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市公安局长三点指示审讯“突破”

    为此,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到新城区公安分局听取了案件进展情况。

    根据当地媒体1996年4月20日对呼格吉勒图一案的报道,王智对此案作了三点特别指示:一、对呼格吉勒图的痕印进行理化检验,从中找出证据。二、展开一个全面的、间接的包围圈,从间接证据,形成一个完整的锁链,让呼格吉勒图丢掉侥幸心理。三、注意审讯环节,从供词中找出破绽,抓住不放,一追到底。

    王智的指示为“4·9”案的审讯带来了转机——案发48小时后,呼格吉勒图给出了有罪的“供词”,“交代”了大量作案细节。

    根据《“4·9”女尸案侦破记》,为了证实呼格吉勒图交代的真实性,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分局刑警队技术室对呼格吉勒图的指缝污垢采样,进行理化检验,并证明和呼格吉勒图指缝余留血样是完全吻合的。至此,新城区分局得出结论:杀人罪犯就是呼格吉勒图。

    赵志红专案组组长赫峰介绍,相关记录显示,技术人员曾从受害人的体内提取过凶手的精斑。然而,这一关键物证当年未做DNA鉴定。他分析,一是因为当时内蒙古没有条件做;其二就是太自信,“觉得这个案子没有这个证据也能定罪”。

    呼格讯问笔录现诱供痕迹

    据和呼格吉勒图一同接受警方审讯的闫峰回忆,案发后的第二天早上,他出公安局时,透过门缝看见呼格吉勒图蹲在地上、手被反铐在屋内的暖气管上,头上戴着一顶摩托车头盔(防止自残),面色发黑。

    但据媒体报道,在一份笔录中,呼格吉勒图数次表示:“今天我说的全是实话,最开始在公安局讲的也是实话……后来,公安局的人非要让我按照他们的话说,还不让我解手……他们说只要我说了是我杀了人,就可以让我去尿尿……他们还说那个女子其实没有死,说了就可以把我立刻放回家……”

    在叙述“当晚自己的犯罪事实”时,呼格吉勒图做了如下陈述:“我当晚叫上闫峰到厕所看,是为了看看那个女子是不是已经死了……后来我知道,她其实已经死了,就赶快跑开了……她身上穿的秋衣等特征都是我没有办法之后……猜的、估计的……我没有掐过那个女人……”

    据媒体报道称,笔录显示,讯问人对呼格吉勒图使用了“你胡说”等语言。

    判定呼格吉勒图有罪时,正值我国第二次实施“严打”——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

    呼格吉勒图供认后,按照“严打”“从重从快”的要求,随后有关的逮捕、起诉、一审、二审等环节均快速完成,包括执行死刑在内,两个月时间走完所有法律程序。(记者邢世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