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资讯>社会动态>正文

内蒙托克托县工业园区以污染方式叫板环保部

A-A+2014年6月7日14:48华声在线评论

  自2003年石药集团中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简称石药中润)正式入驻托克托县工业园区后,因排污被当地居民屡次举报,也被屡次责令停产整顿。今年1月石药中润再次被当地村民举报后,引发各界强烈关注。随后,石药中润被责令立即进行停产整改,直到长期稳定达标为止。

  外界督促和政府的三令五申之下,石药不达标排污是否以得遏制?污水周边居民生活是否已得改观?《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再访托克托县,梳理排污路线,发现污水问题在当地仍以一种静悄悄的方式演进。

  石药中润表示仍在停产整顿,石药中润办公室主任张赫明向本报记者回应称:“我们企业仍然在停产整顿,没有复产,没有什么问题向媒体披露。”

  但从现场看,托克托县工业园区已经人来人往。4月22日晚间,本报记者在托克托县工业园区看到药厂灯火通明,一片繁忙。一名员工称,一个星期前就开始恢复生产。23日午间,药厂大门处工人进进出出。

  同时,许多地方空气中的臭气也在继续飘荡,远处能分辨出是青霉素的味道,越往近处,味道越刺鼻。园区内道路上偶有行人戴着口罩匆匆而过。这也引起了当地居民对工业园区药厂是否已经恢复生产的怀疑。

  已经成湖七年的污水仍是当地居民生活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暂时也看不到任何彻底解决的希望。靠近污水湖的村庄,正在常年笼罩的恶臭下继续衰败。此外,除了此前媒体广泛报道的氧化塘、污水湖污染外,发现污水对黄河干流排污的风险依然存在。

  据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王波今年3月对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的环保工作进行了督察。提出不达标排放企业要积极整改,不能因为一家企业影响整个地区的发展,企业排污不达标坚决不能生产。

  沟渠直通黄河

  托克托工业园位于托克托县南边,距离黄河大概3公里,为新营子镇辖区。托克托县县城驻地为双河镇,在园区西北方向。五什家镇在工业园区北边,县城东北方向,与新营子镇、双河镇比邻。新营子镇的毛不拉村是黄河岸边的村庄,2006年因排污引发当地居民抗议。

  托克托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肖文伟此前曾向媒体称,2005年之前园区未配备治污设施,2006年后各厂和园区才开始逐步建立污水厂。托克托县政府网站的消息也显示,政府2005年才开始投资解决环保问题。

  那么,2005年前的污水都排往何处?

  “此前污水聚集到我们村(毛不拉)的水库,然后或者浇地,或者直接排往黄河。”毛不拉村村民张满中称。

  毛不拉村在黄河南岸,距离黄河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水库正在该村中央,本报记者到现场时,见到池水呈绿色,显示早期污染物已经沉积。

  然而黄河岸边的沟渠里依然有污水的痕迹,隔着黄河堤坝,不过几米的距离。一个直径约30公分的管道对着黄河。

  溯流而上,在离黄河大约2公里的工业园区边缘,一个直径1米、据称是药厂排水口的水泥管依然存在,兀自对着下面的深沟,依然有细流缓缓流出。管子下面有一段水泥铺就的台阶,上面残留着黑色的物质,发出阵阵恶臭。

  药厂排水管在深沟西侧,东侧是园区铝厂的排水管。“早期这些污水一起流到毛不拉村的水库,然后或用于浇地,超出水库容量时,就顺流而下,流往黄河。”张满中说。

  据毛不拉村村民称,2006年后不再有大规模污水流到该村水库,但偶尔的排放尤其是下雨时节夹杂在雨水中的排放谁也说不清。张满中曾是村里的生产队长,他说:“从去年冬天以来,大规模排污没有了。但是排污口并没有完全封堵。”

  五什家镇是目前氧化塘和污水湖所在地,从2005年开始成为托县工业园区的排污地。托克托县政府网此前的一篇文章显示,2005年到2008年,政府投资建设了园区二级污水处理厂,铺设了到五什家镇的排污管网,并先后建设了三座氧化塘,容量共180万吨。

  本报记者赶到氧化塘现场,看到氧化塘留了出水口,水渠里的水依然散发恶臭味。氧化塘就是储污塘,处理后达标的水循环利用,剩下的浓缩污水流向了氧化塘。

  三个氧化塘已经难以容纳日益增多的污水,边上正在征地建设新塘。附近农作的谷子壕村民王俊学(音)称,新塘征地约500亩,该村有村民土地被征,一亩大概补偿1.2万元。谷子壕是离氧化塘最近的村子,因为不堪臭味,原来200人左右的村子,如今只有约50人,都是难以搬走的老人。

  氧化塘不是污水的重点,储存不下的污水顺着没有任何防护的沟渠一直流到同处五什家镇的官地营村附近。在原本是红柳树的盐碱地上,污水足足占了6000亩地。记者粗略计算,污水占地大约长2公里、宽1.8公里、周围简易挖出的土坝约2米高,约合720万立方米。

  所谓“污水湖”,站在土坝上一眼望去,目力所及处全是红色的污水,同时不能轻易用嘴呼吸,不然一阵风刮来,人会止不住咳嗽。

  污水到了“湖”后还没有结束,依然继续溢出顺着沟渠流淌。污水湖东边的官地营村几乎被污水包围。

  “一到西风起,要多臭有多臭,晚上睡着都能臭醒……”官地营村一位村民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