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资讯>民生热点>正文

包头市一12岁男孩车祸重伤急需筹钱救命(图)

A-A+2014年6月20日05:11包头晚报评论

守在重症监护室外的雷玲痛哭流涕守在重症监护室外的雷玲痛哭流涕

  12岁男孩高薪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身上连着各种监控设备。从得知孩子遭遇车祸那一刻起,高薪的母亲雷玲在心底里一次次呼喊:“求求好心人,救救我的孩子!”

  参加完圆锁宴遭遇车祸

  6月16日12时,记者在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二楼重症监护室门口,见到了高薪的父母。

  雷玲面容憔悴,一旁的楼梯拐角处,是她和丈夫高利平支起的两张简易床。“不为别的,就为能24小时守在病房门口,第一时间了解儿子的情况。”雷玲说,每天16时,是她既怕又期待的时刻。按照医院规定,每天下午的这个时候,她和丈夫能走进病房,看一眼儿子,跟儿子絮叨几句。其他时候,她只能在医生和护士进出病房时,关注一下儿子的病情,问问有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哪怕是倾家荡产,只要能救我儿子,让他早点醒过来,我都愿意。”说着话,雷玲控制不知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高薪一家租住在北沙梁,雷玲在家料理家务,高利平在建筑工地当瓦工养活一家三口,高薪则在包钢24小读小学四年级。如果不是发生这场意外,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意外发生在6月8日。因为要参加同学的圆锁宴,6月7日,高薪提前去了同学家,当时他与父母约定,第二天参加完宴席就马上回家。“8日下午2点多,我还给对方家长发信息,问他高薪啥时候能回来,却没收到回应。大约在下午4点10分的时候,我突然接到电话,说儿子被车撞了,正在一附院抢救。我赶紧给在工地上打工的丈夫打电话,两个人同时往医院赶。”雷玲说,他们到医院时,儿子已被送到重症病房。他们见到儿子是在出事的第二天下午。

  对于事情的经过,守在一旁的同学家长说,当日在送高薪回家时,他妻子和高薪在昆区乌兰计村“教堂路口”站等公交车,其间高薪说要喝水,她便让他在公交站牌等车,自己到马路对面的商店买水,等她买完水出来,发现一名男子正从地上抱起高薪,旁边停着一辆银灰色雪铁龙轿车。高薪随即被肇事男子送至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急救。

  高额医药费愁煞一家人

  “原发性脑干损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医生说,儿子随时有生命危险,很有可能出现全身瘫痪或成为植物人。”高利平说,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为了治好儿子,只能向亲戚、朋友四处借钱救急。

  截至16日,已先后交了5万多元,肇事司机在交了5000元押金后就再没露面。为了筹集医药费,高利平还找到了河西交警求助,在警方的帮助下,对方又交了3000元,之后再没出现。目前,高薪已欠医院近万元费用。“医生跟我们说,如果欠费超过1万元,只能给高薪停药,这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我们只能尽力去筹措。”高利平说。

  17日,记者与高薪的主治医生史医生取得联系。“孩子非常有希望醒过来。”史医生说,高薪虽然没有完全醒来,但刺激四肢是有反应的。目前,他身体主要的问题在于抽搐症状和体温高达39℃,初步怀疑中枢神经受损或存在肺部感染所致。如果孩子病情能够稳定下来,可以进行高压氧舱治疗,这对高薪大脑恢复有好处。

  对于欠费问题,史医生说,考虑到高薪家的实际状况,治疗过程中也在尽量帮其节省医药费,遇有欠费较多时,也未予以停药治疗。下一步,将向医院上级领导反映,看能否予以减免部分医药费,帮助这一家人。

  据高利平讲,警方18日出具事故责任鉴定书,之前已经明确告诉他,此次交通事故由肇事车辆负全责,可对方并不积极配合,这让他很头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报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帮帮他,高利平的联系电话:13171476706。(记者张飞  李强)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