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上午,家住呼市回民区鑫潮小区的郑志荣打算外出,她将家中的窗户逐一检查后关好,出门后将防盗门关上,又用钥匙将防盗门反锁了几圈后才离家。对于检查窗户是否关好和不忘反锁房门的这个“好习惯”,郑志荣称这跟此前自己的经历有关。

  事情还得从2017年9月20日说起。当天上午,着急上班的郑志荣关上防盗门后,匆忙出了门,晚上下班后,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房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客厅、卧室的柜子被翻得乱七八糟,还好家里没有贵重物品,就丢了一些零钱。”这次的经历让郑志荣想想都后怕,“我家在二楼,那几天天气热,家里好几扇窗户都开着,房门也没反锁。”郑志荣到现在也不清楚小偷是从哪里进的房间。

  “夏季将至,通常夏季是入室盗窃案件的多发时期。市民居家防盗一定要提高警惕,特别是在晚上家中有人时,也不可疏忽大意,要记得反锁房门。”呼市回民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胡建刚提醒市民。

  一个插片就能开锁

  两年前,呼市公安局回民区分局破获了一起技术开锁入室盗窃案,破获案件50余起,涉案金额10万余元,抓获9名涉案人员,打掉3个扒窃团伙。

  “这9个人分为三伙儿,都是来自湖北的同乡,有个别是亲属关系。他们在呼市各高档小区流窜,一般选在凌晨2点到3点下手,这个点正好是人们睡得正熟的时候,他们用插片将住户的房门撬开,进入客厅内进行盗窃,一般只偷现金。这些人流窜在全国各地作案,部分人曾因入室盗窃被打击处理过。”胡建刚介绍。

  就在这些人作案不到一个月后,民警通过摸排走访,将这3个入室盗窃团伙的9名成员在呼市郊区的出租屋内悉数抓获。

  “事后,我们了解到,其实这些嫌疑人的作案手法并不高明,就是用一个插片捅锁,但是如果住户将房门反锁,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捅不开的,归根结底还是居民的防范意识需要加强。”胡建刚称。

  A级锁被称为“秒开锁”

  此前,针对一些技术开锁入室盗窃的案件,呼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特行一大队民警李振勇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市民没必要惊慌,做好防范就可以守好自己的“家门”。

  据李振勇介绍,目前,A级锁是老式锁芯,钥匙是十字平板形,也有月牙形有凹形槽的钥匙,这种锁目前被称为“秒开锁”,安全性能非常低。B级锁的钥匙是平板形或者月牙形,比A级锁的钥匙要复杂,最明显的区别是钥匙面多了一排弯弯曲曲不规则的线条,但是,目前B级锁已经不够牢靠了。现在市面上出现了许多防护级别更高的锁,被称为超B级锁,再高一些的则被业内称为C级锁。超B级锁、C级锁目前最复杂最安全。

  李振勇的话,在王宝庆身上得到了证实。家住呼市玉泉区御水人家的王宝庆,去年年底装修完家后,更换了一把超B级的锁芯,“去年12月底的一天晚上,我跟我爱人下班回家,发现早上走时太匆忙都没带钥匙,我儿子在四子王旗出差,只能找开锁公司的过来开锁。”但是,让王宝庆始料未及的是,找了3家开锁公司都没能将锁打开,无奈之下,他跟爱人只能在车里窝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王宝庆的儿子托人从四子王旗将钥匙捎回来,才将锁打开。

  李振勇建议市民,尽量选购并安装防盗系数较高的超B级锁或C级锁,并在外出时、入睡前将门反锁。

  此前,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市民认为自己家住在五楼、六楼,楼层高小偷就不会进来,但是事实上没有安装防盗窗的五六楼的住户,其实有时候正是小偷下手的目标,所以安装防盗窗是必须的,特别是一些老旧小区。如果小区没有物业和保安执勤,不管几楼最好都安装上防盗窗,还有没有安装防盗窗的居民,晚上睡觉时最好不要开窗户,睡觉前在窗户旁放一个玻璃瓶或其他物品,一旦小偷撬开窗户进入居民家,瓶子落地可以提醒居民,响声也会把小偷吓走。

  “联网报警”提高技术防范效率

  3月24日,在呼市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当天早晨5点左右,内蒙古一家保安服务公司的联网报警的接警平台发生报警。保安人员通过查看后发现,报警地为青城公园北门附近的一家烟酒超市。保安服务公司派附近的“红袖标”人员赶到现场,发现一名20多岁的男子提着手提袋,手提袋里装了大约十几条香烟。经过现场核实后,确认男子是小偷,并且有前科,当天进入该烟酒超市盗窃现金500余元,烟的价值约在1700余元。

  当天超市的门锁并没有遭到破坏,男子是从侧面打开超市墙体的石膏板,从缝隙内钻进超市实施盗窃,多亏烟酒店里有联网报警系统。随后,保安员合力将男子控制并送去了刑警队。

  据悉,2018年2月12日,呼市公安局举行万名保安员治安大联防行动以来,呼市的“红袖标”保安员就开始发挥了作用。这些“红袖标”保安员白天在人员密集的场所参与群防群治工作,夜晚在街面上参与巡逻,作为辅助力量的“红袖标”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呼市城市的管事率。

  智能锁指纹锁渐流行

  昨日,记者从呼市公安局开发区公安分局金川派出所了解到,从2017年1月截至3月中旬,该派出所共接到入室盗窃报警案219起。“总结这些入室盗窃案,大都是门没有反锁或者从底层住宅窗户进去,住户出门应将门反锁,低层住户出门要关窗户,还有就是贵重物品不要随意放在客厅等比较明显的地方。”金川派出所民警范警官告诉记者。

  “此前,入室盗窃大都是暴力破坏门锁,或者打碎玻璃入室盗窃。近几年,开始出现一些利用开锁工具入室盗窃的情况。随着物防、技防、人防等手段的加强,入室盗窃案件明显下降了,虽然现在团伙化和职业化盗窃相对来说少了,但是城郊接合部的平房、仓库、物流,成为小偷的目标。”从事刑事案件近20余年的胡建刚,总结了入室盗窃案件近些年的转变时称。

  胡建刚的话,也得到了呼市公安局城南分局副局长杜胜利的证实。杜胜利从事刑警工作也已多年,“现在呼市老旧小区改造逐步在规范,不少老旧小区安装了监控,也有了物业和保安人员,物防、人防、安防、技防等手段逐步加强,盗抢案件明显下降。小区内安装视频监控,其实对小偷有一定的震慑效果,作案成本明显提升了,小偷就会考虑值不值得犯案。关键现在部分市民的防范意识也在加强,一些居民还在家中安装摄像头,还有一些居民将锁换成智能锁,用指纹和密码识别或者手机遥控。以前的锁可能技术开锁三到五秒就打开了,现在的智能锁可能10分钟都打不开。”