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全国连锁机构“育才苑”在包头市的两家店莫名关门停课,涉及学费六七十万元,而这只是教育培训机构乱象中的冰山一角。记者近日调查时发现,一旦此类教育培训机构倒闭,家长维权无门,往往被动地陷入“无人应”的境地。是机构违规,还是监管缺位?频繁发生的“倒闭门”背后,谁来监管教育培训市场的乱象?

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在包头市,依托着各大中小学校,周围衍生出大量的教辅培训机构,公然打着“一对一教学”、“小班授课”的旗号招揽学生,把教育培训市场做得风生水起。

近万元学费被“蒸发”,家长遭遇维权难

12月7日,李老师在维权微信圈内发布信息,召集育才苑被欠薪的老师及拖欠学费的家长,8日上午联合找青山区公安分局询问案件进展状况。看到短信,家长李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钱一时半会儿难要回来,估计这一趟也不会有啥结果,当初真不该头脑一热,一下子就拿出这一大笔钱去给孩子报英语辅导班。钱虽然花了,可课却没上几节,有了这深刻的教训,以后挑选辅导机构一定要慎重。”

据悉,在2013年11月,家长李先生为孩子缴纳了近1万元的学费,在青山区育才苑补习英语,双方约定的是上一对一的小班,每节课80元钱。在上了几节课后,李先生的孩子就一直没有再去。今年秋季开学后,李先生再次送孩子去育才苑准备继续上补习班,学校却关门了。

记者走访我市各大中小学校时发现,依托各学校的学生资源,各种教辅培训机构遍地开花。在昆区友谊大街与白云路交叉口的一栋写字楼内,因临近包钢九中、包钢五中等学校,大大小小的教育机构纷纷在该楼内开班。每到周末,都有大量学生云集到该楼内。

同样,在青山区文化路东段的合志家园底店,因临近一机一小、一机二小、一机二中、包四中等多所学校,近10家教育培训机构一字排开,阵势可谓热闹。不少教育机构打出了“小初高1对1辅导”、“中小学 各科辅导”等口号来招揽学生,其中,还有两家已经关门的教育培训机构,招牌依然醒目。

记者采访时发现,很多家长在为孩子选择辅导班时特别钟爱在校园周边挑选,如果是大型连锁教育培训机构,更是成为热门目标。

“当初选择补习班的时候,就是考虑到该校距离学校近,上网查询后发现其还是全国连锁的教育机构,觉得应该比一些小补习班靠谱,就在学校交了钱。”李先生说,当时,因一次性要交8000元学费,这让他很犹豫,可在学校许诺交费越多优惠越多后,他才咬牙交了费。

倒闭跑路现象频发生,市场监管存盲区

北京育才苑在包头市的两个校区先后关门并非个案。记者从包头市消协了解到,此前,位于万达广场内的一家运动宝贝早教机构就因资不抵债而关门。

近年来,教培机构“无征兆关门”甚至人去楼 空、卷款而逃的现象在国内其他城市也接连发生。频繁发生的“跑路门”、“倒闭门”背后,折射出教育培训市场的诸多乱象。与此对应的是,教育培训机构的多头监管机制。如以兴趣爱好培训为主的机构,由教育主管部门审核发放办学许可证,其对应的多是学校等机构。由工商部门审核发放工商营业执照的,大多是从事有关教育事项的一些咨询服务,属于企业性质,不能开展教学活动。此外,劳动部门则对职业培训领域有监管资质。打擦边球跨界经营的教育培训机构不在少数。这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往往很难分辨清楚。

“青山区范围内有资质的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有60多家,主要从事艺术培训、语言、科技、综合类的培训。”青山区教育局民教办的王科长介绍,在发生育才苑关门事件后,他们通过对青山区教育培训机构摸底调查后发现,除了60多家“正规军”外,还分布着大量的无资质办学机构,且多数存在预收学费情况。对于发现的违规教育培训机构,只能靠下发停办通知书责令其整改,而无法让其直接关门。

包头市教育局民办科季科长介绍,教育部门登记在册 的教育培训机构有100多家,分散在全市10个旗县区,其中,尤以市三区为多。今年,国家教育主管部门正在细化民办非学历办学机构管理相关规定,我市也在作出相应调整。而在调整前,对于我市从事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依据的则是2005年制定的政策。在我市,教育局的执法模式主要是软性执法,执法力度有限,对于查处发现的违规开办教学的教育培训机构,很难实施有震慑力度的执法,只能寄希望于多部门的联合执法。

形成可靠持久监督制度需多方努力

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运营往往涉及教育、民政、工商、发改、外专等政府部门,超范围经营已经成为多数培训机构的“商业秘密”,教育部门又没有对其经营行为加以干预的权力,于是就形成了对机构招生资质、教学质量、师资来源等事项的监管盲区。

迎合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急切心态,教育培训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然而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和约束,市场风险巨大,如育才苑的关门,就直接造成学生家长六七十万元培训费难以追回。那么,该如何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约束培训机构的经营活动呢?

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截至目前,包头市通过工商部门等级注册的教育机构仅31家。市消协的负责人表示,预付费式消费与培训机构破产跑路有直接关系,因此解决预付费消费问题能预防并缓解此类事件的发生。

从事教育培训多年的卢老师则建议,首先应从立法上明确解决教育培训机构的准入问题,将其纳入行政许可范围,加强对其的管理和规范。此外,主管部门应对培训类学校做好分类,明确哪一类机构归属于哪一个部门监管,包括教育、人力资源、工商等部门之间应协调建立起联动机制。“只有各方形成可靠持久的监督保障制度,重点做好信息披露、风险防控,才能彻底防范类似于育才苑关门这样的事件发生。”卢老师说。(记者 张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