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气结冰如珠见日光乃消,齐鲁谓之雾凇。”这是雾凇一词第一次出现在南北朝的记载中。在南方生活的人们可能对雾凇很陌生,甚至北方非临水城市的人,也不常见到。当雾凇出现在照片或者影视剧里时,很多人惊艳于它的美,却叫不出来名字,或者只能叫出它的土名,“树挂”。

  雾凇非雪非冰,在极寒的湿润气候中才会出现,所以在我国东北、内蒙古等地的水系附近,每年冬天,才能见到雾凇盛景。

  当雾凇一夜之间生长于树梢,在晴天碧丽的天空下像一朵朵掉落的白云,又像盛开的花冠,正如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而阴冷晦暗的天气里,雾凇犹如团团迷雾,将视线扰得迷离不明,灰色的空气与白色的雾凇交映,像是印象派的画,又像童话里的梦境。

  当城市里的冬季充斥着雾霾与萧索冰冷的水泥森林,人们带着口罩埋头缩肩地匆匆而行,目光所及全是现代都市的杂音,在塞北大地上,却是一片玉洁冰清的冰雪王国。

  当地平线翻出鱼肚,阳光刺穿晨雾,森林与原野舒展出高低起伏的姿态,雾凇挂满枝头,团团白雾或尖或圆,或高或扁,折射着莹白的光,飘舞着颤动的烟,远离人世,不争不妖,盛放如夏花,消融如春露。也许许多年也不会有人驻足欣赏,但天地不休,生命轮转,这每年冬季都会出现的雾凇,生生不息,在极致的宁静中,兀自枯荣,默默展示着独属于冬季的绝美乐章。

  (来源:内蒙古旅游发展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