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零首付购买手机是啥概念?也许就是参与一种小额贷款。最近发生的一起因为借用同学证件办理手机分期付款而发生的纠纷,或许能给当今的大学生、学生家长、校方及担保公司带来一些思考。

  借证分期付款借出问题来了

  21岁的郝杰(文中所有涉事大学生均为化名,下同)是大学城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他和班上同学晏然是好朋友。郝杰说,去年9月,晏然找到他,想借用他的学生证和身份证去办一个分期付款的苹果手机,并称自己的证件已经“抵押”办理过了类似业务,所以想找朋友帮帮忙。

  总价4266元的苹果手机不需要首付,分成18期,每个月还299元,利息是1116元。郝杰当时认为晏然平时穿着讲究且出手阔绰,承担299元的月供应该不成问题。就这样,郝杰把证件借给了晏然。

  哪知才过了一个多月,晏然再次找到郝杰,以“女朋友生病了急需用钱做手术,所以想分期再购买一部手机出来换成现钱”为由,再次向郝杰借学生证、身份证。考虑到同学之间关系不错,郝杰又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就这样,从去年11月起到今年1月份放寒假前,登记在郝杰名下的分期付款手机竟达12部之多,另外还有去年11月16日的一次贷款1000元。

  由于部分分期还款老是拖延,在此期间,有好几家公司直接打电话找到郝杰的母亲张女士要求还钱。

  家长震惊:本金和利息超过7万

  “我在外打工想买个苹果手机都一直下不了决心,没想到他在学校分期付款买了这么多个苹果手机!”张女士展示的手机名单上,iPhone5s和iPhone6最多,单价从3300元到7400元不等,且大多数都是零首付。

  “本金是5.9万元,加上利息1.3万左右,一共是7万多!”张女士按照担保公司的名称逐一查证发现,有些是外地公司,通过网络申请就可以办理分期付款业务,有些是本地手机经销商联合担保公司办理的,只凭学生证、身份证等证件即可。更令郝杰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今年初遭遇不断催债之时,晏然还以“女朋友生病住院急需用钱”这个理由,向同学宋洪、钟科分别借用学生证和身份证,又办理了几部高档手机的分期业务,而且这些手机都被换成了钱。

  无奈的“协调”无奈的结局

  3月12日前后,令郝杰、宋洪、钟科等几位同学更焦急的事情发生了:晏然突然“失联”,手机打不通,人也不见踪影。几位同学只好报警。

  3月28日,“失联”两周多的晏然及其父亲参与了警、校、辅导员、当事学生家长等人组成的协调会。艰难的协调谈判从中午12点进行到下午5点过才告一段落。最后协商的结果,以郝杰为例,晏然拿3.5万元给张女士。张女士昨天表示:“另一半由我们自己承担了,目前还在与几家担保公司谈,看能不能免一些滞纳金。”

  担保公司称仅少数学生“断供”

  在“郝杰借证分期付款事件”中曾办理过相关担保的一家担保公司的工作人员,3月28日当天也来到了协调会会场之外。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仅针对大学生群体办理这样的分期付款业务,也针对一些年轻的上班族。

  “公司有正规的登记注册手续,收费标准也是合法的。学生凭学生证、身份证、银行卡等手续就可以办到分期付款的手机。像这种还不起分期款的学生只占少数。”工作人员说,如果学生还不起分期付款,他们会通知学生本人和家长,家长愿意还就还,如果不愿还还是只有找学生,如果最后实在还不起,就是公司的经营风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