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躺在病床上的白立清听到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鄂尔多斯市中院)作出的终结本次执行的消息,怎么也想不通。赢了四年的官司被重新归零,这意味着别人欠他的近千万元将讨要无门。让人疑惑的是,法院给出的理由是“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一家被执行的企业正红红火火地生产,一家被执行企业的公路收费站也日进斗金,鄂尔多斯市中院如何能够视而不见?

  终结执行,案件归零

  白立清的这场官司已经打了四年多。

  2011年9月,白立清与鄂尔多斯市中兴工程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兴公司)董事长苏九雄约定,白立清在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口岸建设宁夏蒙凯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夏蒙凯公司)厂区,为中兴公司建设北奔4S店和配套设施。

  工程在2012年2月完工后,白立清将北奔4S店等交付中兴公司,但是中兴公司并没有给付工程款。双方协商后,补充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协议书》,约定2012年5月30日前将惠农区城区中心位置的30亩土地作为应付工程款交付给白立清一方;如不能按期交付土地,须在一个月内支付白立清工程款960万元。

  然而,白立清并没有如期拿到工程款,在多次讨要无果后,白立清将中兴公司告上法庭。

  2013年12月29日,鄂尔多斯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中兴工程公司十日内给付白立清工程款960万元及其利息;宁夏蒙凯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中兴公司败诉后,提出上诉。2014年5月6日,内蒙古自治区高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随后,案件进入执行程序,由鄂尔多斯中院执行。

  随后,鄂尔多斯法院执行局相继查封宁夏蒙凯公司北奔4S店及土地,冻结了中兴公司名下两个现金账户各1300万元、其公司和名下昂素收费站朱埃宽名下三个账户中各1300万元和中兴公司名下18辆汽车。

  中兴公司的账户和车辆被查封仅仅四天,在鄂尔多斯法院执行二局局长尤建华的主持下,中兴公司以达拉特旗创新煤矿(下称创新煤矿)作担保,将冻结的中兴公司的账户全部解封。

  白立清的代理人杨明亮称:尤建华局长电话通知说,“中兴工程公司提出让创新煤矿作担保,中兴公司账户没钱,煤矿有优质资源好执行,来法院签个字,把中兴工程公司昂素收费站的账户解冻了。”

  白立清称这个解封操作是法院执行局的人刻意操作:“如果不是法院执行局长诱导我们,我们也不傻到会同意解封,然后费力气地去等创新煤矿卖煤还钱。”

  然而,中兴公司和收费站的现金账户解封后,创新煤矿并没有履行还款担保义务,白立清还是没有拿到自己的工程款项。

  2016年10月21日,鄂尔多斯中院下发裁定:追加创新煤矿为被执行人。至此,负有还款义务的被执行人由两个变为三个,除宁夏蒙凯公司停止营业外,其他两家被执行企业都具有履行能力,一家是经营红红火火的煤矿企业,一家是日进斗金的公路收费站。

  执行代理人杨明亮称,鄂尔多斯中院对这两家有执行能力的“富裕”企业“终结执行”的想法早就存在。2016年11月5日,他就因为不同意终结执行问题,和鄂尔多斯市中院执行二局副局长杨平发生冲突。杨明亮告诉《民主与法制》:“当时杨平告诉我要终结执行,原因是没有财产可供执行,让我签字,我不签。杨平愤怒地说‘你不同意,也得终止执行,现在是我说了算’。”

  这次冲突的结果是,杨平叫来法警删除了杨明亮手机里的视频资料,把杨明亮赶出办公室。

  该来的还是来了,2017年8月1日,鄂尔多斯市中院作出(2014)鄂执字第320-20号裁定:“在执行过程中,依法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土地使用权登记、房产所有权登记、工商登记、车辆登记进行了查询,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终结了本次执行。

  这意味着,白立清讨债案执行程序历时三年多,又回到了原点。这份裁定的直接后果是,别人欠他近千万的钱款将讨要无门。

  两被执行企业名下均握有大量优质资产

  2016年11月,白立清代理人杨明亮就不断对中兴公司和创新煤矿进行走访和调查,他发现这两家被执行企业经营状况良好,还可以说是日进斗金。

  为了防止法院作出终止执行裁定,杨明亮不断地把中兴工程公司昂素收费站有收费收入的证据和达旗创新煤矿大规模生产、销售的视频资料提供给执行法官杨平,但被拒收只是作出了停止给创新煤矿供应煤管票的裁定。

  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三个被执行对象,除宁夏蒙凯公司停业外,其他两家公司都有大量的优质资源,具备良好的还款能力。

  工商资料显示,中兴公司还拥有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中兴特种车辆制造有限责任公司50%股权。相关资料显示,中兴工程公司还投资建设昂敖(昂素至敖镇)二级公路,收费站收益归中兴公司且效益良好。

  9月1日,记者在中兴工程公司昂素收费站看到,该收费站工作人员众多,过往车辆络绎不绝,收取的过路费相当可观。

  9月4日,《民主与法制》记者在位于神华包神铁路集团朝脑沟站附近的达旗创新煤矿看到,近百辆大型机械在数千亩的现场施工,数十辆挖掘机正在“明盘”挖煤,煤矿大门口拉煤的车辆排成了长龙。

  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煤炭局杨青线煤管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每天都有从创新煤矿拉煤的车辆经过。

  多次解封的背后玄机

  该案进入执行程序三年多,鄂尔多斯市中院曾多次查封被执行人中兴工程公司、创新煤矿的财产,冻结账户。又以各种“理由”解除查封,解冻现金账户。遗憾的是,如此“老赖”,却至今没有进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系统。

  眼看到手的执行款为何拿不到?白立清气愤地说:“这就是在办人情案。查封完不执行就找理由解封,有的财产一解封就转移了。”

  资料显示,该案在2014年9月15日进入执行程序。

  9月23日,鄂尔多斯市中院查封了被执行人宁夏蒙凯公司区内北奔4s店,查封期限为二年。同日查封被执行人宁夏蒙凯公司名下位于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火车站110国道东的一块土地,查封期限为二年。

  9月28日,冻结了被执行人中兴工程公司名下两个账户中各1300万元,冻结期限为六个月。

  10月10日,冻结被执行人中兴工程公司昂素收费站朱埃宽名下三个账户中各1300万元,冻结期限为六个月。

  10月16日,查封被执行人中兴工程公司名下18辆汽车,查封期限为一年。

  如此密集的查封,对应着密集的解封。

  10月21日,鄂尔多斯中院执行局解冻了中兴工程公司名下两个账户、中兴工程公司昂素收费站朱埃宽名下三个账户。

  10月22日解除了对中兴工程公司名下18辆汽车的查封。

  而事实证明,鄂尔多斯中院同意中兴工程公司用创新煤矿作担保,只是缓兵之计,创新煤矿根本就没有履行给付的想法。

  鄂尔多斯市中院解除对中兴工程公司18辆汽车的查封后,中兴公司很快将资产转移,汽车随后迅速过户到他人名下。

  11月3日,鄂尔多斯中院对创新煤矿的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煤矿专用)停止发放。

  15天后,解除查封。同时下发裁定,将创新煤矿每月生产的20%煤炭予以查封,创新煤矿须将份额煤炭销售价款汇入鄂尔多斯市中院执行账户。

  其间,鄂尔多斯市中院曾冻结过创新煤矿两个账户,后又于2014年12月26日,解除对创新煤矿两个账户的冻结。其间,执行法院曾作出对新煤矿矿长史志凌拘留15日的决定,6天后以有企业为创新煤矿提供担保为由,提前解除了对史志凌的拘留。

  那么,截至目前,创新煤矿究竟生产了多少吨煤?销售收入是多少?在不知晓创新煤矿生产、销售收入的情况下,该院缘何要作出终结本次执行裁定?中兴公司、创新煤矿是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承办法官杨平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关于被执行人的生产经营情况他并不知道,如有财产不履行给付义务,就构成了拒不执行罪,曾告知过申请代理人走自诉程序会快一些。

  申请执行代理人杨明亮却认为:“执行法官这样,就是渎职。”

  至此,白立清讨债的希望又一次成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