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俊九在药材种植基地查看收成。 本报记者 巴依斯古楞 摄韩俊九在药材种植基地查看收成。 本报记者 巴依斯古楞 摄

  5月6日晚9点,夜幕笼罩大地,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宝昌镇边墙村村委会周边一片沉寂。

  边墙村第一书记韩俊九的宿舍里灯红通明。驻村工作队的3名队员正和村干部们商量着第二天的工作安排。

  白天盯项目,晚上忙入户,然后几个人再坐下来解决问题,这是韩俊九固定的驻村工作模式。

  自2014年到边墙村驻村,没人记得清大伙儿在韩俊九的宿舍里开了多少次会了,但村民们都明白,只要深夜这里灯火通明,第二天准有很多活儿要干。

  一边开会,一边干。干着干着,村里就发生了变化,就有了现在的新边墙……

  帮钱帮物不如帮建一个好支部

  到过边墙村的人都知道,这里有对儿战斗能力超强的“黄金搭档”。

  村党支部书记董斌山大学毕业后就回到村里创办合作社,带领村民共同致富。村委会主任王文成则是从这片土地走出的农民企业家,在外闯荡多年后在村里办了几家合作社,为村里的脱贫攻坚、村容村貌的改变立下了汗马功劳。

  村里能有这样两个致富能手搭班,还得追溯到2012年。当时的边墙村是全旗倒数的贫困村,远近闻名的“后进村”。嘎查村“两委”换届中,作为旗委组织部分管基层党建工作的副部长韩俊九和多位同事们充分认识到“群雁高飞头雁领”的道理,便多次找到还在外承包工程的王文成,希望他能回到家乡,带领村民们干出一番事业。

  一开始王文成的态度非常坚决,以年龄大了为由,再三推辞。“当时,韩部长他们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让我把这个担子挑下来。最终还是被他们的诚恳打动,实在不好意思推脱,我就答应干一届。就这样,被他们赶鸭子上架,当起了这个村官。”王文成回忆说。

  2014年,作为驻村工作队的队长,韩俊九自己来到了边墙村。王文成的工作也越干越起劲。在第二年的换届选举中,王文成忘了当时只干一届的“诺言”,继续担任了村主任。“一个国家干部都能沉下身子,真心实意帮助我们,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边墙人,我还有什么理由和韩部长讨价还价呀?”王文成话语中满是真诚。

  2016年,韩俊九成为边墙村的第一书记。对于如何协调第一书记和村两委班子之间的关系,他深有感触。“驻村干部决不能摆架子,更多的时候,要发挥自身优势,为他们打好下手。只能和‘两委’班子齐心协力,要拧成一股绳,劲儿往一处使,当好他们的得力助手。”

  作为一名组织工作干部,韩俊九更注重发挥党建促脱贫的作用,重视把致富能手吸纳到党组织,把党员们培养成致富能手的双向培养基层党建人才的机制,加快脱贫攻坚的进程。

  如今,在韩俊九的努力下,边墙村几乎所有的致富能手都成为了党员,不仅为基层党组织输入了新鲜血液,更是让其战斗堡垒作用更加凸显。

  党建加脱贫攻坚,边墙村在短短几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落后的贫困村一跃成为全旗排得上名次的进步村,人均收入从2012年不足2000元,增长到2017年的1.7万元;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从2014年的164户锐减到现在的5户(5户贫困户全部无劳动能力)。

  眼下,又快到了嘎查村“两委”班子换届的时间。当太仆寺旗不少村庄因物色不到合适的人选而犯愁的时候,边墙村的一切都井井有条。“只要村民需要,我还是要接着干,一定把我们村儿带向全面小康。”今年已64岁的王文成信心满满地如是表示。

  住在村里才能走进老百姓心里

  边墙村距宝昌镇驻地只有7公里。这点距离,对于有一手驾车好技艺的韩俊九来说算不上远。

  按理说,每天在村里忙碌完,韩俊九都能赶回镇上的家里睡个安稳觉。可韩俊九却没这么做。用他的话说,驻村就要有驻村的样子,必须要沉下来、深下去。“每天早晨来了,晚上就回去了,村民永远会觉得你来这里只是上下班而已。只有做到和他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才能走进老百姓心里,他们才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家里人,才会掏心窝子地和你称兄道弟,说出真心话。”韩俊九说。

  在脱贫户高瑞荣家里,韩俊九的这席话得到了印证。当韩俊九带着记者一行到她家里时,高瑞荣远远地听到韩俊九的说话声,便早早地在家门口等待。“韩部长,赶紧进来喝口热茶,歇一歇再走。”虽然记者一行人被66岁的高瑞荣老人“无视”,但我们却为驻村干部和村民之间的亲密关系深深打动。

  “哎呀,跟您说了多少次啊,叫我小韩就行,您就是改不了口。”韩俊九和高瑞荣老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嘘寒问暖。待采访结束时,高瑞荣老人又单独叫住了韩俊九,说:“看样子你今晚还是在村里住,要是没啥事,晚上来家里吃饭吧。”

  驻村干部光身到远远不够,还得必须做到心到责任到。只有这样,才能被村民视为家里人和知心人。

  “当好一名驻村干部,必须把握好天时地利人和。天时说的是现在这么好的政策环境,地利说的是我们边墙村的自然环境和区位优势。不过光有这两项还远远不够,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人和,人要不和就等同于一盘散沙,最终一事无成。人怎样才算和?这就需要我们驻村干部身到、心到,还得责任到,发挥好催化剂的作用。”韩俊九如是说。

  在边墙村,人和最直接体现在上访群体的减少上。过去,边墙村一贫如洗,村里矛盾多,村民上访率很高。现在,村民团结在“两委”周围一心谋发展,一年下来也没有一次上访。

  边墙村的变化不仅表现在村民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更体现在村民精气神的变化上。

  “人人忙着干活儿,忙着挣钱,谁还有时间去上访呀?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呢!”村民杨金华打趣地说。

  韩俊九认为,在国家脱贫攻坚战的整体布局中,“精准”是最具分量的词汇,因此为老百姓讲解政策也需要精准。他只要有时间,就会拎着个黑色金属水杯,反反复复地挨家挨户入户,为村民们传达最新的政策。家里有孩子的贫困户,他就把侧重点放在教育扶贫政策的解读上,家里要是有老人,他就会重点讲健康扶贫……时间长了,韩俊九便成为了村民们的免费顾问,谁家有个事儿,第一想到的绝对是这位平易近人又耐心细致的第一书记。

  边干边强 把边墙快步打造成小康村

  边墙村因横跨境内的金界壕而得名。

  但边墙村一度是贫困和落后的代名词。

  自从韩俊九到边墙村驻村以来,就立志要把这里变成富裕文明的美丽乡村。为此,他团结带领村里”两委“班子,大力发展产业,让贫困户不仅从产业中收益,还为他们提供就业岗位,有效拉动了内生动力。

  边墙村临近公路,交通优势明显。韩俊九和村“两委”班子立足实际,把产业脱贫作为边墙村脱贫的主要模式。

  驻村工作队和村干部跑项目、拉投资,先后在村里建起了育苗基地、蔬菜种植基地,养殖场、药材种植基地,分别成立了养殖合作社、林苗合作社、蔬菜合作社、中草药种植合作社等多个合作社,帮助贫困户把土地流转出去,让他们入股享受分红,同时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到各个合作社中打工。这样一来,贫困户就有了3份收入。韩俊九还和村“两委”把村里的党员调动起来,让每名党员对接1名贫困户。有了产业,有了合作社,村子里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

  作为一名驻村干部,韩俊九还把自己多年的人脉关系搬到了边墙村的脱贫攻坚中。村里很多项目因频繁停电而误工时,他直接找供电局,维修线路;为了解决湿地保护问题,他找水利局要项目;为了搞园林绿化,他找林业局,协调运来大苗……有学生过年看望韩俊九时,他摆起了当年当老师的“架子”,下“死命令”,把学生的项目直接落户在边墙村。“京东云仓”就是这样招来的项目,在短短3个月内,边墙村“京东云仓”完成了50多万元的业绩,为边墙村又打开了一道电商创收的平台。

  土路、土房、土墙,转一圈儿满脚泥,这是曾经的边墙村。

  两综二十二横水泥路通到家门口,家家住在砖瓦房里,休闲有小广场,健身有木栈道,如今的边墙村到处洋溢着幸福。边墙村貌悄然蜕变,找上门来的项目也多了起来。

  “你们来采访,我真是打心底高兴。通过宣传,我们的知名度又能提高了,来旅游的游客自然也就多了。当旅游业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我们最担心的返贫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韩俊九说,他和搭档们又为边墙村量身定做了一套后续发展规划,计划利用距首都北京只有3个多小时车程的有利条件,发展旅游业。为此,他们多次到北京,找企业、做对接,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

  在韩俊九的远景规划中,到2020年,边墙村的人均收入将会达到2万元,村里的集体经济收入达到100万元,全村实现脱贫致富的基础上,真正迈入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