盔甲,4个人分工协作,一般情况下,一套盔甲的完成需要一周左右。

  他们与盔甲结缘,缘于他们的朋友叶斯泰。2010年,叶斯泰在北京开始从事盔甲复原,他们有时间总是参与进来。2015年,卡尔等4人进驻呼和浩特大盛魁文创园区,有了一个更大的创作工作室。

  工作室成立5年多来,他们成功复原了许多套盔甲,包括蒙古帝国黑色铁扎甲、元明铁扎甲、哈萨克板链甲、清代布面铁甲、藏族锁子甲等。这些年来,他们坚持自己的创作理念,那就是“以空间的模仿完成对时间的复原”。

  队长卡尔说:“我们应当用我们创造的古代甲胄武备,把那些穿着他们模仿祖先的人们带回到过去,这便是‘以空间的模仿完成对时间的复原’的含义。”

  因为梦想,他们将古代的盔甲复原,历尽火焰与铁锤的锻炼,他们“还原”了维吾尔古拉姆近卫军、蒙古帝国战士、哈萨克轻骑兵……就像他们自己说的:希望将这种非常小众的文化做到极致,每一副盔甲,都驻守着一座坚毅的灵魂。

  皮雕制作师莫日根的皮雕艺术

  10年的皮雕艺术研究,让莫日根把每一件作品视为生命。

  莫日根的童年,生活在通辽市库伦旗,家中马背上的马鞍,是他对皮雕最早的记忆。

  大二那年,一次在学校参观皮雕展的经历,让莫日根对皮雕艺术有了兴趣,并开始学习皮雕。

  栩栩如生的马头浮雕画,威武的战士模型……墙上的一幅马头浮雕是莫日根最喜欢的作品,名叫《魂》。蒙古族是马背上的民族,这幅画的灵感来源于草原。作品以马为主要元素,工艺的特点是浮雕里面是空的,按照皮子的伸缩性来凸显它的浮雕工艺。好多皮画想要做出立体感,需要在浮雕下面放置填充物,不用填充物体现立体感,这个难度是比较大的,这种工艺属于高浮雕。

  皮雕艺术是蒙古族独特的文化艺术表现形式。莫日根说,因为皮子本身是平常的,需要通过手法和制作工艺将皮子提起来8到10公分,才能很好地塑造立体感。这个工艺非常复杂,一个人制作一幅画要10到15天。

  莫日根认为,古老的手法是值得传承的,在前人智慧的基础上改进创新,制作皮雕不能忘了本,忘了传统就失去了它的味道、失去了它的灵感。

  莫日根说,他要将蒙古族的皮具文化传承好,要让更多的人关注内蒙古,关注内蒙古的文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