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近日在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两个人口大市和粮食主产区通辽市、赤峰市调研时了解到,近十多年来,当地持续干旱缺水,大量河溪断流,水库蓄水严重不足,地下水位连年下降,水资源匮乏不仅影响了粮食安全保障工作,而且存在重大生态灾难的隐忧,日益成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瓶颈。对此,业内人士建议,国家应继续加大对农业滴灌等设施的投入补贴,对水源涵养、地下超采区治理等项目给予资金倾斜,同时,进一步健全水资源执法保障体系,加强水资源保护督察力度。

  粮食主产区严重缺水

  通辽市、赤峰市人口分别约320万和460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近三分之一,同时也是内蒙古粮食主产区,每年玉米实际产量分别达到200亿斤和80亿斤,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但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的二分之一和三分之一,干旱缺水,水粮矛盾突出,干部群众对此深表忧虑。

  地下水位持续下降。通辽市水务局副局长宋庆玉介绍,主城区科尔沁区地下形成3056平方公里的超采区,年超采2亿多立方米,二十世纪80年代地下水埋深为5米多,现在约10米多,城东郊的漏斗区地下水位最大埋深达17米多。

  在赤峰市敖汉旗长胜镇六合号村,村支书张志敏介绍,二十世纪70年代以前用地表水浇地,1999年以后连续干旱,开始大量打机井抽取地下水,水位每年下降1至2米。

  据水利局介绍,节水增粮信息化水位监测系统显示,2000年至2014年,中心城区地下水位下降11.1米,2014年至2016年全市农业用水机电井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平均下降超过4米,下降最严重的阿鲁科尔沁旗和林西县,分别超过18米和12米。

  河溪大量断流。通辽市副市长赵长青说,境内有西辽河、乌力吉木仁河、霍林河等几大河系,1998年之后已基本断流。

  据了解,赤峰市除西拉沐沦河全境有水外,老哈河等主要河流仅上游河道或部分区间有少量来水,全市干涸和断流的河流占九成以上。

  水库蓄水量不足。赤峰市84座水库中已有36座干涸、27座降到死水位以下,占水库总数的75%,最大的红山水库以前有过25亿立方米的库容,今年只有4000多立方米。通辽市123座水库中绝大多数的大中型水库蓄水不足或是干涸,蓄水总量长期维持在设计总库容的10%左右。

  赵长青说,通辽是世界三大黄金玉米带之一,1000万亩以上的玉米种植主要靠井灌,“如果任由地下水位下降,不搞节水,再有二三十年就成沙地了。”

  农业节水滞后工业用水管控乏力

  基层干部群众反映,缺水的客观原因是干旱半干旱地区,蒸发量远大于降水量,1999年以来又持续干旱,主观上则是工农业用水存在极大浪费。

  农业用水量大,浪费严重。据赤峰市水利局和农牧业局介绍,全市农业灌溉面积约755万亩,灌溉用水达14.4亿立方米,占总用水量的77%。大部分采取传统大水漫灌方式,据测算,产1公斤玉米需要浇368公斤水,1公斤小麦需要513公斤水。

  节水投入大,政府资金不足。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敖包苏木丰元庆嘎查支部书记石全说,农民养成了用水不花钱的习惯,节水滴灌每亩虽然可以增收100多元,又省人工和肥料,但需投入120元至150元,电费也有所增加,所以对农民缺少吸引力。赵长青说,通辽市规划今后3年实现1000万亩精准节水,如果靠政府补贴的话每年需投入10亿元,很不现实。

  工业大量使用地下水。据了解,赤峰有红山区、元宝山区两处地下水超采区,超采面积分别为68平方公里和169平方公里。近两年,红山区等中心城区地下水开采量近120%,属于严重超采,主要原因是部分工业企业违规使用自备水源井,年取用地下水量4949万立方米,占用水总量的57.5%。元宝山区地下水超采主要原因是元宝山露天煤矿疏干排水,每天排水20多万吨。

  同时再生水利用不足,赤峰市再生水生产能力每年达7665万吨以上,但2016年使用率不足10%。

  通辽市也存在工业过度使用地下水的情况。据石全说,嘎查里20多年前挖地窖,3米多就见水,现在5米不见水,机井抽水管以前用8米至10米的管,现在得用18至20米的。地下水位下降主要是因为附近的电厂过度抽取地下水,“自备井延伸十几公里,不知抽走多少水。”

  加大扶持力度完善保障体系

  因为缺水,通辽市煤化工项目已经很难获批;赤峰市深感水的问题“生死攸关”,提出以水定产、以水定城,近年来两地均采取了节水、调水和涵养水源等措施,但投入庞大,困难较多。为防止干旱缺水对区域生态环境带来不可逆的后果,危及京津生态安全,当地干部群众希望:

  继续加大粮食主产区农业节水改造扶持。赤峰市松山区水利局局长朱玺田说,国家前几年搞节水增粮,解决了田间一二级地膜的投入资金,调动了农民积极性,增加了不少节水设施,国家应继续加大对农业滴灌等设施的投入补贴。

  完善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方案。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农业局长兰凤席、朱玺田等人表示,国家虽然出台了水价综合改革意见,但目前没有实施细则,面临向农民收取使用地下水费用缺少法律依据、节水奖励不明确等问题,建议国家进一步完善方案。

  给予项目和资金倾斜。通辽和赤峰均有从辽宁引水计划,但工程投入大,水价高,据悉,引水致赤峰和通辽每吨需花约6元;地方实施的水源涵养、地下超采区治理等项目,需要大量投入,希望国家予以扶持。

  进一步健全水资源执法保障体系。基层反映,水法、河道管理条例等均存在出台时间久、实施细则跟不上的问题,难以发挥作用,需要完善;水行政执法能力弱,建议成立水利公安队伍。

  加强水资源保护督察力度。目前不少农牧业、林业、农业综合开发等涉水项目不需要水利部门审批,取水工程大部分为新增机电井,加上一些企业私挖自备井,仅靠水利部门无法做到有效监管,建议国家像环保和国土督察一样,加大水资源保护的督察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