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结果出来后,小文的母亲近乎崩溃。但在病魔前,小文却展现出了一个警察的镇定。静脉穿刺的刺痛、肠梗阻的胀痛、术后切口的刀割样痛、化疗时翻江倒海呕吐的绞痛……她从没有因为疼痛在医护人员面前掉过眼泪。在住院期间,只要身体不适稍微平缓,就见她又拿起书,钻研工作要领;要么拿起笔,写下自己几年的工作心得。病房里来了新的病人,她总是以阳光的心态鼓励、感染着病友。

  最后时刻 她要母亲“笑一个”

  为了控制体内的癌细胞,小文接受了一次又一次化疗,每天还要吃大把的药物。长期输液使她的双手布满针眼,手上的血管越来越脆弱,到后来每一次的输液都是用留置针在手腕上较粗的血管进行。

  经过大半年时间的治疗,病情暂时稳住。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小文坚持要回家休养。

  对生活的向往,激发出了小文身上的“潜能”。在母亲的细心呵护下,出院后较长一段时间,癌细胞一直没有出来捣乱,有一段时间,医生在检查中竟没再查出癌细胞。

  在康复的日子里,小文一直想出一本自己的“青春写真”。她说,我要将自己坚强展现出来,告诉众多的年轻朋友,比生命的长度更有价值的是生命的厚度。

  然而,就在杨先文渴盼着重返岗位时,癌魔却再一次突袭而来。

  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小文仍十分注重仪容仪表。每次外出,哪怕是虚弱得要母亲搀扶,她也要把自己打扮得很精神。她说,我是一名警察,我要有警察的“硬气”。

  1月28日下午,病床上的小文在弥留之际用力挤出一丝笑容,要照顾她的母亲也“笑一个”,随后陷入昏迷,再也没有醒来……

  她的“遗嘱” 少熬夜少怄气

  早在一年前,记者就得知了小文与病魔作抗争的事迹,曾多次采访过她。

  “没有健康,什么都做不成,有再大的理想抱负都实现不了!”在小文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她觉得需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让更多的人了解癌症,并远离它。

  带着这个想法,小文随后在日记里记录下病中的一些情况,并反思了自己一些有损健康的生活方式。“我想我之所以患上癌症,肯定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累积的结果,但熬夜可能是重要原因之一,我的感觉是,熬夜真的等于慢性自杀。”小文告诫比自己小的弟妹们,她以前自认为身体不错,经常晚睡。有时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有时则是任性好耍,患病后才觉得有些熬夜真是不应该。

  小文还在日记中写道:“人生没有一帆风顺的,但没有过不去的坎,遇到不顺心的事后,一定不在心里怄,要很好地疏导自己的心情,不然,就可能很大程度损坏了自己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