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野禽漫步于元上都遗址内。管永新摄 图为野禽漫步于元上都遗址内。管永新摄
 图为元上都遗址内的金黄色湿地景观。管永新摄 图为元上都遗址内的金黄色湿地景观。管永新摄
 图为游客争相在金莲花海中拍照留念。管永新摄 图为游客争相在金莲花海中拍照留念。管永新摄
 图为元上都遗址夏日航拍图。管永新摄 图为元上都遗址夏日航拍图。管永新摄
 图为元上都遗址内的金莲花海。奥蓝摄 图为元上都遗址内的金莲花海。奥蓝摄

  中新网内蒙古新闻7月27日电 题:世界文化遗产元上都:9年来,一年比一年好

  作者 奥蓝

  夏季的金莲川草原碧波如海,牛羊成群,游人如织。

  世界文化遗产元上都遗址就座落在这里,这是一座在史学家口中可与意大利古城庞贝相媲美的都城遗址,记录了人类历史上一段重要的文明阶段。

  元上都始建于公元1256年,是13-14世纪亚洲北方游牧与农耕两大文明在百年碰撞与融合中形成的具有文化融合典范价值的草原都城遗址,也是中国元代都城系列中创建最早、历史最久、格局独特、保存最完整的遗址,其兼容并蓄的城市模式在世界文明史和城市规划设计史上拥有独特的地位。明代初期这里废弃后,被完整保存至今。

  如今元上都遗址不仅是国家湿地公园--内蒙古正蓝旗上都河湿地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内蒙古官方评选的网红打卡地之一,申遗成功至今累计接待中外游客300余万人(次)。7月末正值金莲花大朵绽放、大片盛开,这里植被丰富,狍子、候鸟等野生动物穿梭其中,美不胜收。

  行走于元上都皇城遗址内,满眼尽是郁郁葱葱的草原景象,目之所及虽然只有残垣断壁和大型建筑基址,但在导游的讲解中仍可感受其恢弘大气。

  “这些年我最大的感触是,元上都遗址的保护和管理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成熟。”正在福州进行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全球40多个项目出征申遗。在元上都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文物保护科副科长宝力格看来,“热度”是必然的。“‘世界遗产’的荣誉很重要,意味着更多的关注、更大的投入和更完善的保护。”

  宝力格2010年起就在元上都遗址工作了。据他回忆,申遗成功前,保护是以文物局为主导的单部门进行的;申遗成功至今,这里已逐渐形成了公安、草原监理、种畜场等多部门联动,社会积极参与的保护模式,人防、物防、技防相互配合的工作模式日趋完善。

  元上都申遗成功已9年,静候于此的自然遗产和所承载的文化都在保护和传承着。当地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作为方针,建筑遗迹、人文遗迹、草原生态等都是保护的重点。

  行走于遗址的木栈道中,长满花草的土坯建筑遗址上包裹有防护网,周围用木栅栏隔开,监测系统随处可见。

  “2012年,草原神灯安防系统投入使用;2020年,元上都遗址监测系统投入使用。如今我们工作人员手机上都安装有app,随时观测动态变化。”宝力格解释说。

  “我们对这里的感情太深了。一草、一木、一个小瓦砾都是我们的心头宝。”夏季是元上都遗址游客最多的时候,宝力格和伙伴们每天清晨5点多就来到这里,晚上8点才回家。“这既是我们的工作职责,也有心里割舍不掉的牵挂。”

  在元上都遗址,牧民百姓也是重要的守护人。为保护自然遗产和当地生态,自2010年起,200余牧户陆续搬迁出遗址保护区。340座近现代坟墓被迁走,苗木基地、淀粉厂等被拆除,遗址内公路被关闭,退耕还草面积超万亩。2012年,他们还自发组成了马背文物保护(消防)队,巡护着元上都遗址外围保护区的数万亩草场。

  “自然环境的恢复是非常明显的。”宝力格掰着指头向记者表示,这里的金莲花开得很好,狍子、狐狸以及禽类等野生动物也变多了。“慕名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有的是游客,有的是学者,还有的不远万里从国外赶来。”

  不少牧民现在还是元上都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他们参与遗址核心区的日常维护。

  “这份工作很辛苦。夏天雨水多太阳大,春秋风大,冬天雪大天还冷。”苏日特勒图加入了摩托车巡逻队,他的笑容质朴,不善言辞,脸庞被晒得黢黑。“但我很高兴。因为在我们的努力下,这份历史文化能继续传承下去。”

  元上都遗址同时还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作为元上都遗址的配套展示工程,锡林郭勒文化遗产博物馆于2016年6月正式对外开放,年接待游客近20万人(次)。

  汉白玉螭首、琉璃兽首、勾栏滴水、灰陶瓦当……在这里,昔日上都城的繁华景象在这一砖一瓦、一柱一石中徐徐展开。

  “元上都遗址有一种多元文化的魅力,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对这里未来的发展是有很大期许的。”“80后”李熙敏已经在锡林郭勒文化遗产博物馆做了5年讲解员工作,她告诉记者,这里承载的不仅是草原文化,还有中华民族所共同创造出来的历史。“我们要做好文化的阐释。”(完)

责任编辑:齐春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