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布约小兵(左)展示打火时的随身装备。 张林虎 摄图为布约小兵(左)展示打火时的随身装备。 张林虎 摄

  “我这辈子注定跟大山有缘。”20日,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的布约小兵笑着说道。

图为布约小兵在书写板报。 张林虎 摄图为布约小兵在书写板报。 张林虎 摄

  彝族小伙布约小兵来自四川大凉山,在家排行老五,是兄妹中最小的。“父亲当过民兵,对部队很向往,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布约小兵说。

  2007年年底,一心想走出大山见见世面的布约小兵选择了当兵入伍。“18年来,我从来没出过大山,上学军训的时候看见教官身着军装英姿飒爽,觉得特别帅。”

  布约小兵坦言,当时他不知道内蒙古在那里,也不清楚当兵意味着什么,但作为当时村里唯一一个当兵的,他只是觉得能走出大山就好。

  然而,经历了火车、汽车几天辗转颠簸后,到达驻地的布约小兵突然发现自己是从一座大山来到了另一座大山。

  “只记得一路上全是大山和大树,根本看不到人烟。”

图为布约小兵整理内务。 张林虎 摄图为布约小兵整理内务。 张林虎 摄

  奇乾中队地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腹地,每年冬季长达9个月,有4个月大雪封山,因为不通长电、不通邮、不通互联网,离着最近的莫尔道嘎镇也有150公里,被称为“林海孤岛” 。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布约小兵笑着说:“奇乾这地方连当逃兵的机会都不给你,想跑跑不了,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手机连信号都没有。”

  语言成为布约小兵融入奇乾最大的障碍。“当时我不会说普通话,别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我跟大家交流都费劲,就疯狂的训练。”

  了解布约小兵的情况后,中队战友们一边教他说普通话,鼓励他多跟大家交流,同时给他买字帖让他练字。一年后,他不仅成为班里的训练尖子,还成了营区小画家,营区里板报等工作都由他负责。

  来到奇乾后,布约小兵参加打火数十场,每次都是不一样的感受。“我们打火时,从来不给家里打电话,怕他们担心,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危险也无处不在。”

图为布约小兵展示手工艺品。 张林虎 摄图为布约小兵展示手工艺品。 张林虎 摄

  如今,12年过去了,布约小兵成为了中队42名指战员中在奇乾呆的年头最长的一个,从“小兵”变成了老兵。

  12年来,布约小兵从未回家过彝族年,每年春节也都在奇乾坚守。

  2016年,他和相恋4年的女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觉得对家里亏欠太多,现在探亲回家,儿子都不认识我,一看见我就哭。”

  在布约小兵看来,在家里他是最小的,一直被宠着、惯着。来到这里,他学会了自立,学会了坚持,懂得了承担责任。

  布约是彝语,汉语意为“精”,布约小兵用热血青春在这里坚守12年,守护着这片绿色,数不清多少次鏖战火场,让他成为了原始林区守护神,也成为了真正的精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