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原油国际货物联运列车抵达二连国际口岸站俄罗斯原油国际货物联运列车抵达二连国际口岸站
2016年7月27日,包头-阿斯塔纳班列首发2016年7月27日,包头-阿斯塔纳班列首发
动车4S店:呼和浩特动车运用所动车4S店:呼和浩特动车运用所
草原“动姐”草原“动姐”

  文·摄影/本报记者  查  娜

  改革开放40年来,内蒙古的铁路运输从“勒勒车”的速度迈入高铁时代。如今,全区铁路运营里程达1.37万公里、位居全国省区市第一,与周边8个省区连通,对俄蒙的11个陆路口岸中已有5个通达铁路,初步形成了连接“三北”,四通八达的铁路运输网络。铁路的飞速发展,实实在在地让人们感受到了出行的便捷,缩短了地区间的距离,助力经济腾飞。

  出行越来越便捷

  12月11日22:58分,K2012次列车停靠在西乌旗站,30多名乘客在深夜的寒风中匆匆走上列车,车厢内温暖安静,很快乘客们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列车到达呼和浩特站。乘坐这趟列车的牧民温都苏告诉记者,自从旗里通了火车,牧民们出行越来越方便了,不管是去盟里还是去首府,都快了很多。以前,冬天开车跑长途是个特别让人担心的事情,通了火车,既舒服又便宜,还安全省时,火车逐渐成为人们外出的首选。2015年7月1日,锡乌铁路开行首趟草原旅游列车,标志着锡乌铁路正式开通运行,结束了西乌旗不通火车的历史。

  改革开放40年来,铁路在群众出行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内蒙古迎来了高铁时代,但穿越农村牧区的“小慢车”也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穿梭在集宁南站和通辽站间的6041/6040、6039/6042次旅客列车是集通线上烧燃煤锅炉取暖和供水的旅客列车,单程沿途停靠34个车站,运行时间近25个小时。这趟车上每个班组都配备了蒙古族列车员。冬季遇到大雪封堵草原上的公路,这趟“慢火车”就成了沿线农牧民唯一的交通工具。开行22年来,这趟列车凭借低廉的票价和众多的停靠站,方便了沿线农牧民,被亲切地称为“便民巴士”。同样运行在二连站和呼和浩特站之间的6858/6855、6856/6857次旅客列车,穿越内蒙古6个贫困旗县,是票价低、站站停、速度慢的“慢火车”,已经成为当地农牧民出门的重要交通工具。铁路交通越来越多样的选择,使人们出行更加便捷高效。

  助力经济发展的“黄金口岸”

  12月13日16点55分,1287次中欧班列(天津新港至俄罗斯沃耳西诺),满载着日用百货、服装鞋帽、电子产品等货物,从二连站出境,标志着二连铁路口岸出入境中欧班列突破1000列。二连铁路口岸承担着中蒙贸易70%以上的运输任务和中俄、中欧贸易转关跨境运输任务。截至12月13日,二连铁路口岸2018年出入境中欧班列达到1000列,较2017年全年开行579列,增加421列,增长约72%。

  无论何时,位于祖国北部边陲的二连站,永远是一派繁忙景象。如今,这里是内蒙古重要的口岸城市。铁路运输在口岸经济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二连浩特市被称为“火车拉出来的城市”。二连站是中国、蒙古国、俄罗斯商贸往来的“黄金口岸”,中国向北开放的最前沿阵地,也是集(宁)二(连浩特)国际铁路干线的终点站及通往蒙古国的重要铁路口岸。

  改革开放40年来二连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984年,二连站进行改扩建及新建工程,整体能力较60年代提高两倍多。2003年6月24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批准二连站扩能改造工程计划。2012年二连站成为第一个口岸核心能力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标准的铁路口岸站。2014年6月5日国务院批准设立二连浩特重点开发开放实验区,二连站迎来了新的机遇,当年进出口运量实现897万吨。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二连国际口岸站进出口量不断攀升:2017年突破千万吨大关,进出口运量完成1122.1万吨,同比增长16%;中欧班列570列,刷新历史纪录。今年截至7月31日完成运量521.07万吨,过境中欧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发运货物共计超8万标准箱。二连国际口岸站不断挖掘国际通道的运输潜能,最大限度编组6000吨重车,强化宽轨接运能力,增加口岸进出口运量,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上展示新作为。二连站这个内蒙古的“黄金口岸”,正成为助力地域经济发展的强劲引擎和“一带一路”上的新节点。

  四通八达的铁路网络

  改革开放初期,内蒙古自治区铁路里程仅为3803公里,占全国铁路运营里程7.3%,面积118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面积的12.3%,人均铁路里程0.21米。铁路设备设施落后、运输能力差。对于南北相距1800公里、东西相距2400公里的内蒙古区域版图来说,成为严重制约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

  改革开放的号角在内蒙古大草原响起时,铁路建设的轰鸣声也一波强过一波。1979年,海拉尔至伊敏的海伊铁路建成,成为沟通呼伦贝尔盟到兴安盟的直接通道;1980年,北京至通辽的京通铁路建成,对于加速内蒙古农牧业发展有着重要意义;1989年,包头至神木的包神铁路建成通车,成为神府东胜煤炭外运的北通道;同年11月,大同至包头的大包复线建成,使京包线运输能力提高一倍以上;1995年12月,集通铁路开通。

  进入21世纪,内蒙古的铁路基本形成“三大片”网络,即:以京包线、包兰线、集二线、集通线为骨干的“中西片”;以通辽为中心,京通线、通霍线、通让线、大郑线等4条铁路呈放射状分布的“东片”;滨洲线横穿东西,牙林线纵贯南北的“东北片”。

  2004年,铁道部与内蒙古自治区签署《关于内蒙古铁路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谈纪要》,内蒙古大草原上掀起铁路建设新高潮,集包三四线、新包神铁路、呼准铁路、东乌铁路、赤大白铁路、两伊铁路、临策铁路等项目相继开工。2009年,包头至惠农的包惠铁路、大同至包头的大包铁路电气化相继完成,铁路运输能力直接提高30%左右,内蒙古中西部地区“一车难求”的运输瓶颈得到有效缓解。

  2010年,包西线(包头西至西安张桥)开通运营,内蒙古铁路基本形成“四条出区达海通道、四个对外口岸、六纵六横”的路网新格局。2015年,额哈铁路全线开通,额哈铁路与临策铁路连通,成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联通内地的第二条出区大通道。2015年,锡林浩特到二连浩特的锡二铁路全线贯通。同年7月,锡林浩特至乌兰浩特的锡乌铁路开通运营。2015年,唐张铁路开通运营,与之前建成的集张铁路一起,成为内蒙古西部煤炭能源大通道。

  2017年8月,内蒙古首条高铁——张呼高速铁路乌兰察布至呼和浩特东段开通运营。同年12月,呼准鄂铁路投用。2018年3月,中国在建最长重载铁路——蒙华铁路开始全线铺轨。遍布的铁路线如串串珍珠项链,蜿蜒在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上,成为草原经济社会发展的硬脊梁。

  如今,全区铁路运营里程达1.37万公里、位居全国省区市第一。铁路运营里程也在这40年中,在3803公里的基础上翻了4倍。内蒙古自治区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40年来,从首府呼和浩特乘火车可直达全国27个直辖市、省会城市,还可直通蒙古国、俄罗斯。内蒙古首条高铁的开通更是实现“高铁一通、转换时空”的梦想,经济社会发展迎来大飞跃。进入新时代,“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历史使命仍未改变,草原铁路的飞速发展必将为内蒙古经济和社会腾飞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