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县黄河大鲤鱼,那是远近闻名的美味。很多人一逢节假日就驱车前往托县,只为品尝正宗的黄河鱼。对托县养鱼人来说,黄河鲤鱼不愁卖。可毕竟主要销售渠道就是农家乐,虽说近年托县农家乐一派红火,可相对来说,销量还是有限。

  卖了20多年鱼的赵永明,今年就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销售问题。他第一次把自家鱼塘里养的好品质活鱼卖到北京,而且鱼的销售量猛增。

  6月23日,记者来到托克托县采访时,养鱼专业户赵永明兴奋地告诉记者:“俺们家的鱼搭上了‘电商车’,去年到现在销出去的鱼比往年同期多了一倍还多。”

  记者在赵永明家遇到了慕名前来买鱼的集宁游客,保鲜袋内两条大鱼活蹦乱跳,游客只需扫扫袋上的二维码,鱼的所有检测数据就一一显示。“保鲜袋内打好氧了,储存三天没问题。”赵永明对游客打包票。“太好了,可以给家里人吃到活的黄河鱼了。这拿回去送人多高端。”游客拎着两大袋鱼满意而去。

  据了解,托县5个镇一个湿地管委会占有全县90%渔业养殖面积,有大大小小鱼室湖泊水池166个。过去,老赵的鱼和其他鱼户一样,产出的鱼大多数都卖到一遛弯的饭馆里,少部分卖给零散户,一年最多也就卖个3000多斤,如今,卖到了1.3万斤。

  这好法子老赵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面对记者的疑问,赵永明乐呵呵地说:“我可不敢居功。这都亏了小邰,让我的黄河鱼有了好销量。”

  他说的小邰,是内蒙古财经大学毕业生邰夏野,这个憨厚的80后小伙在内蒙古创办了专门服务于农民的内蒙古鑫野助农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为托县好品质的野生鱼搭建了销售平台。

  一个偶然的机会,邰夏野发现托县一遛弯临近黄河,水资源丰富,鱼的品质非常棒,慕名而来的人很多,可这鱼却卖不出个好价钱。邰夏野一直想着给这些纯天然无污染的草原鱼贴上绿色标签销到全国各地,这样做不仅可以提高当地鱼类的知名度、增加养殖户的经济效益,还可以让老百姓吃上放心鱼。怀着这个梦想,邰夏野成立研发机构,开发了渔业养殖和追溯软件,可以通过信息追溯系统,对养殖从鱼苗投放、饲料喂养、农药是否残留及捕捞运输的全程监控,实现鱼的来源可追溯,让消费者吃到放心鱼。

  毕竟是新鲜事物,推广应用需要一个过程,邰夏野想先做试点。他的想法和渔夫赵永明一拍即合。老赵的鱼塘被输入鑫野助农电子商务平台里,每条经过检验合格的鱼被装在特殊的包装袋里,贴上了可追溯鱼信息的二维码标签,不但把所销售鱼的养殖全过程和农药残留情况公之于众,而且还让鱼的存活时间延长了好几天。这样顾客买得放心吃得安心,还能给亲戚朋友带回去当礼物,因此也赢得了越来越多顾客的青睐。

  “2016年6月,托县水产检测实验室的软硬件得到了进一步完善,谁家的鱼产品是否通过检验,通过微信扫一扫就能追溯源头,凡是上市销售的鱼,扫一下鱼包装袋上面的二维码,检测报告就出来了。顾客手里所买的鱼是否经过检验、农药残留是否达标等整个养殖和销售环节一目了然。极大方便了消费者对自己所买鱼的安全和品质的辨别。鱼在外观上看不出多大差异,给活鱼产品打上商标和二维码就可以加以区分,也助力活鱼产品品牌化。”托克托县农牧业局农业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任恒介绍说:“有了科技助力,让托县的黄河鱼也打出了品牌。”

  今年年初,邰夏野帮助赵永明成立了专业合作社,让更多好品质黄河鲤鱼都能卖个好价钱。他为每家渔户的鱼塘里安装了自己研发的鑫野助农鱼塘运营管理系统。在系统界面,鱼种放养管理、系统参数设置、鱼塘环境控制、水产养殖知识库、电商订单管理等不同的模块清晰可见。老赵说:“养殖户使用这套系统后,通过对水质、氧气含量等的控制,提高了鱼的成活率,同时也降低了养殖成本,再通过电商平台直接销售,鱼的价格也比市场价提高了50%,销售量比原来增加了40%。”

  打出好销量,关键还要有好质量。为了保证鱼的品质打造首府渔业品牌,邰夏野给老赵合作社的鱼注册了“鑫野农家鱼”商标,并对合作社渔户提出了养殖要求,形成了独特的产品差异化卖点。一条合格的“鑫野农家鱼”出现在终端销售,至少经过精养、精选、净养3个步骤。

  如今,邰夏野本着互联网+农林牧渔原产地、原生态新型供给与销售的办法,在呼市成立了两个连锁销售店,让老赵的鲤鱼不但能在网上销售,在店里也能销售。

  “只要保证农产品质量好,我们就会想方设法让它走出去。”邰夏野信心十足地说:“下一步,我想将托县的好品质黄河鲤鱼向着高端餐饮领域突破。目前,自治区各地以鱼为主要菜品的餐饮店遍布街头,我要让托县的品牌鱼卖进当地主流的餐饮店,让更多的消费者吃上真正的放心鱼,也让更多的养鱼户能够走上致富路。”(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