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资讯>社会动态>正文

呼和浩特“拆迁富翁”生活现状调查

A-A+2014年5月30日07:23北方周末评论

  见到靳程(化名)时,他刚刚从一家麻将馆出来,走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一汽大众“速腾”。此时已是下午6点,靳程对记者说要到饭店买点饭带回去:“玩了十几圈,没见输赢。”

  靳程有一套位于呼市金桥馨康花园小区的100平方米新居,去年花近17万元装修。“赛罕区巧报镇巧报村拆迁时,一次性补偿给我两套房和78万元现金。”靳程说,当拿到补偿现金时,突然感觉到有钱了,第一念头就是买辆车。

  因为拆迁,靳程连同全村人一夜之间生活现状发生重大变化,家境随拆迁而变得富裕起来。

  城郊拆迁“大宴”

  随着呼和浩特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规划纳入改造的城中村共有74个村,遍布赛罕、新城、回民、玉泉等市4区。

  进入2013年,拆迁补偿进一步增加,按照拆迁补偿规定,所有被拆迁的城中村村民通过拆迁可以得到数套回迁房,多出1套~2套住房用于出租或出售。“对于村民来说,出租房屋的收入大致相当于过去全家一年种地的收入。”靳程说,同时,村民每个家庭依据所居住地域、宅基地面积、人口和房屋数量等的不同,至少还会有几十万或上百万的现金补偿。

  国家统计局呼和浩特调查队调查员尹嘉芳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已经实现回迁的村民在新的小区居住地形成一个新的群体,他们腰包鼓了,却无所事事。这个群体是高房价大拆迁时代产生的所谓“拆迁富翁”。

  尹嘉芳说,政府许诺对年满18岁无固定收入、有劳动能力的村民帮助就业,并为失地农民交纳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这些规定消除了村民的后顾之忧,但从另一个方面分析,助长了村民的盲目消费现象。

  由于缺乏就业和消费引导,一夜之间富裕起来的村民出现了新的纠结。靳程坦言,因为缺乏职业技能,在城里谋生就相当困难,创业对村民来说更不现实,于是,在拆迁致富的村民中,大多无所事事,有的靠打麻将度日,有的染上了毒瘾,有的因攀比挥霍消费和不当投资而返贫。

  不当消费比比皆是

  尹嘉芳说,由于与村民融入城市相适应的就业、教育、投资理财指导并未及时跟进,村民拿到钱后如何合理支配,缺乏有效地引导,在失去土地又缺乏其它基本生存技能的情况下,多数“拆迁富翁”挥霍式消费,坐吃山空。

  原五里营村民赵佳(化名)2012年回迁后,拿着手里的补偿款,购买了一辆“帕萨特”,后来担心别人议论他无正当职业,便开车揽活。但偷偷摸摸跑黑出租的日子很快结束了,赵佳称收到了运管部门的处罚。他说,购买“帕萨特”花了将近40万元,由于没有生活来源,感到支付养车费用明显吃力。

  靳程是开着车去打麻将的“主”,他并不回避这样无聊的生活现状,他说:“去干什么呢?卖苦力不愿意,想找个清闲的营生,不是自己不适合就是工资待遇低。”

  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赵佳选择打麻将。“赌注不大,有时赢点,一天的生活费够了。”

  而赵佳原来的邻居陈平(化名)却染上了毒品,也因此离了婚。赵佳说,陈平被强制戒毒3次,但现在又在复吸,“整个人都废了”。

  政策引导是关键

  尹嘉芳称,不正常的是很多的青壮年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在麻将桌上消磨时光。同时,多年基本销声匿迹的毒品又进了农村,毒品已让有些村民倾家荡产,应该及早防治。

  鉴于此,尹嘉芳建议政府对转型农民应加强正确的消费指导,政策规划上要科学,可遵循“先生产后生活,先保障后消费”分期给付拆迁款或将部分拆迁款以股份制的形式确定集体投资分红的原则来实施。

  尹嘉芳说,要出台村民职业技能培训制度,同时推进村民的市民化。惟有如此,村民才能做到“人上了楼,思想观念也跟着上楼”。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