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1月21日下午,还不会说话的2岁男童子超,眼泪汪汪看着爷爷郭满仓。

  看着孙子被烫伤的左手和双脚,郭满仓几度哽咽。“都怪我们没把孩子看好,都怪我们…… ”

  20日,子超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虽然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险境,但幼小的子超挺了过来。

  69岁的郭满仓家住乌兰察布市凉城县二道坝村,一直在村里务农,年岁渐渐大了以后,干不动农活儿的夫妻俩养了几只羊和几头牛维持生计。

  2017年清明节,郭满仓在外务工的儿子将1岁的子超送回老家,但没想到两天后就发生了意外。

  “锅里有点热水,娃娃一不小心,把一只脚插进锅里。”郭满仓说,当时锅里的水不是太热,子超烫伤的并不严重,“就是腿上有点水泡。”

  让人没想到的是,厄运再次降临到子超的身上,2017年12月31日11时30分许,郭满仓和老伴儿在屋外干活儿,屋里的锅中煮着羊头,突然屋里传出子超的哭喊声,郭满仓和老伴儿放下手头的活儿后跑进屋。

  “当时娃娃跌进锅里,我老伴儿当场就软成一团了,我赶紧把娃娃从热水里抱出来,打电话叫了车就往呼市赶。”

  当天17时11分,郭满仓带着孙子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五三医院。

  “当时娃娃都没反应了。”看着医生将呼吸微弱的子超推进抢救室,郭满仓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经过多次抢救和手术,子超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20余天,才转危为安。

  1月20日,子超被医护人员送到普通病房,脸上包着纱布、左手和两条腿还有脚上包着厚厚的纱布,“手指头有三个露在外头,都已经黑了,我就怕孩子这只手保不住了。”郭满仓哽咽着说。

  记者在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五三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上看到,在诊断意见一栏中写着:面部、左上肢、双下肢烧伤,处理意见为,目前正在治疗中。

  “现在娃娃看病已经花了6万多元了,大部分都是借的,儿子和媳妇结婚没多长时间,两人都是打工,靠体力挣钱,没个啥钱。”看着病床上对着自己笑嘻嘻的子超,郭满仓眼眶泛红,“娃娃挺坚强,不咋会说话,有时候看着我哭,还摸着我的脸笑着,估计是想哄我了。”

  如果有读者愿意帮助子超,可拨打本报新闻热线:0471-3339111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