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呼和浩特9月9日电 题:内蒙古变避暑胜地迎“迁徙

  中新社记者 张玮

  “每年夏天我们都会来呼伦贝尔避暑,天高云淡,气候宜人,真是太舒服了。”9日,“迁徙”至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草原“定居”2个月、来自江西的陈深夫妇在返程时感慨道。

  近些年,位于中国北疆的内蒙古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气候条件,有一大批中国南方游客在内蒙古各宜居地或租房、或买房,每年7月、8月、9月“迁徙”前来避暑。

 图为深居内蒙古大兴安岭中的木屋别墅。张玮 摄 图为深居内蒙古大兴安岭中的木屋别墅。张玮 摄

  早秋的内蒙古会进入一段神奇的时光,草原、森林瞬间变得五彩斑斓。当南方还沉浸在30℃以上高温的“煎熬”中,秋风却已褪去内蒙古夏季的燥热。

  陈深夫妇都已退休多年,他们告诉记者,今年有一些特殊原因得提早返程,往年会在“十一黄金周”后再回家。

  在和陈深夫妇的聊天中,记者了解到,他们在海拉尔租了一间两居室。“我们已经连续3年每年夏天都来这里,和房东关系处得也很好,每年他家房子7月、8月、9月只租给我。”陈深的南方口音中已经明显夹杂着些许东北方言。

  位于大兴安岭北段西坡素有“中国冷极”之称的根河市年平均气温达-5.3℃,7月平均气温也不过18℃—20℃。诱人的气温条件和深居内蒙古大兴安岭的负氧离子参数在众多避暑选择中完胜。

  当地民众张旭告诉记者,如今一到夏天,来根河“定居”的外地人特别多。“粗略估计,现在在根河买房或者租房避暑的外地人大概能占到人口总数的20%左右。”

  恩和俄罗斯民族乡坐落在中俄边境上,是一座极具异域风情的小镇,那里居住着一群碧眼金发的中国人--华俄后裔。

  娜珈是镇子上一座华俄后裔民宿的主人,古老的木刻楞(房子)、经典的俄式美食、优雅的欧式院落……每年夏季,她别具一格的小院儿里人头攒动,一房难求。

  “这些年,好多游客都成了我的好朋友,每年夏季都会来我这里住一阵子,甚至还帮忙招待客人。”娜珈翻开相册指着一对夫妇向记者介绍,“这是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几年前来恩和旅行住在我家,便喜欢上了这里,也和我成了朋友。”

 图为娜珈边和记者聊天,边在她的小院里纺毛线。张玮 摄 图为娜珈边和记者聊天,边在她的小院里纺毛线。张玮 摄

  从此后,这对夫妇每年在旅游旺季前就会准时来她家,避暑加帮忙。娜珈说,“这几年,来她家常住超过1个月的国内外游客接近50%,家庭房须在6月份之前预定。”

  “瑞士很远,童话却很近。”这便是形容内蒙古阿尔山最贴近的语言。

  “早晨起来,推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森林,远离城市的喧嚣,忘掉一切烦恼,仿佛置身童话世界。”常年生活在海口市的于敏霞去年在阿尔山买了房,决定每年夏天带着家人进行一番“逆迁徙”。

  “80后”的天格斯是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的“土著”牧民,他和妻子充分利用自家牧场的夏营地开起了“牧人之家”。而因其妻子格日乐流利的英语口语能力,他们的“牧人之家”吸引更多国际友人。

  天格斯告诉记者,每年暑假,许多国外游客和在中国的留学生选择在他的“牧人之家”度过假期,体验草原生活。

  北京向西一步,就是乌兰察布。乌兰察布2014年被中国气象学会授予“中国草原避暑之都”称号,每年都迎来大量北京游客避暑。

  在北京定居的草原小伙子刘畅从2018年开始,每年夏天都会带着妻儿回乌兰察布避“三伏”。他说:“现在的内蒙古进入‘高铁时代’,北京到乌兰察布不过两个小时,更方便了。”

  据乌兰察布市官方数据统计显示,近年来,该市已有逾400万北京游客前来乌兰察布避暑度假。2019年,乌兰察布入围中国“避暑旅游十强城市”。(完)

责任编辑:齐春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